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79-180章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粉红票。有的朋友们投一票吧。

  刘忆顿时整个身子都僵硬了,结巴的说道:“三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后面的话刘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三娘心中暗暗好笑,忆忆终于消停了,看着此时忆忆吓傻的模样,三娘方才好心的说道:“睡吧,逗你玩的,现在不怕了吧。”说完三娘还用自己的长发在刘忆的脸上不时的拂过。

  刘忆知道三娘是逗自己的,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这种事能拿来玩吗,越想越生气刘忆索性转过身背对着三娘,不过到底是舍不得生三娘的气,虽背对着三娘身子却还是紧紧的依偎在三娘怀中,沉浸在三娘的气息中刘忆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见忆忆睡熟了,三娘用左手支起脑袋,看着忆忆明显憔悴的样子,叹了口气,自己和忆忆这才分开才几天啊,他就能把自己折腾现在这个样子,三娘此时十分庆幸自己来了刘家,要不然等到自己金榜题名时再来的时候,忆忆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呢,越想就越觉得心疼。三娘小心的将忆忆伸出来的胳膊塞进了被子里,疼惜的在其额头上印上一吻,看着忆忆此时睡得香甜的样子,三娘终于露出了笑意,不过三娘却是怎么也舍不得闭眼了。就这样直直的看了一眼,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三娘才不舍的出了刘家。

  刘忆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却不见了三娘的踪影,,顿时慌张的四处寻找的,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了下来。难道昨日真是自己一场梦么,三娘根本就没有来过,颓然的跌坐在地上。想要将自己的眼泪擦干净,三娘既然不喜欢自己哭。那自己就不哭了。

  此时刘忆却发现自己手上多了一串手链,他记得清清楚楚,自己手上本来是没有这条手链的,看着这串凭空出现的手链,刘忆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不是梦,不是梦,三娘真的来过。”说完傻兮兮的笑了起来。

  见到三娘解了心结。刘忆的心情自然说不出的舒爽,几日没有感觉的肚子也饿了起来,想到昨日三娘对自己的嘱咐,忙让人给他置办下饭菜,有了胃口,自然觉得饭菜香甜的很,还狠狠的夸了今天的饭菜香的很。

  且不说刘忆这边胃口大开,终于开始正常进食了。只说刘方氏知道自己的儿子主动要饭吃,忍不住喜极而泣,这真是太好了。这些时日他不知道想了多少办法都没有用,如今小忆终于想开了,刘方氏忍不住的高兴起来。不过想到自己答应小忆的事,昨日自己找妻主说了半天,什么方法都用了,但是她就是不肯松口让小忆出门,想到这刘方氏冷哼一声,对于刘母也是冷了心,刘方氏也算是明白了她自己在刘母心中也就只能和那几个侍夫比比还能完胜外,其他都不敢想,和刘家一比他注定是被抛弃的那一个。他现在是丝毫不怀疑,若是哪日为了刘家需要牺牲他的性命命。估计他的妻主也会毫不犹豫的动手吧。此时刘方氏越想越心寒。所以见到妻主进来,刘方氏是半点要搭理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坐在椅子上独自啃着奶儿果,他也明白了,只有肚子里的孩子才是自己以后的依靠。(其实这事也是刘方氏想偏了,刘母不过是认为自己的打算对三娘来说不会照成什么伤害,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刘母虽然看重家族,但也不失真性情的。)

  见到夫郎对自己视若无睹的样子,刘母也十分难受,她也实在是想不明白,她这么做到底错在哪里,她不过是想刘家更上一层楼罢了,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自家夫郎怎么就这么不能理解她呢,再说了三娘既然是刘家未来的媳妇,那为刘家做点事也是应该的,怎么着一个一个都给自己甩脸子看,更何况她又不是要了三娘的命,不过是想让三娘多贡献点东西出来,反正那些子东西三娘她也不见得多在乎,又不是什么大事,也不知道自家夫郎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偏偏就和自己唱反调呢。

  不过想到今天听到的消息,小忆终于恢复了,刘母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给自家夫郎脸色看,只得开口说道:“听说你昨天劝了小忆,今天小忆好多了,那就好,以后你也多劝着点,孩子现在也缓过来了,你也别这样了,毕竟你还怀着身孕呢。”刘母虽然句句都在抱怨,但是言语中的疼惜,如果仔细的话还是能听的出来的。‘

  可惜的是刘方氏此时对刘母有了偏见,只觉的自家妻主话里句句指责着小忆的不是,哪里能给她好脸色,顿时没好气的说道:“呵,说的真好,小忆之所以恢复过来可是我答应小忆让她出去找三娘的,既然你觉得这样的劝说有效果,那就帮我实现承诺放小忆出去吧,这样他自然就没事了。”字字句句都直接刺中了刘母的心肺。

  刘母苦笑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小紫,你能不这样说话吗,这样我难过你也痛苦,何必呢,再说你明明知道这事我是不会答应的,何苦要让我为难呢。”越说刘母越沮丧,这几天家里的气氛可是越来越压抑了,她心里也不好受。

  “哼,你为难,你把儿子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为难什么,刘家刘家,刘家真的就那么重要吗,能比儿子的幸福还重要吗。”越说刘方氏越伤心,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这话可真的戳中刘母的肺管子了她是真的不明白,她到底哪里做错了,怎么自己的儿子和夫郎一个个的都要给自己找不痛快,这本就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不是吗,所以此时的刘母也没心思哄着自己的夫郎了,直接强硬的说道:“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你好歹也是大家出身,家族的意义你不明白吗。”说罢刘母就气匆匆的走了出去。

  刘方氏再也忍不住气苦的说道:“走。走,走,反正在你心里只有你的刘家。我们父子的死活算个什么。”抱怨完了,想到肚子里还有个小的。想到女肖其母,忙小心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刘方氏也忍不住的嘟囔道:“宝宝,你以后就跟着母父,千万别说你母亲那么无情无义,要不然母父就不喜欢你了。”现在开始教,时间应该还来得及吧,他也不是不理解妻主的做法。只是落到自己身上不能接受罢了。

  离开刘家的三娘心情简直爽翻了,想到小忆昨日的样子,三娘此时的脸上满是甜蜜,哼着歌,回到了周大夫的药店,那真是看什么都顺眼,就算吃早饭的时候周大夫两口子的对话真的有种让人恶心到想吐,三娘还是笑嘻嘻的一边吞着早饭,一边把这些当言情剧看,翻腾的胃也好了许多。不过三娘还是不明白都已经老夫老妻了,两人怎么还有这么多肉麻话要说,她和忆忆都没有这样过。

  三娘的想法周大夫自然不知道。不过见三娘出去了一晚上,就傻乐成这样,也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三娘这是遇见什么好事了,跟婆母说说,婆母也好跟着高兴高兴。”

  看着眼前明显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人,自称婆母,三娘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虽然人确实还是那个人,但是面对这张面容和年龄实在不符的脸。三娘觉得婆母这个词她有点叫不出口了,此时的三娘也忍不住暗暗后悔。自己干嘛那么手欠啊,就将那洗髓丹送了出去。本来光看着周史氏叫婆父就该自己尴尬了,现在倒好又多了这么个婆母,三娘觉得她刚刚觉得哪里都好的感想,好像有些太过偏激了,至少眼前这两个返老还童的人,就是个麻烦。

  半晌,三娘才忍不住的照直说道:“别拿这张自称婆母,我实在是受不了。”说着还嫌弃的将周大夫靠向自己的脸给推了回去。

  对于三娘的行为,周大夫倒是不在意,她也不是什么老古板,和三娘朋友似的相处她还是很喜欢的,至于三娘不想叫自己婆母也不是社么大事,毕竟谁不喜欢年轻呢,她对自己现在这张脸可是满意的很,哪在乎三娘那小小的怨念,忍不住开玩笑的说道:“我知道三娘你是嫉妒我,毕竟像我这样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文采风流,举世无双的美女你嫉妒也是正常的,但是三娘我还是要奉劝一句,羡慕嫉妒恨是要不得的。”说完还忍不住自得的大笑了起来。

  三娘此时整个人都目瞪口呆了,眼前这货真的是自己认识的周大夫吗,她怎么觉得这就是个二货呢,顿时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前面那些我不予置评毕竟我才见了几回啊,不过后面那个美男子我觉得换一个词会更恰当一些。”说完打趣的看着周大夫。

  周大夫虽然知道三娘嘴里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但是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换成什么啊。”

  只见此时的三娘淡然的一笑,一字一顿的说道:“老…女…人”。只把周大夫噎了个半死,半晌说不出话来。

  “扑哧”一声,周史氏先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着妻主半天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忍不住幸灾乐祸了起来,该,让你作,就该这么收拾她,省的去外面招蜂引蝶,想到妻主年轻时候的桃花债,周史氏整个脸都黑了起来,此时对于自家妻主为了自己受的苦楚全都忘了,只狠狠的瞪着周大夫,不得不说,男人你的名字叫善变,这翻脸翻的可真快啊。也不想想周大夫连年轻的时候都没有这个心思,更何况现在都一把年纪了,哪会做这种事。

  周大夫顿时萎靡了下来,委屈的喊道:“玉珠。”自家夫郎怎么能拆自己的台呢。

  三娘此时真的看不下去了,忙扒了两口饭,起身说道:“我吃饱了,你们慢用,哦,对了,不用找我,我要出去一趟。”说罢就直接走了出去。

  周史氏狠狠的掐了自家妻主一把,没好气的说道:“都是你,看把三娘都挤兑走了。”说罢,起身离开了。

  只剩下周大夫看着空荡荡的桌椅,无辜的翻了个白眼,这算是怎么回事啊。怎么都冲她来了。也愤愤的扔下筷子,傲娇的离开了。

  可惜今天注定是周大夫的苦难日,刚出房门就撞上了来找自己的师妹顾医正。顿时一愣。

  此时顾医正简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己师姐不是完全对师姐夫忠心不二的吗。怎么闹出个私生女来了,弄出就弄出吧,怎么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想到这孩子孤零零在外待了几十年,自己师姐半点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顾医正顿时黑了脸,同样的对师姐夫也有了不满,你说你不能生也就算了。怎么别人生了也不知道照顾,别问她怎么知道,这不是废话啊,这孩子的样子简直和以前的师姐一模一样啊,看到孩子看到自己也愣住了,顾医正连忙摆出了自认和善的样子,慈爱的问道:“孩子,你多大的了。”

  周大夫眨了眨眼睛,显然是不明白自己师妹到底是说什么,自己几岁了师妹怎么会不知道。而且这说话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她怎么有种被师妹当成孩子对待的感觉呢。

  看着孩子的样子,顾医正还以为孩子被吓到了这也难免。毕竟她也知道没有母亲的孩子被人欺负那是十分平常的,顿时对这个从小没有母亲疼爱的孩子更是怜惜,对于自己的师姐那自然是恨得牙痒痒了,“孩子,别怕,我是你母亲的师妹,按说你应该叫我师叔才是,既然回来了就好好住着别害怕,要是你那个母亲敢对你不好。尽管来找师叔,师叔一定让她好看。几十年不养孩子还有理了。”

  要是现在周大夫还不明白的话,那她就真的是个傻子了看到自己师妹脑补的越来越厉害。周大夫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她实在看不出来一向最重规矩的师妹,想象力竟然如此的丰富,这种狗血剧情都能想得出来,周大夫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此时周大夫也起了戏耍之心,顺势低下头,仿佛很难过的说道:“师叔,我母亲是不是很不喜欢我,所以这么多年都不管我和母父,让我们受尽欺辱,母父不在的时候让我来京城找母亲,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母亲,她竟然不认我,还让我滚,师叔是不是我很讨厌,母亲才不认我的。”越说周大夫将头低的越低,拼命压抑着口中的笑意。

  顾医正对于这些不得而知,只是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孩子,明明那么难过浑身都已经颤抖起来,还拼命把责怪往自己身上揽,话语中对自己的师姐那是满满的孺慕之情,顾医正的心里别提心里多不是滋味了,忙将孩子搂在怀中,安抚的说道:“孩子,不是你的错,都是你那个不靠谱的母亲的错,没事你都住在这里,我倒要看看有我在谁敢赶你出去。”顾医正此时恨不得劈了自己那个师姐,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自己的骨肉都能抛下不管,也不想想到了九泉之下有什么脸去见周家的列祖列宗,不行,这孩子说什么都得留下,现在她可是周家的独苗啊,她说什么都不能让周家断了血脉。

  周大夫此时在自己师妹的怀里都快笑翻了,这事真是太好笑了,压抑的笑声再也忍不住的溢了出来,顿时转为哈哈大笑,只把顾医正看的一愣一愣的,这孩子怎么了,太伤心到疯魔了。看着那个瘫在地上的孩子,正准备上前搀扶的时候,就被一声“师妹”给定在了原地。

  见一声没让自己的师妹明白过来,周大夫又好笑的喊道:“师妹,是我,我是师姐。”说完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那得意的笑声久久不停,周大夫之所以这么得意就是因为自己师妹把自己当做了自己的女儿,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年轻啊,简直年轻了一辈,她怎么可能不得意呢。

  至于此时的顾医正呢,她简直有一种被雷直接劈了的感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明显小了两轮的师姐,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年轻的师姐还在自己眼前,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狂喜,返老还童啊,所有医师的梦想不就是长生不老返老还童吗,师姐竟然做到了,顾医正激动的拉着师姐的手,紧张的问道:“师姐,你是怎么做到的啊,师姐师姐,告诉我,快告诉我。”此时的顾医正已经完全疯魔了,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师姐。

  周大夫现在十分庆幸她的身体现在真的很好,要不然此时真要被自己的师妹给摇散了不可,看着此时疯狂的师妹,周大夫大喊道:“先放开我再说啊……啊……。”

  被这么一震,顾医正也回过神来,看着师姐此时狼狈的样子,忙给自己师姐整理了一番,退后一步,搓了搓手,谄媚的说道:“好好,师姐现在可以说了吧。”

  周大夫看了看四周,将自家师妹拉进了屋子里,此时顾医正也发现了不妥,乖乖的跟着周大夫走了进去,不过一路上还是眼巴巴的看着自家师姐,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师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周大夫只觉得全身毛毛的,自家师妹的眼神还真是让人不舒服啊,不过这洗髓丹的秘密是不能说出去的,自己可是已经发过誓了,想了半晌,才开口说道:“你一定对我怎么变成这样很好奇吧,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三娘给我的丹药你还记得吧。”

  听师姐提到那枚丹药,顾医正紧张的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问道:“难道是那丹药的作用。”

  “当然不是了,你看你找什么急呢,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呢么,你到底要不要听。”周大夫忍不住的叱道,开玩笑自己想个理由那容易吗,被你这么一打岔说不定就给忘了呢。

  顾医正听到师姐话语里的不快,忙讪讪的笑了笑,乖乖的坐了回去,又用手比划了一个自己闭嘴的动作,要多听话就有多听话。

  见师妹老实了,周大夫才接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三娘给的丹药本身就是补身子的奇药,不过我不管怎么研究都不能知道丹药成分,一时气愤索性就加了几味药进去想看看会有什么效果,为了怕有什么后遗症也就我和你师姐夫两人都喝了,结果你也看到了,第二天醒来就变成这幅模样了。”说罢就小心的看着师妹的神色,见她只是沉思着却没有怀疑的神色,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顾医正虽觉得其中有些地方说不通,但是想到师姐应该不会骗自己才对,不过还是问道:“那师姐你到底在里面加了些什么。”

  “额,这个,因为实在是太生气了,所以加了什么我也忘了,反正挡不住就是人参鹿茸这些补身子的药材,毕竟是自己喝的吗,肯定都是好东西。”这话问的周大夫心虚不已,只得讪讪的虚应着。

  顾医正不时扫过自家师姐,这话摆明了不信,自家师姐是什么人,什么都有可能忘掉,唯独用药却是死也不会忘得,不过顾医正倒是没有想到师姐在这件事上骗自己,不过是觉得周大夫不想告诉她配方罢了,这事她也能理解,就算是顾医正自己也不见得舍得将将自己的秘方告诉自家师姐,所以此时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还是厚颜问道:“既然师姐不知道也就罢了,不知道那药丸子能不能多给我两粒,我好回去自己研究一下。”

  周大夫本就觉得这事对不起师妹,此时听到师妹想要培元丹,哪有不让的,忙将一瓶子都交给了顾医正,大方的说道:“说什么两粒,既然师妹想要这一瓶子都给你了,反正我现在也不需要了。”话虽说的漂亮,但其实周大夫此时已经肉痛不已了,呜呜呜呜自己的神丹啊,就这么飞走了。(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