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73-174章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粉红票。有的同志们给猪头的老公投一票吧。

  两人各怀心思的人,匆匆来到了三娘所在的房间,好在她们到的时候,三娘还醒着,顾医正也不矫情,直接开口问道:“三娘你给我师姐的药丸还有吗,你也知道我是大夫么,可不可以也给我几粒研究一下。”

  看着顾医正祈求的神情,三娘叹了口气,故作无奈的说道:“顾医正,那药丸本来就是我偶然得到的,本就没有几粒,给令师姐的那些就已经是我最后的了,也是因为周大夫对我的救命之恩,而我此时身无长物,只能拿这个相抵了,望周大夫莫怪。”经过这次发生的事,三娘的性子到底变了不少,也不会因为自己和顾医正投缘,而就将培元丹送出去。

  还没待顾医正有所反应,周大夫就忙不迭的说道:“不怪,不怪,我下次救你还是比照这次就好了。”

  这话直接弄得三娘满头黑线,什么叫你下次救我的时候,自己哪有那么倒霉,老实碰上这种事,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言不由衷的说道:“既如此,那我就提前谢过周大夫了。”

  “不当紧,不当紧。”周大夫此时也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不当,见三娘先于自己道谢,忙摆了摆手。

  看着眼前完全不知道歪倒哪里去的两人,忙擦口道:“你俩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三娘你的药真的没有了吗。”

  三娘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我确实没有了。”说罢还抬头看着顾医正,又重复了一遍。

  顾医正见三娘眼神清澈,想来是真的没有了,顾医正顿时又将目光投向了周大夫。三娘刚刚可是说了剩下的都给了自己师姐了,那自己分一半也没什么吧。

  周大夫看到自己师妹的眼光就知道不好,忙小心的将药瓶藏好。见势不妙,忙开口说道:“哦。三娘你身子不好就早点歇着吧,这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说罢就也不待三娘答话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心中不免暗暗后悔,你说她刚刚干嘛上赶着给自己找不痛快啊,这会子好了吧,自己师妹的眼光全都盯到自己身边来了,这丹药她也不过几粒而已。给她一枚就已经是大方了。

  师姐匆匆离去的样子,顾医正右手撑的脑袋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么多年了,师姐也已经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是这么单纯,这药铺就在这里她又能跑到哪里去。对着三娘一笑,也随着周大夫离开了,不过她此时没有去找自己师姐,而是回了自己的府中,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她手中也有了一粒丹药,倒是不如回家好好研究一番,

  三娘看着只剩下自己一人的房间叹了口气。不是她舍不得那几粒丹药实在是不想再参入这些事当中了。闭了闭眼,三娘无力的躺在了床上,心中不免想到忆忆此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刘府

  自从那日刘母将三娘挡在了门外,刘忆就被拦在了刘府,想到三娘那日被拦在门外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刘忆的心中越来越不安了起来,那日三娘明显是伤心了,让他看着都觉得心疼,母亲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好端端闹这个做什么,就算要给三娘些教训当日让三娘独自从刘家走回庄子上也就够了啊。越想刘忆越是气苦,忍不住的抹起了眼泪。

  刘方氏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自家儿子这副难过的样子。小声的叫了一声:“小忆。”

  看到母父进来了,刘忆再也忍不住心慌,紧紧的抱着自己的母父,哽咽的说道:“母父,我该怎么办,三娘,三娘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呜呜呜,我真怕她出什么事情。”

  刘方氏好笑的看着自家儿子哭的如此凄惨的样子,虽然他对于自家的妻主的作为很是不高兴,但是同样的对于自家儿子此时也很是无奈,小忆当真是当局者迷啊,只得开口点到:“你这是哭什么,以三娘的武艺谁又能伤了她,此时肯定是找地方住去了,待她找到地方自然就会来找你了,如今你这样又是何必,好了听母父的话,好好照顾自己,你看你这两日茶饭不思的样子,三娘安顿好了就会来看你了。”

  刘忆见母亲这么说,慌乱的心顿时安稳了许多,不过想到三娘当日的神情,还是不确定的问道:“母父,真的没事吗。三娘还会来看我吗,母父你是没见三娘那日的神情,我现在只要想起来,就心慌意乱。”

  刘方氏忙安抚的说道:“好了,小忆别多想了,三娘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啊,疼你和什么似的,快别多想了,你这两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乖听母父的话,好好睡一觉,等你醒了三娘就会来看你了。”

  刘忆苦笑的说道:“就算三娘来看我又怎么样,母亲不让她进门啊。”说罢再也忍不住的痛哭起来。

  看着自己儿子此时痛哭的模样,刘方氏恨得牙痒痒,对自己的妻主更是添了许多不满,好好的又折腾什么,看看小忆此时的样子,刘方氏发现有时候他真不知道妻主想些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再有几个月这孩子就要出生了,也不知道妻主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好不容易,刘方氏终于将小忆哄睡了,看着自己孩子眼下的青黑,刘方氏心中不免一痛,将小忆安置好了,才慢悠悠的离开了房间,不过此时的脸色可半点算不得好。

  急急的几步,就来到了妻主所在的房间,看着那悠闲品茶的人,刘方氏愤恨的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小忆那么难过你没有看到么,再说你不是对三娘也很是满意吗,她不过带着小忆去庄子上住了几天,你怎么就这么大的火气,硬是将她拦在了门外,若是她心里存下了心结,日后小忆又能落得什么好。”说罢气呼呼的看着刘母。眼中有着掩不住的伤痛,却不知道是为了刘忆还是为了自己。

  “好了,多大的人了还一点都不知事。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自有主张。有时间就好好养胎,思虑过重小心伤了胎儿。”刘母起身将刘方氏扶坐在椅子上后淡淡的说道。

  刘方氏反手拉住自己妻主的手,焦急的说道:“妻主你去找三娘回来吧,小忆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了,你这样做,伤害的不止三娘还有我们的儿子啊,那是我们疼了二十年的儿子啊,你难道就真的舍得吗。”此时的刘方氏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只要想到小忆刚刚的模样,他就忍不住的心痛难忍,连肚子都忍不住微微刺痛起来,刘方氏忙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害怕孩子出世,刘方氏赶忙取出一枚奶儿果吃了起来,果然一会就感觉一股暖流冲散了刺痛,刘方氏不免松了口气,若是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事,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刘母此时也吓了一跳。见自家夫郎的样子,哪还能不知道动了胎气,当下就慌了神。整个脑子一片空白,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什么都做不来了,直到看见自家夫郎吃下奶儿果松了口气的样子,刘母还是后怕不已,这可是自己盼了几十年的嫡女啊,是自己和小紫两人爱的结晶啊,若是今日失去了,那刘母恐怕会抱憾终身。永远不会原谅她自己了。

  直到刘方氏完全的平静了,刘母才手足僵硬的上前问道:“小紫。我们的孩子没事吧。”说完还确定似的用手摸了摸,直到感觉肚子和昨日没有区别。才终于松了口气。

  可是此时缓过神来的刘方氏却吓的大哭了起来,刚刚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要失去这个孩子了,此时虽然没事了,可是害怕的情绪哪是那么容易舒缓的,就算刘方氏知道现在最主要的事平和心态,情绪起伏不要太大,但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刘母忙心疼的将自家夫郎搂在怀里,安抚的说道:“小紫别怕,孩子没事,有我在呢,快别哭了,别把孩子再惊着。”

  刘方氏恨恨的看了刘母一眼,恨恨的说道:“你还有脸说着话,我会动了胎气都是因为谁,你若早应了我的话,我的乖女儿怎么会差点没了。”越说刘方氏越觉得是刘母的错,但他到底是不敢再激动,虽然话语中满是怨怼,但还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以免再惊了孩子,若是真出了什么事,他哭都没地方找去。

  刘母此时除了继续哄着还能有什么办法呢,面对自家夫郎的斥责好脾气的应下,还怕夫郎再动了胎气不时拿出一个奶儿果给夫郎补充养分,就怕再出现刚刚的状况。

  对于妻主的做派,刘方氏毫不领情,直到觉得自己出气出的差不多了,才又开口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对三娘,别告诉我是因为小忆在宋家的庄子上住了几天,我是半点都不信的,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要将小忆,许配给三娘,那么这事对你来说并不是大事,再说你都已经惩罚过三娘了,必定不会再将此事放在心上,说罢,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紫果然了解为妻呢,不错我的确不是为了这个才下的三娘的面子。”看着自家夫郎还是疑惑的眼神,刘母叹息的说道:“小紫我毕竟是刘家家主啊。”

  听到这话,刘方氏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妻主,半晌才开口说道:“妻主,你不是很喜欢三娘吗,不是对三娘喜欢的不得了吗,你说过要把她当女儿的啊,你为什么要算计她啊。”

  “小紫,我从未说过要算计她,你想多了。”刘母连忙说道,做这件事她确实有些私心,但那并不是算计啊,她不过是想让三娘明白她是刘家家主而已,正好发生了这么件事她就是顺水推舟,好让三娘多拿出点东西,也好让刘家再进一步,那不是那天让她徒步走回去的时候,三娘不就拿出几坛酒来哄自己了吗。她只不过是想分些东西,好让刘家更大强大,怎么能说是算计三娘呢。

  “妻主,你怎么能这样,你这样做将咱们的小忆置于何地,就算三娘真的对小忆情根深种。且不说你那些算计光是你将三娘的面子丢到地上踩,三娘又怎能对你毫无芥蒂,她是女子啊。虽然看起来嘻嘻哈哈,嬉皮笑脸。但是她女子的骄傲半点不比别人少啊。”说完刘方氏只觉得深深的无奈,她知道妻主也许真的不是有心要算计三娘,不过当了刘家这么多年的家主,已经让自己的妻主做什么事都先从刘家利益出发了,三娘的作为越来越逆天,自家妻主又怎么会不心动呢。

  刘母听了这话心神大震,她确实没有将三娘的尊严当一回事,三娘来刘家这么长时间。她就没有在三娘这孩子身上看见这两个字,整天没脸没皮呢,难不成今日真是自己做错了,想到三娘自从那天离开就没有登过门,虽然才两天,但是听了自家夫郎的话,刘母忍不住担心了,难不成三娘真的被伤到了,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不过是将她关到门外有什么大不了的,她的死不要脸呢。三娘这孩子的思想怎么就和人不一样呢。该要脸的时候,不该要的时候又拼命争着。不行,她得知道三娘到底怎么了。她可是刘家能不能再进一步的希望,无论如何此时都不能出差错。

  刘母忙命令暗卫,去京城寻找三娘的下落,若是发现了,立马回来复命,不许让三娘发现,刘母还特别叮嘱道,离三娘不许太近,免得被她发现。

  待一切安排妥当。刘母亲自将刘方氏扶回了房间,将其小心的扶到日常惯躺的摇椅上后。方才嘱咐道:“小紫好好养胎,三娘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放心我自由分寸。”

  刘方氏摇了摇头,忍不住乞求道:“妻主,三娘只是我们的媳妇难道不行吗,三娘好歹和我们住了些时日,简直和我们的女儿一个样,更何况她让我们有了女儿,还给了我们那么多神气的东西,我们好好待她难道不好吗。”即使知道希望渺茫,刘方氏还是忍不住要试一试,她不希望自家的小忆难做,也不希望看见三娘伤心,所以只能劝妻主放下心中的想法,要不然她们都会受伤的。

  刘母闭了闭眼,努力不让自家的夫郎的话影响到自己,她也不想这么做的,对于三娘她是真的喜欢,刚开始她确实只是把三娘当做媳妇的,可三娘给自己的一次次惊奇,让她看到了刘家的未来,她是刘家家主啊,作为家主自然要以家族为先,说不出违心敷衍的话,刘母索性什么都没说,默默的离开了。

  看着妻主离开的背影,刘方氏苦笑了一声,这就是自己的妻主啊,即使她对自己有感情,为了刘家的未来到底还是负了自己,而如今为了刘家,竟然又想毁掉小忆的幸福,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虽然知道妻主是想谋夺三娘的东西,但是对于妻主的人品她还是相信的,她是不会害了三娘的性命的,哼,他倒是忘了,三娘的性命岂是那么好要的,她的底牌可是从未亮过呢,就是前几次送的东西就能让刘家的家主,起了凯觎之心,真是好笑。

  罢了,他也不想管了,只要三娘没事就好,只希望自家妻主不会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那样三娘看在忆忆的份上,应该不会为难妻主的吧。他到底还是舍不得啊。

  刘家的风波住在周家医馆的三娘是半点不知,不过她此时的心情已经缓和了许多,不过暂时三娘还是不想去刘家的,若是让她回宋家也怕母亲和母父担心,正在纠结该何去何从的时候,凑巧周大夫走了进来,看见三娘纠结的神色,就随口问道:“三娘,怎么了,可是又什么烦心事。”

  三娘原本不想说的,可是自己还真没什么好想法只得将自己现在没有地方住的窘境,告诉了周大夫。

  周大夫眼睛一亮,高兴的问道:“此时当真。”

  “无家可归也不是什么有脸的事,我何苦说这谎话。”看着周大夫一副兴匆匆的样子,三娘苦笑的说道。

  “那实在是太好了。”话刚出口,周大夫就意识到这话不对,忙解释道:“三娘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是听师妹会所你师承天机子,如今你既然没地方去何不留下来,咱们每日一起研究学问岂不更好。”说罢期待的看着三娘。

  三娘想了想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得开口说道:“多谢周大夫了,只不过这食宿费……”

  不待三娘说完,周大夫没好气的说道:“三娘叫我婆母就好,三娘当我是什么人,食宿费这事休要再提,我看你顺眼才将你留了下来若是不顺眼就是一座金山也休想踏进这里一步。”说罢还摆了个帅气的pose,颇有一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感。

  周大夫这副样子真是让三娘好气又好笑,好不容易平复了笑意,三娘才开口说道:“如此就麻烦婆母了,待我去将行李拿来,我就不客气的住下了。”

  “不客气,千万不客气,我这一生也没留个子嗣,如今,已经年过五十也没了念想,若是三娘不介意的话就当自己家一样。”

  三娘听到这话顿时一奇道:“婆母这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周大夫不免有些黯然,悲哀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想我周振琪一生活人无数,却要落个断子绝孙的下场,老天不公啊。”

  看着周大夫的神情,半晌三娘才坚定的说道:“若是婆母不介意的话,不如让我诊治一番可好。”自己那么多的灵丹,想来不会有问题的,周大夫好歹救了自己一命,自己又怎么忍心让周大夫真的断子绝孙呢。

  周大夫明显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三娘,待确定三娘说了什么之后,周大夫忙将手腕伸了出来,期盼的眼神看着三娘。

  把着周大夫的脉搏,三娘不由微微松了口气,不过是练武太早,体内淤血不散才让子嗣不易的,不过这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一般人也是发现不了的,想来若不是遇见了自己恐怕周大夫真的要断了香火了吧,三娘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周大夫并且说等拿回包袱就帮她诊治,保证明年就让她抱个胖娃娃,不过还是叮嘱道:“婆母,虽然我可以肯定是你的身子出了问题,但是也不保证婆父没有问题,你若是不介意的话,我一会回来也给婆父诊治一下。”

  能让她有个后代,周大夫高兴还来不及呢,有什么好介意的,当下就答应了下来,说来周大夫也是个痴情人,虽然这么多年没有个后代,但是也没有纳侍,独独守着自己的夫郎,当年不知道多少人嫉妒这周史氏的好运呢。

  待三娘走出药铺的时候,周大夫还是晕晕乎乎呢,突然听到有人说自己能有个后,即使仅仅是安慰她也很高兴,更何况三娘医术精湛,可是远超自己呢,那是不是说明她真的有希望有个孩子呢。想到三娘说的一会回来再给夫郎看看,忙急匆匆的朝外走去,自家夫郎可是住在家里的宅子里呢,离这也有一刻钟的车程,凑三娘不在还是先回家将自家夫郎接过来再说吧,想到这周大夫忙,忙活了起来,脱去了枷锁,解开了心结,周大夫整个人立马年轻了十岁不止。

  周大夫到家里和夫郎把这事一说,周史氏立马落了泪,这辈子没给妻主留个后是他的罪过,也不是没想过给妻主纳侍有了孩子自己抱过来养着,妻主当时的话自己这辈子都记得,“不是你生的孩子,我宁可绝后。”当时的自己做了什么,好像是痛哭了一场,再也没提过这事吧,不过此后只要有什么生子秘方自己都毫不犹豫的吃了进去,可惜肚子就是不争气,不但身子垮了,这么多年也还是膝下荒凉。(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