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61-162章 三娘归来

第161-162章 三娘归来

  小王氏见自家妻主离开了,看着床上躺着的两个孩子,忍不住笑出了声,现在过的好日子,自己以前可是连想都不敢想,去年日子好不容易松快点自家也攒下了些家底,却不想被大郎那个白眼狼偷了个干净。只可惜大郎他毕竟是二娘的弟弟,他到底不能说什么,家底都空了他原本还以为又要回去过苦日子呢,不想三娘想了个好主意,让自家又起来了,不过半年自家又什么都置办下了,宋家还落户到了京城,自己的孩子也到了书院读书。想到这小王氏就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如今他妻主能干,女儿也要出息了,家底也慢慢殷实了起来,哪还有不满意的呢。

  待中午的时候,宋家几十口人大喇喇的坐在一起,享用着丰盛的的食物,喝酒吃肉好不痛快。磊子等人更是吃的满嘴流油,一群小孩子围在一起都是大口吃着,宋家一片兴旺景象,宋母和宋陈氏都乐呵呵的,自从听到三娘要回来了,她们的心情真是别提有多高兴了。

  几日后,三娘一行人终于到了京城,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三娘感慨万千,想不到这一走就是三个月也不知道家里人都怎么样了,她原本还以为到了京城就能直接回家呢,谁知道问过顾医正才知道,皇上召见,如此到了京城必须先拜见皇上才行,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自家人,三娘的心情不免郁郁。

  一会功夫,马车就已经停到了宫门口,三娘无奈的下了车随着众人进了皇宫,皇宫还真是气派,一路行来所见处处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一派繁华景象,行了一刻钟后,三娘等人先被领到一处院落里。梳洗了一番,换上了来人预备下的衣服。而她们的东西都被收走了,待收拾妥当,三娘觉得好奇,这见皇上还要换衣服的,忙悄悄的向顾医正求教道:“顾医正,进皇宫还要换衣服啊。而且我的东西她们怎么都拿走了。”

  顾医正呵呵一笑,看着三娘的样子小声的说道:“因为你们不是朝廷的官员,而且底细都不太清楚。所以自然要让尔等换洗一番,免得身上带进来什么不该带的东西,至于你自己的东西放心吧,待你出宫的时候,自然会还给你的。”

  三娘听了顾医正的话,终于放下了心,原来是这么回事,其他人也都听到了顾医正的话,解了心中疑惑,俱都跟在顾医正身后。学者顾医正的样子,在宫人的引领下向着内廷走去,走到一处宫殿前那宫人开口说道:“请顾医正稍待。我去禀告陛下。”

  顾医正应道:“理应如此,你自去就是。”说罢就示意众人不要动随自己一起等待。

  片刻功夫,只见那宫人走了出来,对着顾医正客气的说道:“顾医正,皇上让你们进去。”说罢,就站立一旁。

  顾医正点了点头,示意其他人跟上,率先迈开了脚步,三娘等人忙跟了上去。期间仔细回想陈嬷嬷教的规矩,一一调整自己的姿态。心中不免叹了口气,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做到陈嬷嬷说的要将礼仪刻在骨子里啊。

  到了大殿。顾医正忙跪下,喊道:“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娘等人也忙跟着行礼,顿时大殿内跪了一地。

  刘宏看着这几十个人,淡淡的说道:“平身”。

  三娘偷偷松了口气,随着顾医正等人站了起来。

  刘宏看着大殿上众人的表现,暗暗点了点头,看着站在子义(顾医正的名字)身后的小家伙,想来就是这次瘟疫的大功臣了吧,见其浑身透着一温润之气,礼仪倒也没出什么错,而且由她做来这跪拜之礼竟然带了一股子潇洒的意味,不过就是为人太过惫懒了。不过这样也好,要是个热衷权利的她反而不喜了,而且自己也让人去查过了是个重情的,这样的人用着放心。

  看着那孩子见了自己面色如常的样子,不冒进,不谄媚,刘宏看着就喜欢,真是好久都没有人在朕面前露出真性情了,还是个干净的孩子啊,就是不知道这孩子入朝之后又能干净多久呢,想到这里刘宏忍不住说道:“宋三娘上前。”

  三娘见皇上呼喊自己忙上前一几步,站在众人之前行礼跪拜道:“草民宋三娘拜见皇上。”心中却不免惴惴,实在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要唤自己上前。

  刘宏呵呵的笑着,眼中闪过赞赏,举止有度,风度翩翩真乃人中龙凤,她对三娘更满意了,笑着说道“快别多礼了,站起来回话就是。”

  三娘闻言,惊诧的抬头一望,又想起陈嬷嬷教自己的规矩时说过的话,忙又将头一低,站直了身子。

  看着三娘的样子,刘宏觉得有趣,实在是对这个三娘好奇极了,她自己接到顾医正的奏折说是这场瘟疫被一个小娃娃给治好了,原本还有些不信,不过看到宋三娘这个名字的时候,刘宏倒是更好奇了,这段时日她可是不只听一个人提过这个名字了,而且这几人来头还不小,连她的老师,都对其赞誉有加,并且此次瘟疫之事也是太傅做的推荐,在想想陈家刘家都对她亲近,想来确实是个有才之人,要不然也不会让这么多人将她放在眼中,据她所知陈家的二丫头,可不是个好想与的,为人最是心高气傲,当年多少世家子弟都被其挡在门外,却对这么一个丫头另眼相看,这三娘得有多大的本事,才能让这么个人,竟然对其赞不绝口。

  不过正好七皇儿还未婚配,待这次她真的能金榜题名,那自己就将七皇儿许配给她,想来以她的家世将皇儿娶过去,自然不敢怠慢。到时候还不是皇儿说什么就是什么,且她能得那么多人看重,自然不会委屈了皇儿,又能将她和皇家绑在一起,提高她的身份。真可谓一举多得,刘宏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办法,想到这里。对着三娘也是越发和善。

  “好了,三娘站在一边吧。此次瘟疫能够控制你功不可没,你放心朕答应王太傅的事自会兑现,还有一个月就是殿试了,你要好好努力,但是朕还是要告诉你朕是不会徇私的,若你没有真才实学,即使有此次功劳也只能落榜了。”这话刘宏是说给众人听的,省的以后有人对这丫头的成绩不服。自己既然已经下定决心招她为熄,自然要为她铺好路才是。

  三娘高兴的答道:“是,三娘遵命。”三娘本就计划凭自己的真才实学考上的,再说她也研究过历年的考题,发现十分简单自己完全有能力应付。

  见三娘信心十足,刘宏又开口说道:“不过嘛,有功当然要赏,既然此次瘟疫你是头功,哟什么要求你就提出来了,朕自然能满足你。”

  三娘仔细思量了一番。若自己和忆忆的婚姻能得皇上赐婚,岂不是一段佳话,不过这话不能现在说等自己金榜题名时再说出来。岂不是双喜临门,忙开口道:“皇上,小民确实心有所想,不过此时说出来稍有不便,不知道能不能留到殿试之后,再说出来。”看来看这个皇上好像没有不怨的样子,三娘又接着说道:“皇上请放心,对小民所求,不过是圣上一句话的事。”

  听到三娘这么说。刘宏倒是有些好奇了,一句话的事。这天下什么事情不是朕一句话的事,不过既然她这么说想来不是什么太大的要求。也就应了下来。

  三娘见皇上这么容易就应下,心中十分欢喜,想到到时候忆忆感动的笑容,自己先忍不住傻笑了起来。

  不过和三娘一起来面圣的人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了,皇上将他们晾在一遍只和三娘说话,此时更见三娘得到了圣上的承诺,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

  刘宏见和三娘说的差不多了,当然不会厚此薄彼,又一一问过下面众人,也都一一给了赏赐,并将之前的承诺兑现每人给了一万金,就吩咐顾医正带着众人出去了。

  待出了大殿,顾医正才打趣的说道:“各位,如今得了赏赐,不知道各位以后有什么打算。”

  一行人中有人先开口道:“顾医正,我等计划尽快回去,毕竟我等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也不知道家中如何了。”

  这话一出,忠人纷纷应和,毕竟离家日久,又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若说此时不想家,恐怕也没人相信,更何况家中还有父母夫儿,众人不免都露出了思念的情绪,也不知道她们离开的这些时日家里人怎么样了。

  三娘此时也不免想起了自己走的那日,父母,忆忆红肿的双眼,大姐虽然还好一些,不过想来也是难过的,还有忆忆的父母对自己的担心,越想三娘越待不住了,忙对着顾医正开口说道:“那个,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我也想家了。”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询问这个问题,顾医正微微一笑道:“若你们急着回去,我现在就送你们出去吧。”

  三娘忙连连点头,她都离开三个多月了,也不知道父母怎么样了,忆忆有没有想自己。

  “那好吧,”说着顾医正便去一一安排,又将众人的东西一一返还,好在圣上也下了命令,将所有人都安置妥当,顾医正身边只剩下一个三娘,这却是因为三娘就住在京城,顾医正想亲自送三娘回去顺便劝劝三娘的缘故。

  见时间也不早了,三娘就决定今日先回刘家,顾医和三娘上了马车后,问明地址,顾医正看着三娘和蔼的说道:“三娘,听你今天的意思是想要考科举,对吗。”

  三娘点了点头,说道:“嗯,顾医正,怎么了。”虽然顾医正脸色没变,但三娘总觉得顾医正话中有话。

  “三娘,既然咱们也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也算是你的长辈,我只是想问一句,以你的医术,若是专心的只攻医术,说不定会成为了一代大师,为何却对科举这么看重呢。”顾医正出身医学世家,自然看不惯三娘这么个好苗子不务正业,更何况她还有如此好的医术,自然不希望她浪费自己的天赋。

  三娘知道顾医正是好意。忙解释道:“顾医正,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您放心就算以后我考上了科举。医术也是不会放下的。”对于顾医正这种一心学医的人三娘还是很佩服的,说话间不免也起了些安抚之意。

  顾医正叹了口气。见说服不了三娘,也只得默不作声了,马车行到刘府的门前,三年忙下了马车,对着顾医正拱了拱手,因刘母早几日就吩咐了,若是三娘回来,直接放她进来就是。所以三娘也没遭到阻拦,就直接进了刘府。

  这边刘母等人听到有人来报三娘进了院子了,所有人都激动不已,三个多月,终于将三娘盼了回来,尤其是刘忆脸上是掩不住的激动,要不是母亲和母父都在,刘忆早就自己跑出去接三娘了,禀报过后,不过片刻。三娘就走了进来,看着刘忆此时的样子,三娘心疼的红了眼眶。不过几个月不见,忆忆瘦了脸色也憔悴了许多,三娘再也忍不住的往前几步,紧紧的将刘忆搂在怀中,心疼的说道:“忆忆不乖,没有听我的话,把自己饿瘦了。”

  刘忆待在三娘怀里使劲的摇了摇头,脸上此时已经满是泪水,答非所问的说道“三娘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

  三娘见忆忆此时嘴里只嘟囔着这两句话,忍不住笑了出来。好笑的说道:“当然是我回来了,要不然你以为是谁啊。”不过对于忆忆如此想念自己。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

  刘母看着眼前的一幕,猛的咳嗽两声,三娘和刘忆回过神,赶忙分开,两人都有些脸热,刘忆想到自己竟然在父母面前如此形态,更是恼怒的瞪了三娘一眼,都是她了,让自己忘形了,忙赶紧站好。

  三娘轻轻咳嗽两声,忙向着刘母刘方氏说道:“母亲,母父我回来了。”

  刘方氏抹了抹眼泪,高兴的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刘母忙跑到自家夫郎身边,宽慰的说道:“你啊你,三娘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说你哭什么。”

  三娘也忙机灵的上前说道:“母父,快收了眼泪,小心妹妹成了爱哭鬼。”

  刘方氏拍了拍三娘的脑袋,笑骂道:“你啊胡咧咧什么呢,不过,三娘刚刚回来累不累,饿不饿,对了妻主让人备饭吧。”

  三娘忙给拦了,笑着说道:“母父,不用麻烦了,我肚子可是不饿,对了妹妹怎么样,我不在这段时间她乖不乖。”

  说到自己的女儿,刘方氏顿时满脸笑意,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高兴的说到:“乖,你妹妹乖得很,也淘气的很,每天我和你们母亲都要陪她玩一会,要不然还闹脾气呢。”

  “母父,现在怎么和她玩啊。”

  听到这话,刘母等人俱都捂着嘴偷笑,刘忆忙拉着三娘在三娘的耳边耳语一番,三娘笑着点点头,眼睛随着刘忆的话也越来越亮,眼睛控制不住的偷瞄着刘方氏的肚子,就是想看看忆忆描述的场景,可是也许是玩累了的原因,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刘母见三娘竟然直直的盯着自己夫郎的肚子,狠狠的瞪着三娘,直到三娘讪讪的摸摸鼻子,移开视线,刘母的神情才缓和了下来,要不是看在三娘今天刚刚回家,她绝对让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对了,三娘你说说治瘟疫的事呗,我们这段时日只顾着担惊受怕了,汝城里的消息又传不出来,就算收到只言片语也不见得详尽,既然你已经在这里了,那我们的大神医给我们讲讲啊。”刘方氏一边摸着肚子,一边忍不住的打趣三娘。

  刘方氏话音刚落,刘忆也两眼放光的盯着三娘,显然是对自己母父的这个提议十分赞同,刘母虽然什么都没说,不过那神情显然是有兴趣的。

  既然有人捧场,三娘也是个爱显摆的人,当下把自己治瘟疫的过程说的那叫跌宕起伏,*迭起,引人入胜,当然了里面不适合孕夫听的,已经被三娘屏蔽了,就这也让刘忆和刘方氏听得津津有味,不过刘母可没有那么好骗,看着自家夫郎和儿子完全被忽悠的找不着北的样子,对他们的智商进行了强烈的鄙视,时间随着三娘不断的讲述中,慢慢的流逝着,屋子里满是欢声笑语。

  第二日一大早,刘母早给三娘置备上马车,好送三娘和小忆两人去宋家,所以三娘两人特意梳洗一番,也免得自己的母亲看着心疼,刘母为自家小忆备好礼物,两人忙上了马车。

  一番颠簸后,终于到了宋家的庄子上,三娘和刘忆到的时候还早,三娘因来过一次,忙领着忆忆,往自家走去,刚进了院子,就听到一声惊喜的声音说道:“三娘你回来了。”

  三娘循声望去,却原来是二姐夫,当下拉着忆忆迎了过去,高兴的说道:“二姐夫,你和二姐终于来京城了,二姐夫呢,怎么不见。”说着顺手接过二姐夫怀中的憨娃逗弄了起来,三娘仔细一看,顿时乐了,却原来憨娃一段时间不见,竟然变的白白胖胖了,看着可爱极了,眼睛看着自己还咕噜咕噜的转着一看就是个机灵的,三娘忙拿出一个奶儿果,放在憨娃的嘴边,也许是闻着了味,这娃子竟然一张嘴含住了奶儿果,三娘忙将奶儿果取了出来,不料憨娃竟然瘪瘪嘴,眼看就要哭了,三娘忙将奶儿果运用真气使其变暖到适合吸允的温度,又弄了个小洞才将奶儿果重新塞到憨娃嘴里,果然吃到了东西的憨娃立马高兴了,小手不时的甩动着,虽然现在天暖和了,但孩子到底吃着东西,三娘忙抱着孩子进了屋,小王氏和刘忆也跟了进来。

  看着三娘抱着自家憨娃不撒手的样子,小王氏乐的不行,忍不住打趣道:“我说小忆啊,看三娘这么喜欢孩子,你们成亲后可得抓紧啊,早日给三娘生一个,看把三娘眼馋的,抱着我家憨娃就不撒手了。”

  刘忆忍不住害羞的说道:“二姐夫说……什么……呢,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小王氏顿时都乐了,这下更来劲了“这二姐夫都叫了,还羞什么啊。”

  刘忆明白过来小王氏说什么的时候,脸已经完全红透了,见三娘在一边看笑话,完全没帮自己的意思,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

  三娘只是宠溺的看着忆忆,只觉的忆忆无论什么样子,她都喜欢的不得了,见三娘盯着自己直愣愣的眼神,刘忆更是羞得不行,恨不得躲起来,真是的二姐夫还在呢,三娘这样还让人以为自己轻浮呢。

  见三娘和小忆感情好,小王氏也忍不住的偷笑着,看着二姐夫的神情,小忆狠狠的瞪着三娘,坏人,看着他被取笑都不帮忙。

  三娘欣赏够了忆忆的羞怯的神态,才开口道:“对了,二姐夫,二姐,母亲她们呢。”

  小王氏拍了拍额头,尴尬的说道:“瞧我这记性,你回来了母亲她们还不知道呢,你在家等着我去喊她们,这两天她们可是日日盼着你回来呢。”说着就要上前抱过憨娃,准备带着孩子一块去,谁知道,这小家伙竟然紧紧抓着三娘的衣服不松手了,自己去扯,还看到孩子又要哭的架势,忙松了手。心里却很是不是滋味,这孩子见三娘没几面,就和三娘亲的不行,自己算是白疼她了。

  三娘见此情形,忙说道:“二姐夫,你自去吧,我给你看着憨娃。”说完还用手摸了摸憨娃的小脸蛋,忍不住得意的想到自己还是很有孩子缘的吗,脸上也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粉红票。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