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58-160章
  听到三娘的话,她们其实已经有些信了,不过实在是不想承认她们治了这么久,方向竟然都错了,根本就不是瘟疫。

  顾医正此时皱了皱眉头,半晌才下定决心道:“如此,咱们去看看。”说完带头上了马车。

  片刻功夫一行人就到了埋葬众人的地方,三娘见了十分诧异她原本以为她们所说的埋葬应该是一个个坟包埋好,可谁知竟然是如同万人坑一般的群葬,俱是将人卷了草席放进一个大坑里面,此时大坑上面还没有盖土,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尸首,三娘只觉得心里酸酸的,不想一场灾难竟然死了这么多人,此时的三娘先前为了自己的前途应下这事才真正有了的愧疚,更是下定决心不论如何都要让这次灾难过去。

  既然已经确定了,顾医正直接命人将坑里的尸首抬了几具出来,摆放了起来,又命人取来刀具,交到三娘手上,示意三娘可以开始了,其他众位医者也在一旁围观着。

  三娘此时握着刀具顿时傻了眼,手也微微颤抖着,天哪,虽然主意是她出的,但不代表她敢做啊,这是人啊又不是猪狗,好吧,就算是猪狗好了,她也没杀过啊,遂只是拿着刀具半点都不肯靠前。

  顾医正半天都没见三娘动静,十分诧异,忍不住的问道:“三娘,怎么还不动手。”

  三娘哭丧着脸说道:“我不敢啊”她真是不敢啊,那可是人啊,虽然以她现在的功力杀个人和玩似的,但是她毕竟还没有做过,实在是下不了手啊。

  顾医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刚刚义正言辞的教训自己的人是谁啊。只得接过三娘手上的刀具自己动手了,看着三娘那没出息的样子,顾医正没好气的说道:“剖哪里。”

  “啊”。半晌才反应过来顾医正说的是什么,忙答道:“肚脐下两指的地方。”

  顾医正闻言。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尸首,闭眼默念了一会,再睁眼眼中是掩不住的精光,找准了位置只见此时的顾医正下手简单利落,一会功夫三娘就听人们惊呼一声,于是悄悄睁开了眼睛闻声看去,哪怕三娘现代看过许多恐怖片此时也忍不住的作呕着。只见在那人的腹部中明显能看出几条蚯蚓状的东西在蠕动着,更可怕的是此人腹中已经空空如也,显然都被这些东西吞噬掉了。

  看到如此可怕的场景,众人再也忍不住的呕吐着,直到腹中再也吐不出什么,不过还是下意识的远离着那具尸首,再也不愿靠近,甚至有些人想着这些时日她们研究的病竟然是这个,都有些浑身发毛的感觉,若是瘟疫的话她们还不怕。毕竟大不了一死而已,不过若是自己的肚子里有几条虫子要吃了自己光是想想就让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想到三娘刚刚只是把把脉就知道了这些。又想到自己等人待了这么多时日,恐怕那东西早已在自己腹中而不知,哪还顾得了其他,有那心思活的忙跑去让三娘给自己把脉了,就怕自己身上真的有了那些恶心的东西,剩下的人见状也纷纷跑了过来。

  三娘其实觉得她现在就算把胆汁都快吐出来了,自己还是恶心的不行,哪有心思替人看病啊,不过这么多人过来。三娘也不能拒绝不是,于是为来人一一把脉。却发现县衙里自己见的人出了两人以外有虫外,其他的都没事。但是顾医正等在这边照顾病人的却几乎个个都中了招。

  顾医正几个中招,此时的脸色很是难看,恶心的看着自己,只要想到自己肚中有着刚刚看到的东西,整个人都不好了,顿时觉得自己身上哪里都不得劲了,毕竟谁知道自己肚子中有了异物都不能装作没事人一样。

  对于现在这种情况,三娘不免思量一番,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按说这虫子也不会自己跑到人身体里去,如今却这么多人中招,不免让人费解,突然三娘一愣,若是这么多人中招最有可能的是水源出了问题。

  三娘此时既然想到了出现问题的原因,忙对着众人说道:“各位前辈,既然发现是此乃虫患我想可能是水源出了问题,所以我想请众位前辈找人查查到底是哪出水源出了问题,另外这些尸首还是焚烧吧,毕竟也不知道这虫子埋葬以后能不能灭绝,若是都跑了出来……”话未说完,三娘明显看见自己眼前的众人俱都打了个冷颤。

  此时众人也不纠结入土为安了,此次都不用三娘开口,忙都一溜烟的要求三娘将尸体烧掉,别说三娘提了,就算没提,此时她们也会全烧了,那个死尸肚子里的东西,实在是给了她们巨大的震撼。

  不过顾医正几人此时也顾不得这些了,忙到三娘身前说道:“三娘啊,你看我们身上这……”说完脸上不免有些发热,她们好歹也是行家出身,竟然向个小辈求救,脸上不免有些挂不住。

  三娘闻言,哪能不知道这些人为了什么,忙开口说道:“各位前辈不必客气,我此次就是为这而来,只不过我也是今天刚到,虽然偶然间知道了这病症的来源,但到底还是没有相处解决办法,不如咱们一起研究。”

  “好好好。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既然如此以后这里都以你马首是瞻。”顾医正直接表了态,将这主事权让给了三娘,她现在只希望将肚子里那些东西给弄出来,要不然她哪里还有别的心思。

  三娘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这件事,接下来,三娘让人取了清水,将那虫子冲洗干净放到了盆里,就要带回去。

  几人顿时全身发毛的看着三娘,这可是个狠人啊,这东西收起来干嘛啊,还不快丢了。

  三娘看着那些避之唯恐不及的人,只得开口解释道:“若想治其病也得知道根源啊,再说我若不收起来。到时候这些尸首都烧了,哪里还能找到症结所在总不能真的去剖活人的肚子吧。”

  三娘一番话说的众人面露尴尬,顾医正对着三娘一拜道:“我不及多以。”说罢就吩咐她人速速将尸首焚烧了。跟着的官兵亲眼所见了这一切哪里有不应的,忙去忙活了。至于其他有家人领走的尸身顾医正也表示回去将其领会一并焚毁。

  三娘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对着众人说道:“那我就先回去想办法了,这里就麻烦众位了,若是问明这些患病的人都是在哪出打的水,我想这有问题的水源也就知道了,还有麻烦众位若是能给我带回一壶有问题的水,那我真是感激不尽了。”

  此时众人对于三娘是真的拜服了,毕竟她们在这里也已经许久了,都没能找到问题的症结。反而离事实越来越远,而三娘不过第一日前来就已经找到了发病的原因,所以已经有隐隐有以三娘为首的架势,不愧是师出大家,果然是与众不同。

  几人闻言俱都点了点头,各自按三娘的吩咐去办,傍晚时分,就有人向三娘汇报,已经查清楚了生病的人俱都是喝了磬河的水出了事,三娘此时松了口气。磬河虽然名字是河,但是不过是汝城里的一个小池塘罢了,好在还能控制。至于拿回来的那些虫子,三娘也仔细的研究过了,她们的繁殖力很是惊人,因为三娘发现现在的水中隐隐已经有了微小的肉眼看不见的卵,但是三娘是什么人,自然发现了这不寻常处,于是三娘立马请顾医正出面,让汝城百姓不得引用磬河之水,并且就算不是磬河之水也得滚了两滚之后才得饮用。甚至就算洗漱也得将水彻底烧开,因怕百姓为了省柴薪而不照办。顿时让人发布公告将磬河水乃是瘟疫之源的消息发布了出去,但是并没有说瘟疫乃是腹中虫子作怪。毕竟若是这样,只怕要引起暴乱了,毕竟身有异物还是比瘟疫更让人难以接受。不过此时时间已晚三娘见也查不出什么只得先睡下了。

  第二日一早三娘就被迫不及待的顾医正等人带到了磬河边上,三娘见此不过是个几千米的池塘,忙蹲下仔细的观察着,发现水中确实存在许多病源,密密麻麻看的三娘都不免头皮发麻,不过三娘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虽然再一个池塘中,但是东面的水塘离岸十米的地方内,竟然一个病源都没有顿时一惊,忙走了过去,想要瞧个究竟,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若是真能解了这个谜题,说不定这场灾难也就能过去了。

  三娘走到池塘的东面蹲下,发现这里与其他地方唯一不同的是竟然生长着一片锯齿状的小草看起来小巧可爱,并且这些小草竟然发出一种清幽的香气,三娘暗暗诧异,她可是第一次见到有草发出这种香气啊,为了应证自己的猜测,三娘先采了两株,准备去试试是不是这种草的原因,驱散了那些病源,随之走了几步,就听一人惊诧的说道:“三娘你采这锯齿草做什么。”

  三娘见一人问话,忙抬起头来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见过,忙又询问道:“请问这位是。”

  那人哈哈一笑,爽朗的说道:“我是汝城张毅,昨日听说有人找到了发病的原因,我可是早闻三娘的大名,今日一见若然英雄出少年啊。”

  三娘尴尬的笑了笑,又开口道:“张大姐,你认识我手里拿的东西。”

  张毅也不客气,“当然认识啊,生活在汝城的人哪个不认识这锯齿草,这可是汝城特有的一味药,对于止血有奇效,若是谁的手不小心划上了,抹上它的汁液准保一会就好。怎么三娘对它感兴趣。”

  “我不止对它感兴趣,恐怕这场疫病我也要解决了,待我再试验一番应证心中所想,再与众位前辈细说。”三娘此时对自己更有信心,听王大姐所言显然这锯齿草是没有毒性的,既然如此只要证明这锯齿草是那虫子的克星,那这治病还不是手到擒来。

  说话间,三娘就将那锯齿草放在了池塘边,果然见那水中的虫子都不时的退去,且也有许多直接沉到了水底,三娘顿时大喜。这东西果然管用,现在只要回去再去研究一番,将这药试验一番。就可以了。

  忙告诉众人的发现,其他人闻言俱都欢呼不已。尤其是已经中招的顾医正等人,恨不得当下就将那锯齿草吞下肚去。还是三娘忙给拦了说是虽然有用,但是还要研究一番,若是那锯齿草服下,腹中之虫挣扎一番,就算那虫子打了下来,恐怕人也没了。

  顾医正等人闻言俱都打了个冷颤,想想那个后果。忙连连点头,并要跟三娘一同回去,顾医正更是表示,越做那试药之人,其他人也纷纷响应,三娘闻言终于松了口气。

  与去时的凝重情况不同,回去的马车上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喜意,到了县衙以后,几人都聚集在三娘的房间中,见三娘用筷子将那长虫分开。小心的将带回来的锯齿草放入水中,只见那锯齿草刚一入水便见那长虫先是向另一边退去,不过见退不出去。就猛烈的挣扎了起来,虽然最后确实是死了,但那么大的挣扎力度人哪能活的下来。

  就连顾医正此时脸色都不好看,不免想着当时若不是三娘阻拦自己恐怕自己已经吞了下去,此时也不免冷汗淋淋。

  不过三娘觉得困惑,毕竟当时她试验的时候明显没有这么激烈的反应,想到当时自己在池塘上所见都比较小,三娘又将虫卵弄出来试了一下,发现确实只要虫子不是太大。几乎就不会反抗就死了,不过到底是不放心她还是要研究一下到底是因为什么照成长虫剧烈的挣扎。于是对着顾医正等人说道:“各位前辈现在看来这东西确实是这次疫病的良药。不过刚刚的情形,各位前辈都看到了。为了以防万一我在研究一下再做决定吧。”

  其他人见状也俱都点点头,毕竟现在这一切都是三娘发现的,既然三娘想自己研究她们也没什么话可说,而且她们也是医者,自然知道规矩,于是都一一告辞退了出去,顾医正虽然着急,但是刚刚那虫子的反应,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还是算了吧,要是虫子真的在自己肚子里挣扎,她还怕保不住性命呢,虽然现在对于自己的身体她确实很膈应,但是能活的情况下谁又想死呢,

  三娘此时也很是着急,想到空间中的时间差,没办法之下她在房间布下了幻阵,直接让人以为她还在房间中,然后直接抱着长虫与锯齿草闪进了空间中,不停的研究着。

  过了一日,顾医正也出现了浑身无力,呕吐的症状,其他人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来敲三娘的房门,听下人们说,三娘关在里面一天了连饭都没用。

  只不过还没待众人敲门,门就从里面打开来,郭大夫首先走了进来,看着三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顿时大喜,忍不住问道:“三娘,莫非你已经找到解决办法了。”

  三娘此时也是高兴的点头道:“是了,郭奶奶各位前辈确实如此,三娘幸不辱命。”

  “好好好,太好了。”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对对对,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若是天机子前辈出现,望三娘为我等引见引见。”

  听到赞誉自己的,三娘很是高兴,不过见这话越说越远,都到了要见自己师父的份上,三娘赶忙开口道:“既然已经有了成效,咱们还是先给顾医正等服下看看效果,若果然有用,咱们也好开始实行吗。”哎,功劳她也不好独占,大家都分一份,也好多结交几份人情,至于自己要走的是科举之路,何苦恶了她人。

  其他人眼睛一亮,看三娘的眼神俱都亲近了许多,毕竟她们之中可不都是为了百姓而来,看重的乃是名,如今既然三娘已经示好,她们自然也承了这份情。

  三娘也不多言,直接说道,若想折合这锯齿草的药性,使其不让长虫暴躁而让其直接死亡,其实很简单只要在锯齿草中加入蟾蜍、洋金花、薄荷脑、细辛、川乌、草乌适量,揉成指甲盖大小的丸子,一丸下去保证药到病除,说着将药方交予了她们好让她们去配药,又将自己带了的药材也尽数交给众人,并且拿出自己昨日做的几十丸药丸,交予众人试验。拿到了想要的东西,这些人忙去置办药材,还是郭大夫心细。想将药丸,带与顾医正处。将三娘的话又说了一遍。

  顾医正点了点头,笑骂道:“这丫头有点意思。哎,我说老郭啊,药都制出来怎么还是这副表情。”说完顾医正就要将药丸服下。

  郭大夫忙拦了,担忧的说道:“还是找人试过再说。”

  只见顾医正哈哈一笑道:“好你个老郭,什么时候也变成这样了,我相信那个小家伙。再说我等大夫本就是为治病而生,能成为这第一个试药的人。乃是我的荣幸啊,你又何苦拦我。”说着就将药丸服了下去。

  郭大夫紧张的盯着顾医正,不时还摸摸顾医正的脉搏,顾医正只是好笑的摇摇头,突然顾医正脸色一变,郭大夫忙紧张的问道:“小顾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来我为你把脉。”

  顾医正臊的脸颊通红,拼命的捂着肚子,使劲的推攘着郭大夫。谁知着了急的郭大夫死死的拉着她就是不肯放手,半晌顾医正才恨恨的说道:“死老郭还不让开,我要出恭。”说罢。趁着郭大夫愣神的时候,推开了她,使劲的往恭房跑去,眨了眨眼,回过神来的郭大夫再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待到顾医正回来,看着好友的样子,再也忍不住狠狠的瞪了这个不靠谱的人几眼,才没好气的说道:“笑够了没有。”

  勉强忍住了笑意,郭大夫不客气的说道:“难得见到顾大人如此狼狈。怎么还不能让人笑两声。不过这药有用否。”说着就要为顾医正再把一次脉,毕竟是多年好友。到底是不想让她出事的。

  顾医正将手一缩,好笑的说道:“行了。这药有用的很,我刚刚已经试过脉象了,确实已经平稳了,你也不要在这陪我了,现在还是这满城百姓要紧,你自去吧。”说完就躺了下来,虽然病已经好了,但是也伤了根本,若是不好好调养,恐怕也不免要受些苦痛了,叹了口气,顾医正闭上了双眼。

  郭大夫见状也明白了过来,忙帮着众人去忙活起来。

  接下来的一个月,包括三娘在内的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购药的,采药的,做药丸子的,为人医治的。

  整整一个月的功夫,终于将这汝城的疫情稳定了下来,人们也渐渐恢复了生活,不过三娘几个也没闲着,将这汝城的大小水源,查了个遍,对于有问题的水源也一一洒了解药,杀死了水中的虫卵,待所有事都处理妥当,汝城恢复平静之后已是三个月后。

  此时的汝城已是另一番景象虽然汝城百姓还没从失去亲人的感伤中彻底恢复过来,但是店铺也已经开始营业了,而三娘她们离开汝城的时候几乎城中所有人都来相送,就是想来见一见这些救了他们性命的人。

  不时有些人送些自家的瓜果之类,三娘对于这些场景十分不善应付所以只得早早躲进了马车,这些事一律交给了顾医正等一批御医料理,当然了三娘即使不去看也猜到她们会说什么,不过是拼命宣传皇上仁德罢了,这些时日她都不知道听了多少,实在是无趣的尽。

  好不容易安抚下百姓,所有人都上了马车准备进京领赏,待到了原本军队驻守的地方,只见马车停了下来,只见原本驻守此处的秦将军竟然独自拦在了路中央,大声说道:“宋三娘何在。”其实原本她对于最后去治瘟疫的小姑娘是不屑的,但是想不到最后瘟疫竟然被这人治好了,顿时有些羞愧,不过她秦世风可是个敢作敢当的人,既然觉得当日做错了,自然要来认错,特意打探了一番,才有了今日拦路之举。

  三娘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下了马车,开口问道:“是谁喊我。”直到看见拦在中央的秦将军,忙上前几步说道:“不知道将军有什么事吗。”

  秦将军见到三娘,直接拱了拱手,说了句:“你这丫头不错。”说罢就翻身上马,一拉缰绳策马离去了。

  三娘眨了眨眼睛,不可思议的想到,这人到底是来干嘛的,想不通的三娘,索性直接上了马车。一行人继续赶路。

  刘家

  刘母收到了汝城的传信,兴匆匆的拿着这信来到了自己夫郎的房间,正好小忆也在。看着她们紧紧盯着自己的样子,刘母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汝城的瘟疫治好了。这下子你们可以不用担心了,三娘马上就要回来了。”看着三娘离开这段时日自己最重要的两个人整日焦虑,身体慢慢弱了下来,她如何能放心,只得日日派人打探汝城的情景,只是可惜,都没有消息传来,直到两个月前。才有消息传来说是汝城的瘟疫控制住了,如此自家夫郎和小忆才渐渐好了起来,自此后,自己日日让人将汝城的消息报来,如此过了两个月,今日终于听到了三娘要回来的消息,她如何能不高兴呢。

  刘忆听了母亲的话,忙将信件抢来一观顿时,喜极而泣,三娘一去三个多月。连个音信都没有,若不是母亲时时让人送来书信他都快疯了,如今终于盼到三娘要回来了。不行这几天他一定要好好休息好好吃饭一定让三娘看到个最漂亮的忆忆,想到这忙看着自身,越看越不满意,三娘看到肯定不喜欢了,哪里还能待得住,忙和母亲母父告辞,想要回去整理一番,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形容憔悴。

  刘母见此,难得有心情的打趣道:“怎么。小忆如今终于想起自己是个男子了,我看三娘这段时日不在。你的魂斗要飞了,就是不知道三娘回来知道你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该如何生气呢。”哎,想到小忆这些时日的样子,做母亲又怎么会不心疼呢。

  刘忆听母亲这么说真是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又害怕让三娘知道自己这几个月不顾身体生自己的气,只得拉着母亲的袖口,撒娇道:“母亲,别告诉三娘好不好,好不好吗母亲。”说完还摇了摇刘母的胳膊,男儿姿态真是一览无遗。

  刘母享受着刘忆撒娇的姿态,那心情别提多高兴了,出了小忆还是小团子的时候自己见过这副姿态,待小忆拜了天机子为师后,自家小忆就再也没有露出这副小儿姿态了,害的自己郁闷了好久。恨不得找天机子打一架,让他把自己可爱的宝贝儿子还回来,不过一来吗他是男子自己若是真这么做了可就丢人丢到家了,再一个原因就是她怕自己上去是去找虐,本来嘛,这完全是个大坑赢了挨骂,输了更是挨骂,既然这样像她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做这些事呢,不过想不到今日竟然又见到小忆可爱的样子,刘母都快陶醉了,还是儿子好啊。

  刘方氏看着自家妻主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想到小忆小时候妻主每日回来都要将其抱在怀中,刘方氏忍不住抹了抹眼泪,看着自己已经鼓起来的肚子,慈爱的摸了摸,感觉到肚子里的回应,真是个闹腾的小家伙,看着自家妻主越来越猥亵的表情,为了在小忆面前维护自家妻主的面子,刘方氏无奈的开口道:“妻主,别闹了,至于小忆赶快回去好好睡几觉,补补神,别让三娘担心。”说罢,揉了揉自己的褪,顺手拿出一个奶儿果啃了起来,最近自己的孕期反应可是越来越难熬了。

  刘母看着夫郎的样子,自觉的快走几步,坐到了刘方氏的身边,小心的将刘方氏的双腿放在自己的腿上,双手运转真气,小心的给刘方氏揉着腿。

  有着刘母的揉捏,刘方氏舒服的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感觉自己的腿都热热的,虽然有些昏昏欲睡之感,不过刘方氏还是啃着奶儿果,努力保持清醒的和自家妻主说着话,还时不时摸摸自己的腹部,直到收到肚子里小家伙的回应之后,才露出个笑脸。

  刘母看着眼热,也忙将自己的大手,放在自家夫郎的肚子上,猛然就觉得自己手下的肚皮鼓起了一个小包,刘母顿时就乐了,忍不住说道:“这小家伙还真皮实,以后一定是个练武奇才,她日一定青出于蓝,比我这个做母亲的强。”

  刘方氏看着自己的肚子,也附和的点了点头,在刘方氏的心里自己的孩子当然是最好的了。

  这边的其乐融融,至于宋家那里又是一番风景了,此时的宋家已经彻底供奉上了云华上仙,日日瓜果供奉就是希望她能保佑三娘平安,此时二娘高兴的跑了进来,对着宋母说道:“母亲,母亲,刚刚刘家派人来说汝城的瘟疫治好了,三娘三五日的功夫就要回来了。”

  宋母顿时一惊,颤抖的问道:“二娘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三娘真的要回来了。”

  二娘忙点点头,高兴的说道:“是的,母亲,刚刚刘家派人来说的,我听的一清二楚,特意来告诉母亲的,母亲这下你能放心了,三娘终于要回来了。”哎,自从一个月前她来了京城,听说三娘去治瘟疫了,恨不得把她抓起来打一顿,后来听母亲和大姐告诉自己三娘的师父竟然是神仙,只把她吓得够呛,又见了母亲和大姐表演了一番空中取物,对于母亲和大姐的话,自己才全都信了,不会以为是大姐和母亲是太过担心三娘而出现的幻想,不过自那以后她委实过了几日浑浑噩噩的日子,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不过对于母亲供奉云华上仙的做法,家里人都十分支持,毕竟自家能有今日与云华上仙的帮助是脱不开关系的,家里所有人对云华上仙都是十分恭敬,日日贡品不绝还时时更换,现在家里的生意都上了正轨,自家小花和大姐家的两个孩子都上了学,至于两个小的都留在了家里,由自家夫郎看护着,倒也自在,再加上这些时日金银也赚了不少,这些赚来的银子,大姐过几日就分一次,现在自己的家当可比原来多多了,悠悠整日都乐呵呵的,现在全家唯一的担忧就是三娘那个臭丫头,现在全家人只要有空就要在云华上仙的画像前不停的叨念着,就希望她能保佑三娘平平安安回来,也好一家团圆。如今终于有消息了,家里人怎么能不高兴。

  宋母终于反应过来,一溜烟的说道:“好好好,我的三娘要回来了,二娘去多置办点饭菜,再买几坛子好酒,今天加菜,让家眷们都来,今天好好热闹一下。”

  二娘忙应着,就和母亲告辞,准备按照母亲的话去多置办些酒菜,来到自己的屋子里,看着夫郎哄着小家伙睡觉的样子,二娘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银票递给了自家夫郎。

  小王氏见状笑的更灿烂了,高兴的说道:“大姐又分银子了,这么多。”说完忙收了起来。

  二娘好笑的看着自家夫郎看到银票笑眯了眼睛的样子,就感觉自己身上使不完的劲,所以只要每次一拿到银票她就迫不及待的将银票交给悠悠,就是想看自家夫郎满足的神情。

  小王氏回过神来惊讶的看着妻主,关心的问道:“不过妻主,此时你不是应该在作坊里干活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自从来了京城,自家妻主几乎一整天都待在作坊里,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

  二娘才想到三娘要回来的消息,自己还没告诉悠悠,忙解释道:“哦,是这样的,今天刘家送信来说是三娘不过三五日就要回来了,所以我刚刚是去告诉母亲去了,母亲说让我去镇上置办些酒菜,庆祝一下。”

  听到三娘要回来了,小王氏很高兴,毕竟自家能过上好日子和三娘离不开关系,他可不是那忘恩负义的,听说母亲要置办酒菜,忙开口问道:“妻主,你身上的银子够吗,要不然多带点。”

  二娘忙摇摇头,对着自家夫郎说道:“够了,够了,银子给了你,你就好好收着就好。”见自家夫郎也是这么紧张三娘,二娘别提多高兴了。又和自家夫郎说了几句话,二娘忙去置办东西了,毕竟再不去就怕赶不及做饭了,总不能让人饿肚子吧。(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