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55-156章 前往汝城

第155-156章 前往汝城

  宋陈氏此时也紧紧拉着三娘的手,近乎哀求的说道:“三娘听母父的话,咱们不去了,母父也不要什么诰命了,不要了,不要了,那些东西什么都没有母父的三娘重要,你这一去是要要了母父的命啊“说着宋陈氏浑身虚脱的跌跪到了地上。

  三娘看着眼前的情景,真是左右为难,她如今哪里又能不去呢,只得先上前想要将母父扶起来,谁知一向对三娘请求无有不应的宋陈氏此时却是打定了主意,无论三娘怎么劝说就是不肯起来,看着三娘干着急的模样,宋陈氏到底是心疼女儿,遂紧紧抓着三娘的衣服,说道:“三娘,你到底应不应我。”

  三娘嗫嚅了半晌,到底没有说出留下的话,见了眼前的情形宋陈氏哪里能不明白三娘这是打定了主意非去不可啊,宋陈氏顿时感到痛彻心扉,抓着三娘的手也无力的垂落下来,整个人顿时萎靡了起来。

  大娘见母亲母父都这样哀求了,三娘还是一副心思要去汝城,顿时大怒道:“三娘,你若是一定要这样的话,以后就不要认我这个姐姐,我没有你这么不懂事的妹妹。”三娘怎么还是这么个死脾气,那是什么地界,还在这里胡闹。

  三娘幽怨的看着大姐,你不劝说父母也就罢了,干嘛还火上浇油嘛,不过三娘无意间看到大姐手上的戒指,却是突然想到了一个说服父母的好理由,三娘脸上一喜忙起身对着大姐说道:“大姐,我去自有我去的道理,大姐难道忘了我师父是谁了吗。”

  大娘看着到这时候三娘竟然还敢笑,真是没心没肺顿时怒道:“我管你师父你哪个…………”说到后来大娘顿时没了声响,看看三娘再顺着三娘的眼神看看自己手上的戒指。方才想起了三娘话中所代表的意思,大娘顿时一个哆嗦,不会吧。

  看着大姐的样子。三娘就知道大姐明白过来了,顿时瞪了大姐一眼。忙开口说道:“大姐,既然想起来了,就先去将母父扶起来,咱们一家人找个屋子说话。”

  大娘此次到时没有多说话,忙上前将母父搀扶了起来,见此三娘终于松了一口气也扭头对着刘母说道:“麻烦母亲,将东西搬到外面的马车上我和家里说几句话。”说着三娘忙要去扶着宋母,哪知自己的手却被母亲甩开了。

  宋母此时也是一肚子的气苦无处说去。见自己说了这么多,三娘竟然还要去汝城,哪里有什么好脸色,当下甩开了三娘扶着自己的手,搭着大娘的手虚弱的走了出去。

  三娘见状叹了口气,只能看着大姐一人搀了两个人,看着父母都在气头上,三娘也只得默默的跟在了后面。

  直到几人不见了踪影,刘方氏和刘忆才松了口气,只希望宋家能把三娘拦下来。省的她们日日担惊受怕的,也没个安生。这也是她们最后的办法了。

  刘母看着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此时的模样,想想这些时日自己夫郎的也不能寐。显然自己的孩子也是这样,才几天呢,自家小忆就已经如此憔悴了,所以对于自己夫郎暗暗给亲家报信的事到底没说什么,况且三娘要去治瘟疫这事已经上报皇家岂是你一句不去就能善了的,不过这事到底不能瞒着亲家,所以自家夫郎暗自派人送信的时候,她也没有拦着,要不然亲家事发以后才知道。她到无颜面对亲家了,如今这样甚好。只希望三娘能说服宋家人吧。

  三娘房中,三娘将自家母亲和母父扶着坐好才对大娘使了个颜色想让大姐帮着说几句话。却发现自家大姐竟然无视了,只当没看见,三娘只得提醒道:“大姐你就没什么要和母亲母父说的。”说完更是使劲的使眼色,谁知大娘却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半点为她说话的架势都没有。

  三娘只得自己开口说道:“母亲,母父你们先听我说完再生气还不成么,其实我这次去是师父让我去的,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再说……”还没待三娘说完,宋母就气得将桌子上的茶杯扔向了三娘,气愤的说道:“我不要什么浮屠,我只要我的女儿好好的。”说罢,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掉了下来,宋母拿着衣袖使劲的擦着自己眼睛,三娘本来准备的一肚子话顿时卡在了嘴边,再也说不出口了。

  只得幽怨的看着大姐,都这种时候了,怎么还不帮忙啊,也不看看母亲和母父都伤心成什么样子了。

  大娘原本听三娘提起她的师父,对三娘去汝城治瘟疫这事也就不怎么反对了,什么你问为什么,废话也不看看三娘的师父是哪个,你见过神仙有什么事办不到的吗,不过对于三娘这种瞒着她们自己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的事,大娘还是不能释怀所以才有了刚刚任由母亲教训三娘的举动,不过如今看着母亲被气成这个样子,大娘不免暗暗后悔只得开口说道:“母亲,你别生气,三娘这样做肯定有她的道理,不如听她说完。”大娘一边说一边给宋母顺着气,就怕把母亲一不小心气出个好歹来。

  宋母听了大娘的话,缓了缓气,才开口说道:“看在你大姐的份上,说吧到底有什么理由你就非要去那汝城不可。”

  三娘见母亲终于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了,当下也不废话,直接双手伸出,顿时手中就出现了一枚玉佩,看着母亲和母父惊讶的神情,三娘忙将玉佩和母亲滴血认主后,才开口说道:“母亲,我要直接说的话估计你现都不会相信,毕竟这事确实有些奇特,所以我先给你表演一番,你现在只要想着要进玉佩里看看,就能看见玉佩里面的情况,等你瞧见了,我再和你细说。”

  三娘说着又取出两枚玉佩,给母父和大姐分别认了主,只是接下来的时间内。房间里安静的诡异。

  好长一段时间后,宋母才回过神来,捏着玉佩的手都哆嗦的厉害。终于忍不住的问道:“三娘,这是什么啊。我怎么感觉这玉佩里竟然有很多土地呢。”宋母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今天过的还真是惊心动魄,先是知道三娘要去汝城治瘟疫,只把她吓得心惊胆战,好不容易见了三娘,说什么都不听非去不可,和三娘来到了她的房间三娘手中竟然凭空出现了玉佩,而且不知道三娘怎么做的。自己竟然发现玉佩里有好多地,宋母觉得自己的脑子都不够用了。

  宋陈氏也是整个人都呆住了,连哭都忘了,这是什么啊,往日只在神话故事里出现的东西,今日竟然出现在自己手里,不得不说宋陈氏整个人都惊呆了。

  而大娘因为已经有先前空间戒指的事情,所以今日也不过晃了晃神就恢复了正常,不过这事情,大娘还是觉得由三娘自己解释的好。也就闭口不言了。

  见母亲终于肯和自己搭话了,三娘忙将上次自己和自己大姐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最后还怕母亲不信。又加了一句道:“大姐也是知道的。”

  宋母顿时将视线移到了大娘处,见大娘对自己点了点头,宋母直接站了起来,对着大娘和三娘就是一阵拍打,直打的两人连连讨饶,此时的宋母哪还有刚刚虚弱的模样,直到觉得解气了才又坐回椅子上,不客气的说道:“你们两个给我跪下。”真是越大越不靠谱这么大的事都敢瞒着自己。

  大娘三娘见状忙乖乖的跪了下来,宋母直接一人脑袋上又拍了一下。才开口说道:“这么大的事你们竟然瞒着我,三娘也就算了反正不靠谱的事也没少干。怎么大娘你也如此糊涂,不过这和三娘你去汝城有什么关系。”

  正题来了。三娘忙打起精神故作幽怨的说道:“母亲,此次去汝城虽然我自己也有这个念想,但最主要的是我的神仙师父,不忍苍生受难,但她又因为天规不能随意插手人间之事,这不有句话说的好吗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吗,就只好派我去了,不过母亲你们放心,师父早就与我服下了仙丹,瘟疫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我身上的,所以你们完全不用担心。”说着三娘不得不擦了擦头上的虚汗,这理由编的应该还可以吧,没有穿帮吧,有神仙师父本身就是见奇事,那么神仙师父让自己去治病也就说的通了。看着母亲若有所思的神情,三娘忙低下了头免得露出马脚。

  宋母此时真的是左右为难了,三娘的师父是神仙,神仙的话当然要听,虽然三娘也说她的神仙师父不会让她有事的让自己不要担心,但是她怎么可能不担心,那是自己宠了十五年的小女儿啊。不过这神仙的话也不能不听,若是自己拦着三娘不让去会不会让神仙不喜最后反而怪罪在三娘的身上,虽然那神仙是三娘的师父,半晌宋母也没有个结论只得叹息一声,却再也说不出不让三娘不去的话。

  宋陈氏也只是看着手里的玉佩的叹了口气,再没说什么,想来他和宋母的想的都是一样的。

  三娘见父母默认了自己的决定,忙又开口宽慰道:“母亲,母父,大姐,你们就放心吧,对这事我很有把握,不过三五个月肯定就回来了,没什么好担心的。”说完赶紧给大姐使了个眼色,示意大姐帮自己说说话。

  大娘此次倒是顺了三娘的心意,也上前劝着自己母亲和母父,只见她开口道:“母亲,母父既然三娘的师父是神仙,又保证过会护着三娘,还专门给三娘服了丹药,你们就不要担心了,这件事你们就答应吧,只当三娘去外面住了几个月。”

  宋母宋陈氏听了这话也都沉默不语了,知道这事也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半晌两人才点点头,三娘见状,忙高兴的上前道:“母亲,母父别担心,我不过几个月就回来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外面都已经置办妥当了,那我就走了,还有母亲母父,我给你们的东西可千万别再人前露出来啊,本来还计划等二姐来了再一块给的。”

  谁知这话,直接惹得宋母又狠狠的敲了三娘两下。没好气的说道:“我还用你教,再说了你去的什么地界,那是你一句不要担心我们就能没事的吗。”宋母说完到底没有再训斥三娘只是将三娘给的玉佩小心的贴身收好。又给自家夫郎放好,知道这事已经定下了。又知道三娘有个神仙师父此去不会有什么危险,就又开口说道:“好了,好了,要去就赶快去,别在这碍我们的烟,去了那好好照顾自己,别担心我们,有你大姐呢。”说到后来。宋母到底忍不住关心的嘱咐了三娘几句。

  三娘听到这话,知道这关算是过了忙对着宋母高兴的说道:“母亲,你答应了。”

  宋母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不答应行吗,要去就去吧,好好照顾自己就好。”

  三娘忙连连点头,算是应下了母亲的要求,又对着大姐嘱咐的说道:“大姐,那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母亲和母父就交给你了。”

  大娘听到这话倒是被直接逗乐了。不客气的说道:“臭丫头,好像平时母亲母父是你照顾的似得,行了我早说过了家里的事有我呢。你去了那里以后千万不要担心家里,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三娘也点头应下见事情解决了忙带着母亲和母父来到了刚刚的房间和刘母等人辞行,刘方氏见到底没有留下三娘心中忍不住的难过,要不是天机子前段时日说是他的医术有了突破四处云游去了,他好歹能拜托他与三娘一块去,也好有个照应,如今却是不成了。

  见就要分别了,所有人将三娘送到了门外,看着门外来了一队官兵。还有几辆马车装着刘母为三娘置办的药材等物,三娘和众人一一拜别后。直接上了一辆马车,回头拼命向着母亲等人挥挥手。直到再也看不见家人的身影。三娘方坐进了马车里,此时三娘的心理酸酸的也忍不住红了眼眶,没有分别的是火还不觉得,此时还没有离开这里,三娘就觉得自己想家了,三娘忙使劲的擦了擦眼泪,暗暗发誓此次一定要治好这瘟疫,也好早日回家。

  宋母等人见三娘的马车不见了踪影,才忍不住落下泪来,大娘忙拍拍母亲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刘忆见此也再忍不住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刘方氏叹了口气,将小忆搂进怀中,小心的拍抚着,刘母此时也无奈了,只得让众人都回了家。

  坐在房中,刘母只得先问宋母要不要在刘府待着一块等三娘回来。

  宋母抹了抹眼角,抬头说道:“多谢亲家,不过庄子那边也是一大堆的事,几个孙女也计划上学了,那边离不开我,既然三娘已经走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说罢就要起身离开。

  刘母忙给拦了,忙开口说道:“亲家好歹留下来吃顿饭啊。”

  宋母没有开口摆了摆手,也不开口拉着自己的夫郎就离开了。大娘忙对着刘母抱歉了两句,就忙跟着母亲和母父离开了。

  刘母看着已经离开的宋母等人,叹了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经过几天的兼程,三娘一行人终于到了汝城的地界,只见这里防守严密,真是五步一岗、三步一哨,离汝城城门几百米远的地方每隔一段距离都放着荆条做的栅栏,而且看到周围都被官兵围了起来,光自己这一边就建了八个瞭望台,每个瞭望台上都有三个人手中拿着弓箭,且防卫的这些官兵也都拿着弓箭三娘不免暗暗咋舌,这防守也太严密了吧,明显是怕有人跑出来,以现在这个阵势来看,跑出来的人恐怕都被凶多吉少了吧,怪不得此时汝城的城门紧闭,并且还冷清的很。

  只见她身边一人走上前去与前面的官兵说了几句话,又将王太傅的手信与她们看了,那人只是看了三娘她们一眼,说了一句:“等着,我去通报将军。”

  三娘她们等了一会,就见一个身穿铠甲的人走了过来,三娘身边的一个官兵显然是认识的忙上前说道:“秦将军,这位是宋大夫,是王太傅找来这里治瘟疫的,圣上都同意了,秦将军是不是可以放行了。”

  秦将军轻蔑的看了三娘一眼,对于这样的人很是不屑,放行她当然放又一个摆明了要去送死的人她为什么不放心,小小年纪不学好为了些银子连命都不要了,看这样子还不知道成年没有,王太傅是怎么回事,这种人都放进来,不过她着三娘也没说什么,直接就让人放行,此时的秦将军连话都懒的说了,对于她来说一个再见不到人完全没有说话的必要。

  看着秦将军理都没理自己就转身离去,三娘无语的摸了摸鼻子,见官兵让开了一条路,三娘一行人忙走了进去,待到了城门口,护送三娘来的人却停下了脚步,开口说道:“宋大夫,不好意思,王太傅吩咐了让我们送你到城门口,我已经飞鸽传书与这城里的县令,她一会肯定会派人来接你进去,至于这马车上的东西,等我们离开以后,会有人来帮你拉进去的。”说完不待三娘回神,所有人便撤了出去。

  三娘直接傻了眼,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没过多久,就见眼前的城门打了开来,几个穿着衙役服装的人走了过来,将马车架了起来,三娘叹了口气,直接进了马车,对这些人来说来这里就相当于送死,她确实没有理由留下她们。

  三娘觉得没过多长时间,就有人请自己下车,原来已经到了汝城县衙,三娘下了马车就有人帮自己搬着几辆马车中的东西,三娘见状直接走进了屋子,只见此时的县衙已经完全换了个样子,里面都是大夫,长长的桌子上,围满了人每个人手中都在摆弄着药罐子,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苦涩的草药味。

  见三娘进来,大家也都各自忙碌着,问了几人也没有人回应三娘一句话,三娘顿时无语了,不过三娘也知道煎药的时候最忌分神,只得安静的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仔细的闻着屋中弥漫的药草,恩有苍术,雄黄,牛黄,……,越分辨三娘的眉头皱的越紧,这其中明显有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子,不过三娘连病人都没见到也没发表意见正待再细研究的时候,就见到一个三四十岁的女子走了过来,不过三娘明显能感觉到这人看自己的眼神很是不善,来了也只是淡淡的说了几句话,就想要离开。

  三娘如何能让,她是来治病的没有人给自己介绍情况怎么行,只得开口询问道:“那个大姐,我来这里是治瘟疫的,你是不是找人带我去看看。”

  那人盯了三娘半晌,才萎靡的开口说道:“小娃娃,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不过你既然你来了,就待在县衙里吧,最起码这里面的情形还不是很坏,别到处乱走。”说罢,无奈的叹了口气。

  三娘见状忙说道:“大姐,我是来治病的,真的,我师父是天机子。”看来还真是没有人相信自己,三娘只得将天机子的名字报了出来,果然天机子的名字还是管用的。

  只见三娘话音刚落,刚刚那些忙碌的人们俱都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三娘,突然一个头发花白的女子走上前激动的说道:“小娃娃,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是天机子的徒弟。”

  三娘点了点头,才开口说道:“是真的,我真的是来治病的,你们不要因为我年纪小就小看我。”报出天机子师父的名字三娘也有自己的考量,毕竟自己年纪小,若没有个好师父恐怕没有人会相信自己,再说自古名师出高徒,有了这个关系自己的观点才有可能被采纳。(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