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53-154章
  三娘顿时目瞪口呆,这也太那什么了,自己还没想好去不去呢,这就为自己决定好了,这特权阶级还真好,说不让自己考就能把自己的名字划掉,说让自己进阶,就能把笔试都去掉,直接面试就好,这下好了她不应下都不行了,这次来还真不知道是对是错,是福是祸了。

  刘母忙要开口,却被王太傅直接打断了,先开口道:“忠信丫头不必多言,事关国家大事,你也不必再说,你应该知道我是不会答应的。”这种时候别说是三娘有办法她要送去就算是自己的女儿有办法,她也会二话不说的让人绑着去。

  刘母本来还想开口现在也只得闭口不言,刘母倒不是担心三娘的安危,不让三娘去,只不过是想说两句罢了,不过既然太傅不想听,那她就不说了。反正她对于三娘能治好瘟疫这件事是一点都不怀疑。废话,三娘是什么人,那可是仙人的亲传弟子,各种宝物丹药数之不尽,到现在她都没有摸清,瘟疫这点小事怎么可能解决不了,现在想想三娘在自己家的时间,每每拿出东西都让自己大吃一惊,对三娘去救治瘟疫这事自然乐见其成,更何况这也是件能提高声名的好事,若三娘真的治好这瘟疫,那三娘的名声立马就会传遍大梁,到时候金榜题名,那才是真正的喜上加喜,到时候再将忆忆许配给她,那自家小忆所面对的就会是一片羡慕之声,想到以后的胜景,刘母不得自己得意起来,这样看来去当真是一举多得,想到这刘母将三娘叫道近前说道:“三娘,此去一路小心。需要的东西,我会为你布置妥当,就当我为这梁国尽自己的一分心力吧。”说完不免更加得意。自家儿子的眼光就是好。

  三娘闻言,点了点头。既然刘母都答应了,她也没什么犹豫了,三娘和刘母一样虽然觉得一个瘟疫这么多大夫,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一点子办法这事有点蹊跷,不过她也对自己能治好瘟疫这件事很有信心。

  只有王太傅翻了翻白眼,看着眼前这两个志得意满仿佛已然将瘟疫治好的人不发表任何看法,对于刘母那句是给梁国尽一份心里的话,更是嗤之以鼻。不过是给自己未来的媳妇造势罢了说的好像有多为国为民似地。王太傅懒的理这两个人,忙将关于瘟疫的一切嘱咐妥当,又说一会就进宫为三娘求的旨意,顺便将今日她答应的事,禀告帝王,就让人送客了。

  三娘刘母两人回到刘家,就都为瘟疫的事忙碌起来,刘母先是一溜烟的命令发下去,把需要置办的东西譬如粮食等先让下人先置办出来,这瘟疫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吃食出了问题。她当然要给三娘准备新的,反正三娘有空间多少东西都能带的下,自然是多多益善。

  三娘也将治疗瘟疫的药材列了份单子。交给刘母让其帮忙置办,这些东西三娘虽然是不缺,但是空间的事是秘密,她去汝城可是要治病的药材总不能凭空出现吧,当然要遮掩一下了。

  刘母也明白三娘的顾虑,对三娘的要求无有不应的,都吩咐人下去置办了。

  刘方氏与刘忆两人在屋子里高兴着聊着天,此时的刘方氏肚子也微微凸了出来,刘忆看着新奇,小心的用手摸了摸。高兴的说道:“母父妹妹什么时候能动啊。”

  是的,妹妹。天机子与三娘已经确定了刘方氏肚子里的是个女儿,刘方氏自从知道之后。一日比一日的精神焕发,浑身上下都透着圣洁的光芒,再加上手中灵果众多,刘方氏时不时的就啃一个,增加孩子的营养。

  而且这段时日刘方氏更是连房门都不曾卖出过,一门心思的养胎安胎,刘方氏也不傻知道现在不知道多少人盼着她的肚子没了呢,这不是听说今天自家妻主带着三娘出门了,他就将小忆喊了过来,将嫁妆单子,给小忆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添减的,顺便也教教小忆理事的诀窍,好在自家小忆是个通透的,一点就透,看着小忆孩子气的摸着自己肚子的时候,刘方氏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小忆的头顶,开口说道:“小忆还真是喜欢孩子啊,既然这样,和三娘成亲之后抓紧时间生一个,有了孩子,三娘的心就更是耗在你身上了。”

  小忆扭捏的说道:“母父,你说什么呢。”刘忆听了母父的话忍不住羞红了双脸。

  刘方氏看着好笑,仿佛回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摇了摇头,此时有人来报,说是自己妻主和三娘回来了。

  刘方氏眼睛一亮,忙吩咐道:“去请她们来,备下饭菜,她们忙了一天肯定饿了。”说着拉着小忆的手,想跟着来到饭厅。

  刘忆赶紧扶着自己的母父,虽然现在母父的肚子还没有大起来,但是刘忆还是十分担心的,不一会两人到了饭厅,但是还是没见刘母两人的到来,刘方氏心中十分疑惑,毕竟这段时日每次只要他说了话,自家妻主和三娘总是最早到的,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刘方氏忍不住开口问道:“家主和三娘呢,怎么还不来。”

  说着眼睛不时的扫视着下面的人,见他们只是低着头,却不敢开口的模样,刘方氏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吗。身形不免有些晃荡,刘忆见状忙扶住了自己的母父,忍不住开口问道:“母亲和三娘到底怎么了,不是说回来了吗,为什么不来,说话啊。”此时刘忆的心中也是惴惴不安,难道母亲和三娘是出了什么事吗。

  此时在房中伺候的几个人心中都不免暗暗叫苦,他们只不过是负责饭厅这一方面的事罢了,主子的事他们怎么敢胡说,更何况听其他的人说家主这次可能去治瘟疫,那是好玩的,而且主夫现在怀着身孕,若是出了差错他们的几条贱命都不够赔的。所以几人哪敢答话,忙低着头跪了下来,不停地说着“主夫饶命。主夫饶命。”只把刘方氏气了个倒仰,谁要他们的命了她只是想要知道自己妻主怎么了而已。

  见这几个人这个样子。刘方氏就知道肯定出了大事要不然他们不会是这种情况,忙对刘忆说道:“小忆,走咱们看看去。”

  刘忆此时也是心急如焚,哪有不答应的,忙点点头,搀扶着刘方氏就往外走去,走了两步,刘方氏突然回头说道:“家主在哪里。这你们总可以说了吧。”

  只见一人抬起头来,小心的答道:“家主和三娘小姐在自己房中。”刘方氏闻言冷哼一声,将手搭在小忆胳膊上,两人急匆匆的往外走去。

  待进了刘母的房门,见这两人活蹦乱跳的不像有什么事的样子,只是将房间弄的乱糟糟的,忍不住问道:“妻主,你们这是做什么。”

  刘母见是自己夫郎,忙放下手中的活计,将夫郎从儿子手里接过来。亲自扶着做到一边,确定不会被碰到才开口说道:“你们怎么过来了,我不是让人和你们说不用膳了吗。”怎么自家夫郎却亲自过来了。

  刘方氏没好气的看了自家妻主一眼。忍不住的说道:“你还敢说,你和三娘到底在忙些什么,弄得那些人连和我说不敢,我哪能放的下心,当然要来看看。”

  刘母的身形一滞,想到两人准备做的事,再看看夫郎那微微凸起的腹部,呵呵傻笑两声,三娘要去治瘟疫这件事却怎样也说不出口了。别把自家夫郎给吓着。肚子里可是还有一个呢,只得闪避着自家夫郎的视线。

  刘方氏见妻主这里问不出什么。忙看着三娘,见三娘竟然也低下了头就知道这事不简单。立马怒喝道:“妻主,你还不说,若真是大事,你以为你瞒的住。”

  见自家夫郎真的急了,刘母哪里敢瞒忙开口说道:“小紫你别担心啊,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汝城发生了瘟疫,今日我带三娘见了王太傅,不知道怎么的王太傅就将这件事交给了三娘了,还说若是不答应就让三娘不能考科举,不过要是治好了,可以让三娘直接参加殿试,所以我现在在给三娘准备去汝城的东西呢。”王太傅对不起了,只能用你做挡箭牌了,要不然倒霉的就是我了。

  谁知道,刘母刚说完,就见刘方氏惊怒的说了句“什么”,就昏了过去。

  刘母忙上前抱着,只吓的六魂无主,三娘见了,忙跑了过来,搭上了刘方氏的手腕,发现只是急怒攻心一时缓不过气来晕过去了,忙取出一粒培元丹给刘方氏喂了进去,又让刘母将其放到床上,不过刘方氏还是没有醒来,见刘母还是很担心的样子,三娘忍不住开口说道:“母亲,母父没什么事,我已经给他服了培元丹,躺一下就好了,不过还是不要叫醒母父好了,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好了。”话未说完,三娘就见刘母狠狠的瞪着自己,弄得三娘一头雾水,她又哪里得罪刘母了。

  刘母见自家夫郎没事了,也微微松了口气,不过还是忍不住瞪了三娘一眼,要不是因为你,自家夫郎怎么会晕倒了,他肚子里还有孩子呢。不过想到夫郎此时不能受刺激,只得拉着三娘走到了客厅里,不过她们显然忘了听了这话的还有一个人,而此时那个人还没回过神,他完全被这个消息惊呆了,瘟疫那是什么,那是随时随地会要人命的啊,他的三娘,他的三娘怎么会去那种地方,不行,他一定得拦着,死都不能让三娘去。

  想到这里刘忆方回过神来,见母亲和三娘站在一起,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扑到三娘怀中,痛苦的说道:“三娘,你不要去,不要去,我不要你去。”说着就放声大哭了起来,刘忆所有的恐惧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此时的他看起来那么柔弱。

  三娘见状心疼的不得了,不过想到刘方氏刚刚才被吓着,忙胡乱几下将忆忆脸上的泪擦着,抱着刘忆轻声的说道:“嘘嘘嘘,忆忆快别哭了,母父刚刚被吓着晕过去了,你这么哭小心把他吵醒了。母父如今可是还怀着孩子呢。”

  刘忆闻言,使劲的咬着下唇就怕自己哭出声来,三娘只得和刘母打了个招呼拉着忆忆来了自己的房间。小心的将忆忆搂在了怀中,叹了口气说道:“忆忆你在怕什么啊。难道忘了我有个神仙师父吗,只不过是瘟疫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算治不好,那瘟疫也到不了我身上不是,你忘了我给你的丹药了。”

  随着三娘的安抚,刘忆渐渐的稳定下来,只是还是紧紧搂着三娘小声的抽泣着。说什么都不肯放手,三娘叹了口气,只得小心的哄着,半晌才听见从自己怀中传出来的沙哑的声音,“三娘,那你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三娘连半丝犹豫都没有的说道:“不行”。这话刚出口,三娘就看见一只抽泣的兔子红肿着眼睛看着自己,眼中满是为什么,三娘心中不免暗暗好笑,伸出手摸了摸忆忆的头顶。才解释的说道:“傻瓜,虽然我不惧瘟疫,但是你却不一定能不会染上。那样的话你随我去了,我哪有心思去治病,每日光是担心你就不知道花费多少心神了,所以忆忆乖乖在这里等着我,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到时候咱们日日夜夜都不分开。”

  刘忆哪里肯应,使劲的摇着脑袋,手紧紧的抓着三娘胸前的衣服,牙齿都已经把嘴唇咬破了。丝丝血丝蔓延了出来,眼中满是祈求。三娘说的话他不是不懂也知道自己去了三娘会分心,但是让自己什么都不做的待在这里。他就连想想都觉得喘不过气来了,更何况他的医术也不赖,更何况这段时日他觉得自己的医术又进步了,完全可以帮上三娘的忙啊。

  看着这样的忆忆三娘的心都疼死了,可是她真的不能拿忆忆去冒险,对于这次瘟疫她有很多疑惑,那么多的人去了竟然没有一个人的治疗有效果,三娘就知道这次的瘟疫绝不简单,所以无论怎样她都不会让忆忆参合进去的。只得耐心的哄道:“不用担心,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尽快回来,怎么样。”.

  见怎么说都没有用,刘忆只得无奈的点点头,但是却说什么都不肯离开三娘的身边,三娘无奈只得将忆忆抱到床上,自己坐在床边握着忆忆的手说道:“别怕,我就在这里,乖你很累了,好好睡一觉,醒了就什么都好了。”

  刘忆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明明他不想睡的,可是她的眼皮还是慢慢的合了起来,只记得三娘不停的对自己说自己累了,然后自己就忍不住的闭上了眼睛。

  三娘见忆忆终于睡了过去,终于松了口气,忆忆已经哭了几个小时了,若是再哭下去恐怕要把眼睛哭坏了,她才只得暗示他睡过去,看着此时即使睡着都不安稳的人儿,三娘起身在刘忆的额头印下一吻,小心的拂去忆忆脸上沾染的发丝,眼中满是宠溺的笑意,不过想到还有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只得起身离开,不过在临走之前,三娘点燃了甜梦香,希望忆忆能够有个好梦。

  刘母见三娘竟然又过来了,却没看见自家小忆忍不住的问道:“小忆呢。”

  三娘叹了口气,才开口说道:“哦,我刚刚把他哄睡了。”

  刘母也没多说什么,半天才开口问道:“现在这种情况,三娘你还要去吗,或者说三娘说实话你对这次瘟疫有把握吗。”此时刘母都有点后悔答应的那么早了,见到自家夫郎和小忆的样子,她都不知道这么做是对是错了。

  三娘坚定的看着刘母说道:“母亲,不必担心,我会有办法的。不过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忆忆就麻烦母亲照顾了。”只希望自己离开的这段时日忆忆能好好的吧。

  刘母横睨了三娘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小忆才是我的亲生儿子。”

  三娘哈了口气,好笑的说道:“哦,我都快忘了呢,对了母亲我离开的这段时日,若是忆忆不好好睡觉的话,就将这甜梦香给点上,起码忆忆能睡个好觉。”说完就拿出一把甜梦香叫给了刘母。

  刘母此时是真的有点后悔了,忍不住开口说道:“三娘要不然你就不要去了吧,这世上奇人异事这么多,就算没有你总有一日这瘟疫也会被治好的,就算不能科举也没什么,我也愿意把小忆嫁给你。”想到刚刚自己儿子难受的样子,刘母真的心软了。

  三娘微微一笑道:“母亲不用说了,我了解为什么想让我有了功名,为了忆忆这件事我是不会放弃的,母亲若是真的疼我,就将我列出的单子准备齐全就好,母亲放心最多三个月我定将回来。”

  刘母忍不住将三娘搂在怀中,轻声说道:“三娘自己要当心,不止是小忆在等你,我也在这里等你回来。”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刘母是真的喜欢上了三娘这个孩子,虽然知道此去三娘肯定不会有事,但到底也免不了的担心。

  就这样两日过去,东西都置办的差不多了,其间刘方氏和刘忆不知道劝了多少次,但都没有让三娘打消主意,直到今日东西准备妥当,三娘也准备启程了,刘母等人都陪在三娘身边,刘方氏还是不死心的拉着三娘,想要阻止她去汝城,可是三娘是什么性子,既然下定了决心怎么可能反悔,正在几人争论不休的时候,有人来报说是宋家人来了,三娘虽然奇怪,但是母亲们来了还是很高兴,刘方氏忙让人迎进来。

  见到母亲,三娘忙上前笑着喊道:“母亲,你怎么来了……”话还未说完,只听啪的一声,三娘捂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怎么都没有想到母亲会打她,自从她来到这里以后,母亲对自己疼爱有加,今天怎么会打自己的呢,抬头却只看到母亲眼里的沉痛,三娘不知道为什么就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宋陈氏看见三娘被打愣了,也上前一巴掌打了上去,哽咽的怒斥道:“你给我跪下。”

  刘母见闹成这个样子,忙让下人都退了下去。

  只见此时的宋母整个人颤抖的指着三娘,哆嗦的说不出话来,显然气的不清,三娘见状哪还有时间想自己挨巴掌的事,忙爬行几步跪在了母亲身前,拉着母亲的衣摆,委屈的说道:“母亲,三娘做错了什么事,你只管打骂就是了,别气着了自己。”

  宋母好不容易缓了口气,看着三娘骂道:“孽障,你现在本事了做事都不跟我商量,我就算要打骂能找谁去。若不是亲家派人告知我们,我还不知道你胆子就这么大,那汝城是什么地方,你也敢去,竟然还敢瞒着我们,早知道如此,我何苦把你养这么大,让你如今来挖我的心。”说罢,宋母胸口急速的起伏着,明显是喘不过气的的征兆,三娘忙站了起来,在宋母身上的穴道上不时的揉捏着,又往宋母的身体里输送了一丝真气,宋母方缓了过来。只是此时宋母紧紧的拉住了三娘,艰难的开口道:“三娘,听母亲的话,那是什么好地方啊,你去了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你以为你学了几天医术,就真的很厉害了吗,你还小没有经历过不知道瘟疫的可怕,母亲看过,母亲小时候在咱们旁边的城镇爆发了一场鼠疫,那一场瘟疫你知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啊,整个城镇的人几乎都死绝了啊,你个傻瓜,不就是不能考科举吗,咱们不考了,别说是不能考科举,就算要咱们现在回到原来吃不饱饭的日子,我也不想我的三娘没有命啊,你个傻瓜,执拗也要分地方。”宋母越说越是悲从中来,忍不住的呜呜呜哭了起来,再也说不下去了。(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