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49-150章
  其他人也若有所思,眨眼间,只见其他人也都个个和磊子一样,不一会就都吃完了饭,将碗筷规制到一处留下一人收拾后,其他的人俱都出去了。

  三娘疑惑的说道:“大姐这是。”怎么人都走了,而且看这样子也不是第一天如此了。

  大娘笑笑说道:“哦,没什么她们去干活了,你也别愣着了,赶快吃,吃完了也跟来帮忙。”

  三娘“哦”了一声,见大姐往外走,也赶紧扒拉了几口饭,忙问道:“大姐你要出去啊。”看了看天色确实还早啊,这么冷的天,活不是有人干了吗,干吗还去这么早。

  看着三娘的神情,大娘哪能不知道三娘怎么想的,忙开口解释道:“嗯,虽然现在活都有人干了,但是我也要去看着点啊,吃完了没有吃完了和我一块去。”

  “哦,就来”三娘忙应着,说着三娘放下碗筷,跟着大姐的身后也想去瞧瞧都干些什么活,姐妹俩想跟着出去了。

  大娘领着三娘慢慢的走着,一路行来,三娘只见两旁也许是冬天的缘故,虽有些树木但是却也没有丝毫绿意,看着就有几分萧条之感,待三娘回过神来见大姐已经离自己几步之远,忙小跑了几步来到了大姐身边,忍不住的问道:“大姐,咱们去哪啊。”

  大娘微微一笑道,“当然是去看咱们的作坊了,来京城可不就是为了这个啊,这些时日紧赶慢赶的作坊里总算有些样子了。我还想着早日弄好,闲下手来也好早日送几个娃子上学。”说到这个大娘就满是干劲,想到这些时日眼看着作坊在自己手上一点点的置办起来,那种成就感就别提了。

  三娘也能感觉到姐姐的高兴,见大姐什么都安排好了也不多话。跟着大姐又走了不远。眼前见出现了一处大房子,眼前的房子虽和刘家没法子比,但是也是连绵一片。气势十足,比自家原来的作坊可是好太多了。虽当时小宋介绍的时候就说房子很大。但到底是没有亲眼所见,今日见了三娘也很是满意,这里起码能招百来个人了,目前倒也够用的了,两人进了作坊,就见那十九个人都在里面忙活着,三娘仔细看了一下也没见偷懒耍滑的,心中更是满意这小宋挑的人还不错嘛。三娘不免动了心思是不是再买些人来,这么大一个庄子20个人想来是不够的。不过这也是以后的事了,待作坊开起来在和大姐商量一下吧。

  磊子她们见大娘和三娘来了忙问好道:“主家好,三小姐好。”说完就各自干活了。

  大娘也一一应道,示意大家先干活。又细细看了作坊里做成的工具,见没什么错漏脸上的笑意越发多了起来。

  三娘见此时作坊里面已经零星堆放着一些工具,和一些还没有组装好的零件,三娘也是满意的点点头。对于刚刚大姐的作为,三娘只觉得大姐是越来愈有气势了,这样她也就放心了。往前走了一段路,三娘就看见母亲和母父两人也在那里和众人一块忙活着,三娘见了忙给拦了。忍不住说道:“母亲,母父快歇歇吧,这些活我们来干就好,多大年纪了还不让人省心。”说着就要拿下母亲手里的工具。

  见三娘言语中的关心,宋母夫妻俩十分受用,不过对于话语中的意思却不太高兴,宋母直接赏了三娘一个爆栗,忍不住说道:“乱说什么呢,我和你母父身体好着。这么点活你母亲我一会子就做完了,你当都和你似的。一点子活都不愿意做,行了行了忙你的去吧。忙着呢。”说完就不理三娘,宋母两口子俩又自顾自的做起活来。、

  三娘神情一顿,这是怎么说的,火怎么烧到自己身上来了,她不过怕母亲累坏了白嘱咐一句罢了,怎么就又成她的不是了,

  大娘看戏看的很高兴,见三娘挨了教训,笑了笑也不多话,自忙自的去了,三娘此时也不好离开忙帮着母亲打起了下手,就这样三娘在庄子上待了几天,见确实没有需要自己张罗的地方,而且既然这些以后是要给大姐二姐的她在这指手画脚就不好了,三娘就和母亲说到要回刘家接着学规矩,宋母想了想就点头应下了,毕竟今年三娘就要应试了,这些都是要学的,也不多话,直接就吩咐给三娘准备马车,送三娘回刘家。

  大娘见三娘要走也没说什么,毕竟这里的事自己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又加上有了这么多人,却是不用再耽误三娘。

  所以三娘在庄子上住了没几日又回到刘家去了,到家之后,就直接被刘母等人围了起来,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显然三娘给天机子送礼物这件事,并没有过去。

  刘母这两天都没有静下心来,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来,每天尽都想着三娘给天机子送什么宝贝了,这两天见了天机子都是红光满面的,还拜托自己去找药材种子还幼苗,这不得不让刘母心中有些猜测,这一猜测不要紧,她哪还有别的心思,饭吃的都不想了,原本当天就想去找三娘,但是想到宋家好不容易一家人聚在一起,若是自己去了,岂不是太没颜色了,也只得暗暗郁闷不已。

  好不容易今天听到三娘回来了,哪还顾得了其他,当下就跑到三娘身边,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那东西挖出来不可,要不然这日子都没法过了,看自己这一天天的折腾的。哪还有心思办事啊。

  所以见了三娘,刘母也不客气,当下直言道:“三娘,那东西拿出来吧,别以为你能躲过去。”说完直直的看着三娘,充分显示出自己的决心。

  三娘叹了口气,她也没打算藏着掖着,只得又掏出了一块玉佩,这些时日她在庄子上早就置办好了,这东西就是第一次不好弄,等做成了。拿住诀窍她又不缺那点子东西,自然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直接拿出几个玉佩递给了几人,又给她们滴血认主后。见其他几人又呆在了那里,三娘叹了口气。只等她们回过神来,好一会后,刘母几人方才回过神来,三娘不免得意的等着刘母她们夸奖自己,这玉佩可是比空间戒指更好的东西。

  随之等刘母回过什么来之后,直接黑了眼,看着三娘的眼神很是不善,三娘原本得意的表情也慢慢僵硬了实在不知道刘母怎么好好的不高兴了。

  三娘忍不住硬扯着嘴角。讪讪的问道:“母亲,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生什么气啊。”这次她应该没有什么地方,得罪刘母吧,这又是怎么了,看这阵势好像真的是自己不对是的。

  只见刘母此时怒气冲天,这么个宝贝就是三娘口里说的,自己也没用啊,她现在踢死三娘的心都有了,幸亏她知道三娘的东西都是宝贝要不然还不是错过了。想到这狠狠瞪了三娘两眼,也不理她,直接气的甩了袖子出去了。

  三娘待要喊人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刘母的踪影。见其他几人还在。三娘忙尴尬的问道“母亲,这是怎么了。”

  刘二此时无语的看着三娘,双手还颤抖的捧着手中的玉佩,声音不稳的问道:“三娘啊,这就是你对我们说的对我们没用的东西啊,这怎么可能没用呢,有了这个就相当于拥有了一个关键时候能救命的宝贝啊,再说了这里面四季都不会干扰,那冬日吃不到的果子。还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你怎么能说它无用呢。难怪母亲要生气了。”呜……呜……呜……呜……好嫉妒,真的好嫉妒啊。幽怨的看了三娘一眼,也跑出去了,刘二怕自己再不出去会忍不住抢了三娘。

  二长老倒是笑眯眯的看着三娘,搓着双手,对着三娘讨好的说道:“三娘啊,别管忠信丫头了,得了别人的东西就该感恩呢,怎么能这样呢,不过三娘你放心,大祖母绝对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三娘以后你要是有什么看不上眼的东西别客气,大祖母不嫌弃尽管丢给大祖母就好,大祖母肯定领情。”说罢,还点点头,表示自己说的肯定算数,说完还期待的看着三娘,直到三娘点了头,二长老才满意的离开了。

  直到屋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三娘好笑的呵了一口气,无奈的苦笑了两声,这都是什么事啊。

  这下三娘也没玩闹的心思了,既然回来了当然要去拜访刘母父了,整理了一下就来到了刘方氏的房间,看着忆忆也在三娘更高兴了。忙上前两步紧挨着刘忆坐了,方才对着刘方氏说道:“母父,三娘回来了、”

  刘方氏好笑的说道:“可不是回来了,要不然我见的是谁,听说亲家都住到庄子上去了,可有什么需要置办的,只管来告诉我,到底比旁人便宜。”

  三娘闻言忙笑着应下了,又捡着这几日在庄子上的趣事说了直逗得刘方氏哈哈大笑,那笑声止都止不住,刘方氏只觉得三娘这孩子就是可人疼,自三娘来了,他的日子可是自在多了也有趣多了,甚至连他又有了期盼的孩子,无处不好,更觉得三娘就是来旺自己的,现在见了三娘哪能不欢喜的。

  三娘也知道刘方氏对自己也是视如己出,所以也是一门心思的逗刘方氏开心,这不,三娘忙将她准备给刘方氏的空间玉佩递过去,又将玉佩与刘方氏的心神联系在一起后,才说道:“母父,这是我给你的礼物,我已经在里面移植了很多对孩子有好处的灵果,这样等妹妹生出来以后,你给她吃些妹妹肯定会更聪明更健康。”

  刘方氏闻言,心中更是高兴,对现在的她来说肚子里的孩子可不就是最重要的吗,这份礼物可以说是送到了刘方氏的心坎上,对着三娘感激的说道:“三娘啊,母父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这份情母父领了以后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尽管找来,母父与你做主。”说着刘方氏使劲的眨眨眼,想要将那不争气的眼泪挡回去,如今自己这眼可真是越来越软了。

  三娘忙打岔的说道:“这还用说吗,我以后有事不来找母父还能找谁啊。到时候母符别嫌我烦就好了。”

  刘方氏听得就是一乐,笑着说道:“猴猴猴,不嫌。不嫌,我恨不得三娘日日不离身边才好,就怕亲家不愿意放人啊。”这话刘方氏可没说谎。若不是怕亲家对自家有了意见,小忆不好做人。再说了这世间又有哪个女子愿意长久待在夫家,虽然这些日子以来经过相处,刘方氏觉得三娘不是个迂腐的,但也怕有人在三娘身边嚼舌根,反而误了三娘两口子的感情,她还真想把三娘留在刘家。

  三娘得意的冲着刘母笑了笑,再也忍不住的说道:“这可是母父说的,既然大家这么喜欢我。我会常回来住的。”

  “谁喜欢你这个臭丫头了。”刘母气愤的答道,三娘闻声看去,只见刘母慢慢的走了进来。脸上还有未消的怒气。

  见妻主来了,刘方氏忙起身相迎,不过听到妻主挤兑三娘的话,还是忍不住的娇嗔道:“你这是哪里受的气,发到了我们几个身上,三娘这孩子多孝顺啊,看这是三娘给我的,里面中种满了各种灵果以后咱们的孩子可不怕没东西吃了。不过你这又是怎么了,好好的冲三娘发什么火。”刘方氏可是很护犊子的,见刘母无缘无故冲三娘发火自然不愿意了。

  刘母冷哼一声。不高兴的说道:“那三娘可真是大方。”说完似笑非笑的瞅了三娘一眼,手脚还蛮快的,这次倒是机灵知道跑来找救星了。其实这是刘母误会了,三娘只不过是觉得既然要给多一个和少一个也没差多少,再说了她也不敢保证能一直在京城就算给刘母再多的灵果也总有吃尽的时候还不如给一个能产灵果的空间,这样即使她长时间不在也不会短了孩子的灵果吃。

  不过不得不说三娘这次算是错有错着,最起码刘母现在的心理平和多了,见给自家夫郎的玉佩里种的灵果,显然是用了心的。这不平的心也就慢慢压了下去,又见三娘如今出落的更加好了。言行举止间说不尽的清雅风流,若不开口的话真正是一表人才。心里也十分满意,又见三娘和小忆坐在一起更是相配的不得了,也就不说什么扫兴的话了。忙转身问起自家夫郎孩子好不好,乖不乖的问题。

  刘方氏不免有些好笑,自从有了这个孩子,妻主日日早晚都要来看过自己后方去处理别的事,他虽不说但是心里还是甜蜜的,既是为妻主对自己的关心也是为妻主对孩子的上心,如今的这段日子他仿佛又回到了两人刚成亲那会,说不完的柔情蜜意,听着妻主的询问,见三娘和小忆两人满是兴味的眼睛,即使刘方氏几十岁的人了眼不免觉得脸烧的慌,对着妻主点了点头,也就不说话了。

  刘母见了,哪还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两个娃子没有眼见得事情很是不爽,此时见两人完全没有出去的意思,刘母不客气的开口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俩是不是也可以出去了,我和你们母父还有事呢”三娘这臭丫头,把小忆都带坏了,自己宝贝儿子原本哪会给自己母亲找不痛快啊。

  三娘和刘忆两人好不容易才忍住没笑出声来,忙起身告辞,还真怕自己笑出声来,让母亲和母父又恼了。

  见两个孩子都出去了,刘方氏狠狠的瞪了自家妻主一眼,又在刘母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才没好气的说道:“在孩子们面前瞎嚷嚷什么呢,也不嫌丢人。”这人可真是越来越没脸没皮了,越老越不正紧。

  刘母揉着自己的腰,忙讨好的说道:“她们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些什么,倒是你的手劲可真是越来越大了,掐一下真的让人终身难忘,这一点小忆可是得了你的真传,光我见到得就不知道几回了,那三娘被掐了那么多会都还活蹦乱跳的,我可真是不得不佩服。”说话间刘母忙退开了好几步,果不其然就见一个枕头向自己扔来,刘母忙给接住了,不免吓了一大跳,忍不住的说道:“这么多年了,这点子脾气一点都没变,这可是瓷枕,要不是我功夫好,这会子早躺地上了。”说到这刘母止不住的得意,年轻的时候自己躲这个可是一绝啊。

  刘方氏忍不住瞪了刘母一眼,真是越来越不着调了,不过自己好像也有好久没有扔过枕头了,今天算是又过了一回年轻时候的瘾,看着刘母那一副我多厉害的样子,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看来真是老了,这段时日老是忍不住的回忆从前,哎……。

  刘母见夫郎终于笑了,忙坐到刘方氏身后,将夫郎轻轻的拥入怀中,手掌抚摸着刘方氏的肚子,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脸上满是掩不住的满足。

  被妻主拥入怀中,刘方氏也忍不住柔柔的靠在妻主怀中,想着这些年和妻主共同渡过的风风雨雨,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刘母正沉醉着呢,就觉得手中一沉,看着自家夫郎的样子,忍不住一乐,忙将自家夫郎抱到床上,给夫郎盖好了被子,轻轻的在刘方氏的头上印上一吻,也躺在了刘方氏身边,将夫郎紧紧的搂在怀中,不一会也睡了过去。

  而三娘与刘忆出了房间之后,两人俱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三娘忙把食指挡在嘴边小心的“嘘”了一声,拉着刘忆来到了自己房间,刘忆虽觉得这么晚了自己独自进一个女子的房间有些不妥,但是到底没有挡住三娘可怜的眼神,随着三娘进了房间,三娘忙将玉佩拿了出来给忆忆带在了身上,开口说道:“忆忆这是给你准备的,知道你喜欢医术,我在里面种满了药材,也在里面中了些灵果什么的,你闲暇时就当零嘴了。”说完三娘对着忆忆高兴的笑了起来,对三娘来说有好东西肯定不会忘了忆忆那份的,至于自家的其实她已经准备好了,只不过现在她还没有找到一个好借口罢了,三娘还是决定等二姐来了京城她一次性都给好了,这样也不用把借口说两遍了,若不是这东西非得自己才能将让其认主,她早拿给大姐,让大姐给家里人了。

  刘忆拿着手中的玉佩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忙将眼前的三娘紧紧的抱住,心中满满都是幸福,忍不住哽咽的说道:“三娘,你对我真好。”此时的刘忆是第一次感谢胜之退了婚又羞辱了自己一番,也感谢那些曾经嘲讽过自己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受不了去找二姐而顺便救了三娘一鸣,若这一切苦难都是自己遇到三娘的考验的话,他会感谢上苍给自己的这些磨难。只希望这辈子他能与三娘相伴到老,因为不用以后此时他就知道除了三娘再也没有对自己这么好的人了。

  三娘摸了摸刘忆的额头,好笑的说道:“傻瓜,你是我的夫郎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忆忆相信我,我会一天比一天让你更幸福。”

  刘忆忍不住的点点头,“我相信,我都相信,自从和你在一起后,我从未怀疑过你会欺负我,我相信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一定会很幸福,活的很快乐的。”可就是因为他从未怀疑过三娘对自己的感情,才更害怕,害怕眼前的生活都是在梦中,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尤其是三娘上次差点丢了性命之后,他就常常惊醒,害怕自己会失去三娘,刘忆想若是他真的失去了三娘,他会死的,他真的会死的。想到这刘忆忍不住的哆嗦起来。

  三娘见状忙将忆忆搂的更紧,担忧的说道:“忆忆怎么了,是不是很冷啊。”说着又搓了搓忆忆的胳膊就是想让他更暖和点。(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