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35-136章
  这也是三娘这几日想出来的办法,既然家回不去了,她总要为家里打算一番,银子家里现在也不凑手,自己空间里虽有许多宝贝,但是除了刘家却也不敢漏到外面去,毕竟此时自己人单力薄,虽然自己肯定无碍,但是家里人毕竟都是普通人,很容易就被人暗害了去,想到这里又开口说道:“还有一事,就是希望家里人来了以后,劳烦家主找几个人教她们些本事,我自己再教一些也好让她们有个自保之力。”

  刘母点了点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更何况她对三娘的东西都已经垂涎已久了,更何况三娘所求也不过费些银子和功夫罢了对她来说还真不算回事。

  三娘见问题解决了,也放松了下来,也有心思问问那边躺着的人了,遂小声的问道:“母亲,那边那个人是谁啊,她怎么惹到母亲了,现在这个样子不会出事吧,要不要我给她用些疗伤药,看起来她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刘母看了看三娘,听到三娘说道疗伤药的时候眼睛一亮,期待的看着三娘,待三娘将疗伤药拿出来的时候,刘母连犹豫都没有直接收入自己怀中了。

  三娘顿时一呆,尴尬的说道:“母亲,那是给那个人疗伤用的,你……”说罢,还怕刘母不知道似得,用手指了指此时已经完全昏过去的吴家主,要不然她也不会直接叫刘母母亲了。

  刘母连眼神都不屑瞟过去,淡淡的说道:“我下手可是很有分寸的,怎么可能出这种错误,这丹药给她岂不是浪费,好了你回去收拾一下吧,你不是说要个作坊吗。我一会就带你出去看看,你也挑挑地方。”再说了她好容易将人打成了重伤,哦转眼就给治好了。除非她脑子坏掉了。

  三娘没想到刘母竟然今天就要带自己去置办好了,可是看到那个躺在地上的人心中还是不忍。再说自己真的观察了她的内伤真的很重的,忍不住的开口说道:“那,母亲她怎么办。”

  刘母看着三娘的神情,不免有些担忧,这个三娘还是太心软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刘母也不看三娘让人送吴家主回去了,看着三娘还盯着自己的戒指。就知道三娘是想让自己那丹药,去救他,自己怎么可能这么做,有这丹药自己多少还嫌不够呢,怎么可能去用来救欺负自家小忆的人。

  不过这些三娘显然是不知道的,她今天又刷新了对刘母的观感,这人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母亲了,哎,真是要命啊,看来自己以后还是多多孝敬的好。

  对于三娘的想法刘母并不知道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乐呵呢。要知道这个方法管用,她早就当着三娘的免劈了十个八个的,反正她下手也有分寸。不会真的要了人命。

  可是显然吴家现在就没有这个好心情了,吴家主被送回去的时候已经人事不知了,慌得吴主夫一个劲的叫大夫,好不容易将吴家主的伤稳定下来了,才有心思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到是刘家把自己妻主送回来,更是恨得牙痒痒,因为刘家的原因,吴家现在已经是自顾不暇了。想不到刘家竟然又将自己妻主伤成这个样子,真是岂有此理。真当自己是好惹的,越想越难过。吴主夫不免落下泪来,虽然他当日深恨妻主对胜之的绝情,但是好歹几十年的夫妻情分他可从来没想过要她没了性命更何况在吴家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若妻主没了自己和胜之也绝对落不得好,吴家主小心的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妻主,几十年的感情啊,哪是说放就放的,看着自己妻主此时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吴主夫突然心疼了,这哪里还是自己那个不可一世的妻主,看着这些日子妻主明显憔悴的样子,吴主夫突然有些理解了,自己妻主恐怕这段日子也不好过,顿时对于李悠羽又多了些气愤,不过想到他肚子里的孩子,吴家主又难免有些心软了他肚子里毕竟是自己的孙子,就算要收拾那个贱人,但自己的孙子是无辜的,说什么也得等自己的孙子生下来不是,更何况生孩子本就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到时候去父留子就是了,到时候将孩子抱到自己身边养着,再给自家胜之娶个家世好的夫郎。

  这件事也就过去了,所以自从知道李悠羽有了身孕之后,吴主夫也就收手了,准备让他再多活些时日。

  吴家主此时已经有了知觉,醒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夫郎呆呆的看着自己忍不住眼睛一酸,想说句安慰的话却发现胸口痛的厉害,紧紧只是喘口气就是一阵的咳嗽,她感觉自己的肺都快要咳出来了,更何况此时她的胸口疼的厉害勉强止住了咳嗽,想到今日自己说的话又是懊悔又是无力,自己这次是把刘家彻底得罪了恐怕吴家这次是逃不过了,看着眼前的夫郎,吴家主心中已然下了决定,就算吴家保不住了,她也要给自己的孩子留下退路。

  想到这用手指指自己的头上的簪子,示意吴家主将其取下来,待吴主夫要将簪子放到吴家主手中的时候,只见吴家主摆了摆手示意吴主夫自己拿着,才开口的说道,不可声音还是细弱未闻:“看来吴家是不行了,我往年在钱庄里存了不少…银子,这只簪…子…是凭证,你好好收着,万一以后吴家真的没了,你和胜之也有个退路,但是记得那个贱人不能留,若不是他我吴家何至于…落到如此…地…步,咳咳咳咳咳”接下来接连不断的咳嗽竟然伴着血丝,只把吴主夫下的够呛,忙将妻主扶好之后,招呼人去请大夫。

  吴家主此次是真的没力气了,只觉得自己的内伤更是重了些,此时只得闭着眼,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好一会才止住了咳嗽,正在这时大夫又走了进来而药也煎好了。大夫给吴家主把了把脉,微微点了点头,放心的说道:“主夫不必担忧。家主只是气急了些,缓一缓就好了。先把药给家主服下,养几个月也就无碍了,不顾这段时间却是不能生气了。”

  吴主夫双手合十,高兴的念了声阿弥陀佛,忙将药自己端了过来,小心的喂到吴家主口中,直到一碗药都喂了下去,方才给自己妻主擦擦嘴角。小心的盖好被子,示意屋子里的人多出去,也好让妻主静养。

  吴家主此时是真的累了,且不说她挨了一掌受了内伤,光这段时间吴家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哪有功夫休息,此时已经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了。

  见妻主睡了过去,吴主夫给妻主掩好被子,悄悄的退了出去,他要好好想一想了。

  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急急忙忙的赶来的女儿。看着女儿慌张的样子,吴主夫忍不住的叹了口气,看着要往里冲的女儿。吴主夫忙给拦了下来,拉着自己的女儿来到自己的房间,看着女儿那明显忧伤的神情,吴主夫忍不住的点了点头,自己的女儿是个孝顺的,叹息的说道:“我儿已经长大了也该懂点事了,看着你母亲为了你们两个的事情现在这个样子,胜之啊,你难道真的就这么狠心吗。”

  吴胜之猛的一震。想到家里下人说的自己满身是血的被人送回来,再也忍不住的扭身跑了出去。

  云深忙紧张的喊道:“小主子”吴家主挥了挥手。拦住了云深,开口说道:“云深。胜之该长大了,哼,我倒要看看经过今天这事,那个贱人还能不能把持我儿。”

  云深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是人家主子的家事,既然主子下了决定,他也不好说什么了。

  看着云深无奈的样子,吴主夫手里拿着簪子,想到妻主此时都为自己父女俩着想,忍不住的叹了口气,将刚刚妻主说的话与云深说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云深,我上次说的事先放放吧,哎等妻主好了再说吧。”

  云深看着自家主子的样子,有心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知道自己的主子又心软了,她们本计划的人毕竟是主子的妻主,既然主子不想实行了他自然不会多事。

  另一边刘母带着三娘直接来到了京城最有名的牙行。两人刚进了门,就见一个管事样子的人迎了上来,小心的说道:“刘家主今日怎么有时间来这里,有什么吩咐直接让小的上门就好了,快里面里面请。”说着看着身边都没有一个机灵的,忙吩咐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倒茶,刘家主这边请,咱们雅间里谈。”

  刘母淡淡的点了点头,随着此人来到了一间屋子里,三娘四处看了看,只见此处装修的典雅又不落俗套,让人一看就很舒服,见刘母坐了下来,三娘也忙坐了下来。

  刘母满意的点点头,开口说道:“小宋,我这次来是想买几个作坊,最后是那种已经盖好的,你有没有什么好介绍的。”

  “有,有,有,刘家主想要当然有了,不知道刘家主对地方有没有要求。”名叫小宋的谄媚的说道。

  刘母思考了一下直接说道:“就在城南吧。”

  那人听了忙点头说道:“那刘家主稍待,我去将城南所有的作坊资料拿来您看看。”见刘母点头,小宋满脸喜意的退了出去。

  刘母见屋子中没有旁人才对身旁的三娘说道:“三娘,我给你的房子就在城南,这样作坊建在城南,你以后去看也方便些。”

  三娘忙回道:“全凭母亲做主。”知道刘母也是为自己着想,且刘母毕竟是刘家宗主,自然比自己要强的多,当下决定自己什么都听母亲的话,想来是不会错的。

  不一会小宋带着一摞厚厚的资料又进来了房间,行了一礼后,在刘母的对面坐了下来,将资料放在一旁,取了最上面一张放在刘母的面前说道:“刘家主我觉得这个地方时最好的,这个庄子就在城南占了五千亩的土地,最妙的是原本的主人也是用来做作坊的,所以里面房子什么都是修好的,其中有一座就涵盖了几十亩地呢,用来做作坊是最合适不过了,房子也是新的。也省的修了。”

  刘母点了点头,对这个地方很满意,看向三娘问道:“三娘你觉得怎么样。”三娘虽然让自己做主。但是毕竟是给三娘买的,自然要问问三娘的意思。

  三娘思虑了一下。问道:“我想问问既然是个庄子,那里面种的什么。”

  小宋闻言笑着说道:“三娘小姐,这个不用担心,这庄子里都是良田,前任主人处置的很好,买年的粮食也是一个很好的收益呢。”小宋此时看出来了,这位才是正主啊,只是不明白这位到底是个什么人物。竟然能让堂堂刘家家主陪她来买庄子,不过看刘家主耐心的样子,显然这位主是不能得罪的。

  三娘皱了皱眉头,不甘心的问道:“全是良田吗,没有树林吗。”

  小宋虽觉得这位主很奇怪,谁买庄子不是为了种地啊,要什么树林啊,那不是荒地吗,不过客人的话也不能不答,只得点点头说道:“确实是这样。不过三娘小姐,谁家买庄子都是为了买良田的,若都是树林的话。买回来就不值什么银子了。”

  三娘听到这话也不辩驳,确实普通人其他人确实是需要买良田,可自己这行当原料就是树啊,若没有树以后光原料这一项就够人烦死了,虽然也不是办不到,但是却是大大的耗损了人力了,实际是不值的。

  于是,三娘忍不住的问道:“那个,有没有和这么差不多的只是周围不是良田而是树林的。当然房子也是要这样子的。”

  小宋听了这话一时拿不定主意,只得看向刘母。乖乖你是刘家主带来的,要是被你买去了。以后要是后悔了,岂不是自己的罪过,她一个小小的管事可是得罪不起刘家,刘母望着小宋的视线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三娘为什么要买这样的庄子,但是想来三娘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她还是看看再说吧。

  小宋见刘母点头,终于笑了口气,忙翻了翻她那一摞资料从里面拿出一张图纸,指着这些对三娘说道:“三娘小姐,这个庄子也是城南的,也有几千亩地,因为四周都是树林,所以自从到了我手里也好几年了都没有卖出去,不过巧的是这庄子上也修了个房子,只是不知道原主是用来干什么的,虽现在有些旧了,但是还是很结实的。您看……”

  三娘看了一下对这个庄子满意记了,忙开口问道:“这个庄子太好了,就是不知道价钱方面……”

  小宋尴尬的笑了笑,她从来没见过贵客还会问这种小事情,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应对,正待要回话的时候,就见刘母开口说道:“就这个吧,办好之后将地契送到我府上,不必写谁的名字是官契就好,再给我买20个年轻力壮的都送到庄子上去,再在那里修几栋屋子,到时候银子直接去刘家取就是了,好了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罢,就起身走了出去,若是仔细看此时刘母的脸上还是有些尴尬,这也难怪刘母哪里亲自来过这种地方,更何况对于刘母来说与小宋谈到金钱问题简直是自降身价。要不是三娘是真的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她都能一巴掌拍死她,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自己买个小庄子都要问价钱的话,她还能有脸见人,三娘虽然不明白刘母怎么了,但见刘母起身,三娘忙跟着刘母走了出来,上了马车后,三娘才忍不住的问道:“母亲,咱们怎么不问庄子多少钱就买下来呢,说不定能便宜点呢。”

  刘母没好气的瞪了三娘一眼,懒得和她说话了,独自想着这三娘的脾性还真奇怪,那些神品的丹药也不见她这样,对那些黄白之物有什么好看重的,顿时觉得,啊,自己这个媳妇还是有些欠缺吧,下定决心要找个人好好教教自己这个媳妇,她们这样的人家的生存法则。三娘绝对想不到就是她一时的小市民思想,让刘母下定决心,要好好改造她一番。

  此时刘母觉得自己被下了面子也没心思再在街上晃荡了,就让车夫直接回了刘家,见刘母不理自己显然心情不好的样子,三娘也不想上去自讨没趣,不过还是好奇,她只不过就是问了句价钱而已。刘母怎么这么大反应,恩,回去问问忆忆好了。想到这里也就安心了下来。到了刘家之后,就要拜别刘母去找忆忆的时候。谁知道竟然被刘母揪到了她房间去了。

  三娘疑惑的瞅着刘母,实在不明白刚刚还不爱搭理自己的人,怎么一下子就变了,不过三娘是好孩子当然知道不知道就问的道理,“母亲,你叫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刘母咳嗽了两声,尴尬的说道:“三娘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虽然这是三娘当时答应的事情,但是刘母还是希望由三娘先说出口的。

  三娘听到此言更疑惑了。看了看自己身上没什么异常啊,忙又疑惑的看向刘母。

  刘母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答应的报酬呢。”哼,自己今天可不止付出了银子还有自己刘家家主的颜面,都是因为你我今天算是丢了脸面了,若是补偿不让她满意的话,刘母发誓自己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三娘顿时觉得满头黑线,这什么和什么啊,东西没拿回来就让自己先拿报酬了啊,再说了。若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刘母好像刚私吞了自己一瓶疗伤丹药吧,不过这些话她可不会傻得说出来,忙装作恍然大悟的说道:“我记得。”

  正在刘母满脸满意。三娘正准备往外掏东西的时候,只听得一个幽怨的声音随之传来,“忠信丫头,我就知道你嫌弃我,拿好处的时候竟然将我撇下了。”话音刚落,只见二长老已经身在房中了,三娘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眼角抽了抽,看来自己是不出双份都不成了。忙从空间中取出一瓶丹药,看着眼前两人瞬间一亮的眼睛。三娘慢吞吞的将药瓶打开,取出两枚丹药。一枚放在了刘母手心,一枚给了二长老,微微一笑道:“这就是报酬了,不过是什么丹药不告诉你们,慢慢研究吧。”说罢,直接闪身离开了屋子,刘母和二长老只觉得一眨眼的功夫都不到,眼前的三娘就没了踪影,两人心中不免震撼,三娘的功力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她们两个顿时面面相觑,下定决心要各自回去好好修炼,早日到三娘如今的地步,尤其是刘母更是憋了一口气,要好好修炼三娘给自己的功夫说什么也要强过三娘要不然自己哪还有面子可言呢。

  二长老直直的盯着刘母手上的丹药,吓得刘母直接将丹药收到了戒指中开玩笑,三娘平时给丹药的时候都是一瓶一瓶的给,此次竟然只给一颗,她也知道三娘不是个小气的,那么只给一颗的意思就是这个丹药很不简单,既然如此她怎么可能把丹药给别人,更何况二长老已经有一颗的情况下,顿时幽怨的看了自己的大姨一眼,以前她一心想让自己的大姨住进来,好不容易大姨住进来了,为什么此时她突然有一种后悔的感觉呢。

  看着忠信丫头幽怨的神情,二长老觉得自己浑身都哆嗦了,实在是太吓人了,你想想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对你露出幽怨的表情,你能正定自若吗,反正二长老是受不了了,忙将自己那枚丹药收到戒指中,才咳嗽两声说道:“忠信丫头这要先别吃,待我研究出来你再服用,这段时间让人将饭菜放在我的门口就好,没事不要去打扰我。”还没有说出口的事就算一枚研究不出来也还有一枚备用的,从忠信丫头那里比从三娘那里容易得的多了。说罢直接也闪身出去了,她可要好好研究一番,前几日三娘给的丹药,她都没研究出来呢,好多成分竟然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若今天不是凑巧听到下人说是忠信丫头带着三娘出去了,她也不会来找她们,不过幸好自己来了,要不然怎么会有好处拿呢,下定决心以后还得这么干,看来是时候招自己人进来了,这府里的下人很好,可惜就是不太机灵,问个话竟然都不告诉自己,还是自己人可靠。(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