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33-134章
  刘二见状,也忙跟了出去,开玩笑此时不走还留下来给母亲收拾吗,她可不像三娘一样敢和母亲对着干,三娘能毫发无伤,换了自己恐怕就是被打个半死了。

  二长老此时只想着怎么多弄些丹药给自己做研究,其他的一切一概不在心上,对于一个炼丹师来说也没有比这更令人振奋的事了,忙跑到刘母面前,盯着看来半晌,只把刘母看的莫名其妙,方见二长老,重重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高兴的说道:“干的好,不过要伸手的时候记得叫上我,咱俩一块上,也好多弄些丹药。”弄得刘母满头黑线,这是做什么还一块上,把她当什么了,再说了就算真的要顺些东西,她还想独吞呢。于是没好气的瞅了自己的大姨一眼,就闭上眼不说话了。

  二长老讨了个没趣,也觉得没意思,就准备回房研究今日所得,她当时只顾将东西急急的收起来,还没细看,凑现在刚得了好处,忠信丫头肯定不会现在行动,她也好安下心来研究一下,反正不管怎么说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在自己的乖乖侄孙媳妇住在刘家的这段时间她一定要紧紧跟着忠信丫头,也好混些好处,别当自己是个傻的,听她说不搜刮就真的不动手了,自己好歹看着她长大,这丫头鬼着呢。

  而吴府这边吴胜之自从知道吴李氏怀孕后,颓丧的心情顿时扫荡一空,日日陪在吴李氏身边,两人又恢复了以往的情谊。吴李氏也是日日笼络着自己的妻主,这日吴胜之进来的时候,就看着自己的夫郎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眼中满是醉人的温柔。

  吴胜之温柔一笑,坐在床边将吴李氏搂在怀中。双手覆上吴李氏的腹部,虽现在还感受不到什么,但吴胜之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这段时间在吴家所受的憋屈也慢慢放下了。看着怀中的夫郎,想象着以后自己的女儿吴胜之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说道:“悠羽,咱们离开吴家吧,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你,还有我们以后的孩子,我们一家人快乐的在一起,你说好不好。”说完。抱着吴李氏的双手更紧了,这段时日吴家的遭遇对于自己的感触真的好大,母亲的态度更是让她伤透了心,也让她真的对这个以利益为主的家族失望了,她只想逃出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再说,对吴胜之来说,就算离开了这里,以她自己的本事,养活一家人也是可以的。

  吴李氏闻听此言。温柔的神情一顿,心中更是愤恨,离开吴家。他为什么要离开吴家,他费劲心机好不容易才嫁进来,如今让他灰溜溜的再被赶出去,怎么可能,放在自己腹部的手不觉一紧,摸到腹部,顿时神情一松他不能走,自己的孩子以后就是吴家的家主,他怎么能走。他还想做吴府的老封君呢。不过想着妻主此时说话的神情恐怕是真有此年,眼睛一转。忙声音懦懦的说道:“可是,妻主。咱们这样离开岂不是你就见不到母亲和母父了。”李悠羽知道,对于自己妻主来说她的父母还是占的很大分量的要不然也不会让自己忍耐了,虽然那日妻主为了自己推开了她的母父,但是自己绝不会天真的认为,若是让她二选一的话,妻主会选择自己,所以现在她们一定要留在这里,还要离间妻主与她母父的刚才,这样自己以后行事也方便点。

  果然李悠羽立马感到自家妻主的身体一顿,吴李氏顿时不屑的笑了,是啊,这才是自己的妻主啊,就是这么摇摆不定啊,不过要不是她这样的性格,自己哪里是那么好成事的呢。想到忙安抚的说道:“妻主,家里现在这个状态,母亲和母父现在正是忙乱的时候,咱们怎么可以丢下她们独自逍遥呢,更何况这摊子还是咱们两个惹下来的。”

  吴胜之紧紧搂着自己的夫郎,眼中忍不住的流下泪来,想到前几日自己还怨恨他的出现害的自己这样子,心中就不免羞愧,忍不住在自家夫郎耳边呢喃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吴李氏得意的一笑,想不到今日倒是一举两得了,自己和吴胜之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自己的妻主对自己有了膈应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原还想着怎么解决好呢,想不到今日阴差阳错的解了自家妻主的心结,他该说连老天爷都站在自己这边吗。不过还是善解人意的说道:“妻主,当日是我不懂事得罪了刘忆哥哥,害的你和刘家反目,不过看着吴家如今的光景,我心中实在南岸,我看如见要解决吴家目前的困境,也只有你再向刘家提亲,延续刘吴两家姻亲的关系,才能最快的解决这件事,若是刘忆哥哥能够答应的话,我愿自贬为侍,当主子似的侍奉他,也好让他消气,你说好不好。”

  吴胜之此时真的震撼了,从没想过自家夫郎会有这种想法,要知道,现在侍是什么,侍通买卖,若是主夫心情不爽就是卖了也是可以的,她虽有迎娶刘忆进门的想法也不过是作为平夫罢了,从未想过要把自己心爱的男子贬到那种地步去,所以此时自家夫郎自请这么做,只把吴胜之感动的两眼泪汪汪,心疼的不得了,更是下定决心决不让自家夫郎受委屈,至于刘忆他肯娶他当平夫就该感恩戴德了,再说了,嫁给了自己就是自己的人了,到时候自己怎么收拾他都不为过,想到吴家此时的危机,更是将一腔愤恨都怨怪到刘忆身上,下定决心将刘忆娶过来以后,再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丝毫也不想想,堂堂刘家嫡子有可能嫁给她当平夫吗,真是异想天开。其实吴李氏也不知道侍的地位这么低,他也只是听外面的家仆提了两句而已,若知道是这样恐怕打死他都不会说出这些话,开玩笑,万一自己妻主当真了怎么办,他可不是真的清新寡欲。

  吴胜之见夫郎与自己的见解相同(你确定)。忙感动的说道:“悠羽,还是你深明大义,你放心你是我心爱的人我怎么会让你落到那种悲惨的地步呢。就算将来刘忆进门你也是主夫,他影响不了你的地位。就算娶回来只当个摆设就是了。”

  吴李氏紧紧握着自己的双手,好不容易才按下了心里的怨念,柔弱的说道:“这些事,妻主做主就好,女子三夫四侍本就是平常,我也不是那善妒的男子,只希望妻主以后不要忘了悠羽才是。”

  吴胜之微微一笑,起身坐到吴李氏对面。坚定的说道:“傻瓜,我对你的心你还不知道吗,怎么可能忘了你,如今我日日见到你都嫌不够呢。”

  吴李氏微微一笑装作很感动的样子说道:“那妻主快去和母亲商议吧,这样也好早日解决吴家的危机。”

  吴胜之闻言,更觉得自己夫郎懂事,又安慰了自家夫郎一番,方出去了。

  待再也看不见自家妻主的身影,吴李氏的脸完全拉了下来,手紧紧的握着。摸摸自己的腹部,吴李氏嘟囔道:“孩儿,你放心。吴家的一切都是你的,母父不会让人抢走的,母父不会然你和母父一样受尽苦难。”说完后眼中露出了噬人的光芒。

  吴胜之高兴的跑来拜见母亲,将自己的想法与母亲说了,并且表示愿意娶刘忆为平夫,话还没完就被吴家主甩了一巴掌,愤恨的说道:“平夫,你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要不是凭着吴刘两家的交情。你连上门提亲的资格还没有,还尤得着你挑三拣四的。看来往日真是我们将你宠坏了竟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看看如今的吴家你连这点眼力见都没有嘛。”说完再不想看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女儿。这段时日她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先不说吴家现在的生意被人瓜分了多少就是自己这个家主都越来越压制不住了。谁知道这两人还不消停,若真让她们两个人这么做了,那自己面临的就不是现在这种小意思了,恐怕是刘家毫不留情的打压了。

  看着眼前让自己原本骄傲的嫡女,越看也生气,她的女儿自从遇见那个丧门星之后,就屡屡出一些昏招,自己虽然说了要放弃的她的话,但到底是自己疼了那么多年的嫡女哪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再说自己也知道若是让其他人继位,她们父女两个绝对没有好日子过,对她们父子她到底还是有些情分的,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女儿真的废了,虽然她是自己最宠爱的女儿,但是以她今日的作为吴家迟早要毁在她手里,为了吴家她真的要想一想了。

  看着自己女儿此时仍然愤愤不平的样子,她也没有了说话的心情,挥了挥手,直接将女儿赶了出去,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吴家难道真的就这么完了吧,不,自己不能做吴家这个罪人,即使牺牲了自己的女儿,也要保住吴家,何况是一个已经废了的女儿。

  下定了决心,吴家主忙喊道:“来人,备车。”

  不一会吴家主就来到了刘家门前,忙上前说道:“麻烦通报,吴家家主特来拜见刘家主。”想到以前,自己来刘家那需要这些,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不一会就见人来回禀:“家主请你进去。”

  吴家主此时也放下了家主的尊严,随着来人一路来到了会客厅。

  见到刘母忙上前说道:“刘姐姐好久不见,妹妹今日冒昧来访了。”说着就想拉着刘母的手,亲近一番。谁知扑了个空,讪讪的放下了还在空中的手。

  刘母邪笑一声,开口说道:“吴家主此时登门不知道有何贵干。”

  吴家主知道此时拐弯抹角也是没用的所幸直言道:“刘姐姐,我知道你心中有气,想来吴家现在的情形你也知道,难道你就真的要因为小辈的事,断了刘吴两家几辈子的交情吗。”

  刘母不屑的一笑,冷冷的说道:“别,刘姐姐这个称呼我可担当不起,再说了不顾念两家情谊的人可不是我啊,是你的宝贝女儿,你们吴家真是好大的威风,私自毁信另取他人也就算了,竟然还对小儿冷颤热讽一番。害的我儿差点没了姓名,这件事我要是能忍下去,那我可就真的能成了圣人了。你觉得我是吗。”

  吴家主一哽,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我也知道是我儿不对。如今她也知道错了,愿意以正夫之礼迎娶小忆,我以吴家发誓,以后她也只会有小忆一个夫郎。”

  刘母眉毛一挑,好笑的说道:“哦,那你女儿那个口口声声的真爱呢。”

  “不过是个贱人,直接发卖了就是。”此时吴家主也下了狠心了,女儿的提议确实荒唐。不过自己修给一下又退让了这么多,想来也够弥补刘家了,毕竟男子被退婚之后再想找到妻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若是事情发生当时吴家主来的话,说不定刘母为了刘忆也就认了,可谁让刘母此时有了更好的选择呢,在刘母心中对三娘那可是满意的不得了,就算是对家族来说,三娘也能甩了吴家好几条街了,刘母脑子坏了才会选择吴家呢。

  既然吴家的来意她已经知道了也就没有与其周旋的必要了,只是端了杯茶喝了起来。端茶送客之意,要有多明显就有多明显。

  可惜吴家主此次是抱着最大的决心来的,怎么可能就这样退却了。忙接着说道:“刘家主。我此次是真心来求和的,若是你觉得这样还不能解气,那我就将那逆女和丧门星绑来,随你处置。”此时吴家主已经急了,只要能解决吴家目前的危机,舍弃一个女儿算得了什么,况且在她心中不过就是毒打一顿出出气罢了,养几日也就好了,刘家还能真要了女儿的命去。所以这话说的也是毫不犹豫。

  只是这话说的却让刘母更不屑了。想来也是刘母都能为了一个儿子,断了刘吴两家几辈子的交情。怎么能看得起这出卖自己孩子的母亲呢,当下也没了看戏的心思。只得皱着眉头,下了逐客令:“吴家主,就别说了,你我两家已无关系,你吴家的女儿再怎么不堪,也轮不到我来教训,我还有事,就不相陪了。”说罢,就要起身离开。

  可是要不是走投无路,吴家主哪肯放下身段来刘家求饶,当下怎么可能放过,忙挡住了刘母的去路,不忿的说道:“刘忠信,你到底要如何才能救救吴家。”说完直直的盯着刘母,眼里满是焦虑。

  刘母狠狠的皱了皱眉头,对吴家的不识相已经十分厌烦了,也没了应付的心思,直接开口道:“吴家要不是我弄垮的,你我两家今日也没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救”

  吴家主着急的说道:“所以我不是说要让我家胜之履行婚约,还答应以后只守着小忆一个人过日子,这么苛刻的条件我都答应了,你还想怎么样。”越说吴家主越气愤,只觉的刘家欺人太甚。

  刘母像看傻瓜似的看着眼前的吴家主,只觉得自己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哦,合着,我家小忆你家想丢的时候就丢了,现在发现丢了不合算又想召回来,简直岂有此理。这下子刘母是真的怒了,直接叱道:“闭嘴。”

  吴家主被一声震的一愣,待反应过来,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看着刘母的神情也带上了怨恨,她好歹也是吴家家主虽有求与人放下了自己的身段,但是刘母这仿佛训下人的姿态,也让吴家主怒火中烧,当下也将心中的顾虑都抛却了,对着刘母就是一通数落:“刘忠信,你别太过分,你当你家刘忆是什么好货色,若不是看他是你刘家嫡子的份上,别说给我儿当正夫就算做侍都不可能,你还在这拿什么乔,哼,我今日肯低下身子和你说和你就该心满意足了,要不然凭你儿子那样的品貌又被退了婚难道还指望找个好人家不成。”哼,真是给脸不要脸,反应吴家若是这么下去也是败了,自己索性就说个痛快。

  刘母见吴家竟然这么扁低自己的儿子,如何能忍,直接一掌挥出,将吴家主直接打飞了出去,刘母此时有三娘的丹药相助更是功力大进又是盛怒出手虽只用了五分力,即便吴家主也有点功夫底子,也只被人打得跌落墙角,口中源源不断的血吐了出来,显然是受了内伤。此时的刘母哪里还有平日冷淡的模样,整个人如同烈火般,看着吴家主的眼神仿佛看着死人一般,可见愤怒到什么程度,只见此时的刘母冲着吴家主不屑的冷笑道:“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母女俩一路货色,你当你吴家是什么东西,若不是有刘家暗中护着,你吴家一届商户,早被人吞了,哪里还有今日的风光。还有你说什么愿意让你女儿只娶我儿一样,简直是笑话,若是你女儿娶了我儿子还敢在外面沾花惹草,我杀了她,我儿自小金尊玉贵的养大,难道是给你们羞辱的,害的我儿差点没了性命,我不直接找你们算账就该感恩戴德了,还敢来这里找不痛快,我告诉你,吴家现在这副光景那还是我没动手得来的,你以为若是我动了手脚,你还能跑到这里和我说三道四的简直是做梦,还敢又来编排我儿,我告诉你,我儿的妻主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然会好好挑选但是我告诉你,你家那个畜生想都不要想,赶紧给我滚。”若不是此时怕坏了自己儿子的名声,她就让三娘出来亮亮相了,真把你的女儿当个玩意了,简直不知所谓。

  咳咳咳,吴家主忍不住的又吐了口血,实在不敢相信刘母竟然说动手就动手,一点顾虑都没有,而且自己竟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顿时骇然,她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她一直以为自己对刘母是很了解的,但是今天刘母一掌就将自己打成重伤,吴家主才发现自己恐怕是自以为是了,此时哪还敢再说什么,慢慢的起身,扶着自己闷痛胸口却是连站稳都不能了。

  刘母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有扶人的意思,开玩笑她此时恨不得吴家主一命呜呼了,怎么会上前帮忙,但也不能让她真的在刘家出事,虽然自己不惧此事,但也不想平白给自己找麻烦,再说了自己动手自己还是知道的,就是躺几个月罢了,正要喊人进来将吴家主送出去,却听人来报说是三娘进来,顿时心中一奇,这个三娘怕被自己打劫这几天见到自己都是躲着走,今天竟然来找自己,忙让人喊了进来,也不管吴家主又无力的跌坐在地。

  三娘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形容狼狈的跌坐在地上,四周还有未干的血迹,顿时觉得这一幕比较眼熟,猛然想起上次因为刘母的谎言,自己也被师父打了几掌差点没了小命的事,忙下意识的捂着胸口,感觉自己的胸口好像又隐隐作痛起来,对于此时和自己同病相怜的人,顿时生出了心心相惜之感,都是苦命的人。尤其是惹了刘母的人,更是苦命啊,三娘此时也忍不住冒冷汗了,想到自己这些日子对刘母的态度,心中不免苦笑,完了自己还没娶忆忆过门呢,万一再被刘母下了绊子,这不是明显给自己找不痛快吗,忙露出了讨好的神情。

  刘母见三娘进来也不说话,神情多变,最后看到自己的神情竟然带着谄媚好笑的说道:“三娘来找我有什么是吗。”

  “母……额”猛然想起刘母吩咐自己在外人面前喊自己家主,虽然那人看起来马上就要昏过去了,但是三娘还是果断的改了口,“哦,是这样的家主,我想着家里过了年就要来京城了,虽然房子家主给了,但是家里重要有个活计,前段日子家里也盖了个作坊,到了京城自然要扩大的,扩大自然就需要人了,所以相托家主给找个地界和采买些仆人,只是我现在囊中羞涩,所以我决定拿东西换。”(未完待续)

  ps: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