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一章
  “呜呜……三娘,醒醒……呜呜我的三娘,别丢下母父,你要出了什么事,母父也不活了。”令人烦躁的声音持续的传来,头也隐隐作痛,昨天刚刚和那个人渣分了手,想想十几年的感情尽然比不上他的前途实在是讽刺,自己和他两个人一起在孤儿院长大,到了高中的时候终于确定了恋爱关系,那时候他对我说,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都上大学,为了我们以后的生活希望自己能放弃学业然后供他念出大学,他一毕业我们就结婚,那时候自己信了,为了这句承诺,自己一天做几份工作,将挣来的钱大部分都给了他,可是结果呢,还不是换来了一句我们不合适,不合适啊。呵呵,好一个不合适,什么不合适还不是自己无权无势不能助他更上一层楼吗,那自己呢,自己这几年的付出算什么,也罢也罢,今日看清也好过他日被人利用殆尽的好。今日他能为别人舍弃自己,就算与之结婚,他日不还是同样结果呢,不过看到那个女子握着那个人渣的手,骄纵的看着自己的时候,自己真是羡慕啊,你说羡慕她得到了那个人渣,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自己只是羡慕她有家人疼爱要不然也不可能养成骄纵的性子,同时也有点好笑,笑她明明拥有所有却把瓦砾当珍珠,真是瞎了眼睛,她也不想想今日他能为了她将我抛下,来日对她又岂能有丝毫情谊,真是自己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何必为她操这份心呢,真是杀了。若是自己也有疼爱自己的家人该有多好,自己若能得之定然珍惜,想来却也好笑,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不过到底是谁这么没有道德,大早上的就扰人清梦,真是烦人。想要起身教训他们,却发现自己全身酸痛不已忍不住的**出声“呜,真痛,怎么就这么痛啊。”刘星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尽然连睁开眼睛都仿佛用尽全身力气似的,自己到底怎么了。

  宋陈氏看到床上的三娘嘴角动了动,偶尔好像听到个痛字,顿时什么也不顾了,忙拉着妻主道:“妻主妻主,你听刚刚是不是三娘说话了,是不是,是不是”见到妻主点头,宋陈氏更是高兴的喃喃道:“大夫说过,三娘娘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了,现在三娘说话了,就是说她没事了,呜…呜…呜…,三娘终于没事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到了床上的女子身边,拉着此人的手着急的说道:“三娘,你醒醒,你既然醒了就睁开眼看看母父啊,好让母父安心啊,你醒醒啊,你醒醒,呜…呜…呜…。”

  宋大娘此时注意到妹妹的眼睛动了动也忙紧张的说道道:“母父,你看妹妹的眼睛动了,你快看啊,三娘要醒了,你快别哭了,这几天你的眼泪就没断过,若是三娘醒过来,不知道有多伤心啊。”

  刘星语此时也是郁闷,自己虽然没有力气,可是声音却是能听到的,听到什么“母父”“三娘”的,心中很是疑惑,用力的睁开了眼睛,刚想询问就被人一把抱住,茫然的看了看四周,这到底是哪里,只见自己旁边围了一群人,有老有少,衣服的样式自己都没见过,看起来都很是破旧,自己正被一个男子紧紧的抱在怀中,虽说自己也不小了,可是也忍不住的羞红了脸,不过想来以自己如今的情况也看不出来吧,围着自己的人虽然年龄什么都不相同,但是还是可以看出眼中明显的喜悦,想来应该不是绑匪,再说绑自己也没有啊。而且一个看起来50多岁的女子,还在那里默默的抹着眼泪。仔细打量四周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家,而是一个简陋的屋子,屋子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而且看出来十分陈旧,以自己的眼光这个家里唯一值钱的物品大概就是桌子上的那套笔墨了吧。等等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吗,重点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吧,自己明明在家睡觉的啊,而且这些人看来好像还和自己十分熟食,真是奇怪。看了看自己,只见此时自己的衣物尽然和这群人的一样,更让自己担心的是,自己的手明显不一样,这双手手明显要比自己的手黑一点,也要大一点,不会吧,这是什么情况,想到最近流行的穿越,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吧,刚刚失恋又碰上穿越啊,想到这里,激动的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刘星语在睡梦中尽然意外的接受了一段自己附身之人的记忆,原来这具身躯名叫宋三娘,是这个家里的第三女,这里是文峰村,原主今年十四岁,三娘的母亲与母父,因母父原姓陈,所以外面都称呼其为宋陈氏,还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两个姐姐都已成家,大姐名叫宋大娘,性格比较精明能干,对于原主很是疼爱,以前原主被欺负的时候,都是大姐去帮原主讨回来的,娶夫王氏生了两女一子,人称大王氏,二姐名为宋二娘,性格很是憨厚,就是人们说的老好人,二姐娶夫也是姓王,人们也都称为小王氏,生有一女,二姐夫如今又有了八个月的身孕,唯一的哥哥也于年前出嫁,嫁的是旁边村子的赵家三女,是的你们没有看错哥哥确实是嫁出去了,这里是与现代完全相反的世界,由男子孕育子嗣。想到这里刘星语心中一阵高兴原来自己来到了女尊的世界啊,想到自己在原来的世界也会时不时的逛逛文学网站看看女尊文,穿越文,还自己幻想一下,没想到现在尽然自己亲自体验了一把,在这里是女子为尊,女主外、男主内。年前哥哥出嫁后母亲也把家分了,我与两个姐姐每个人得到了一亩水田,两亩荒地,还有二两银子,宋母,宋父与宋三郎一起生活。因为原主当年因故早产出生所以自幼体弱多病,家里的重活累活也做不了。所以几年前,宋父,宋母为了以后让其可以有些谋生手段狠心将家里唯一可以耕田的老黄牛也给卖了,得了几个钱,为这个幺儿交了束脩,让她和村子里的一个老秀才读了几年书,也是希望可以学得一些本事,好在镇上找份活计,也能养得活自己。

  谁知道前些天因为秋收,原主因为已经分家,不想再拖累自己的姐姐,就瞒着家里人自己下了田,准备自己收稻谷,想也知道原主根本没有做过农活,身体又不好没一会就晕倒在了田地里,幸亏这段时间大家都在秋收,人们一看不对就将原主送回了家,自幼体弱的身子再也撑不住就发起了高烧,一命呜呼,便宜了自己。哎,世事真是难料,想着现在这一贫如洗的家,刘星语真的有再死一次的冲动,自己真想问问老天,她到底做了什么,让她失恋之后又受打击,尽然来到了这里,来就来吧反正在现代她也没牵没挂可是好歹给个好点的身份啊,看看这还不如自己原来在孤儿院的日子呢最起码能吃饱穿暖啊,这倒好自己奋斗没有几十年吧,可却回到了解放前。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刘星语,哦不应该叫三娘了,睁开眼睛见屋子里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就想起来看看她现在的家,毕竟是要住一辈子的,可是试了试,却怎么也起不来,这具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再加上已经三天没有进食又生了病自己也只能深深地叹了口气。

  正在这时,宋陈氏端着碗进来了,“三娘,你终于醒了,太好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刚刚大夫来过了,说你已经没事了只要好好养着就好了,以后可别这样扭了,你从小身子就弱,地里的活更是从来没有做过,你这样瞒着我们自己去干活,你是想让母父心疼死吗?母父和你母亲让你读书识字也就是希望以后你可以不用在土里刨食,现在母亲和母父都还能干的动不用你,你可别再这样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可让母父怎么活。”说到伤心处,想着这几日三娘不省人事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宋陈氏,心中很是复杂,却也感到一股暖流留在了心理,想想自己作为一个孤儿,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个温暖的家,最羡慕别人的也是别人有父母的疼爱,现在自己终于也有了家,还有那么疼爱自己的母亲与母父,自己一定会好好珍惜的,三娘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母亲和母父的,也会好好孝顺她们的,想完这些顿时就感觉身上一阵轻松,想来这是三娘真的离开了吧,她是不是也有许多不舍呢,既然如此从今天开始没有刘星语只有宋三娘,自己会好好的做一个好女儿的,从此自己就是宋三娘,自己就不信,凭着自己现代“打工小超人”和超越这里几百年的思想总会让全家过上好日子的。

  宋陈氏担忧的看着床上发呆的孩子:“三娘,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摸了摸三娘的头,感觉也不烧啊,忙紧张的问道“三娘,是不是又不舒服了,你等着,母父这就给你找大夫啊。”忙起身正准备出去,就被三娘拉住了衣袖。

  看到母父通红的双眼,着急的神情,三娘忙说道:“母父,我没事,我只是想通了,以后再不会逞能了,等我这次好了以后我就去镇里逛逛,看能不能找到活计,虽然地里的活计我不拿手,但好歹还认识几个字,想来找到活计也不难,好歹还能贴补点家用。当初为了让我连家里的牛都给卖了,姐姐们疼我也没说什么,可是我也不能老拖累姐姐们,我知道母亲与母父也是左右为难,要不然你和母亲也不会在哥哥一成亲就将家给分了,还选择和我住,要是你们去姐姐们家住绝对不会有现在这么累,这几年都是母亲和两个姐姐在地里忙活,这次一摔,到把我摔醒了,母父放心,我好了就去镇上一定让母亲和你过上好日子。”见到母父听到自己的话,尽然抽泣了起来,三娘一边给母父擦着眼泪,一边担心的问道:“母父,你怎么了。”

  宋陈氏用衣袖使劲的擦着眼泪,望着三娘欣慰的说道:“我儿终于长大了,都知道心疼母父了,我就知道我家三娘能有出息,都是母父的错,要不是母父当年在雨里赶路也不会让我家三娘早产,身体差成这样,是母父对不起你。”

  父女两人不停的说着对不起,突然扑哧一声都笑了出来,三娘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可怜兮兮的说:“母父我肚子饿了,你拿了什么,真香啊”。

  宋陈氏听着这话,方想起三娘几天没吃东西了,忙将舀了一勺鸡蛋羹喂给三娘,好笑的说道“你这孩子,能有什么好东西,这段时间攒了点鸡蛋,母父没舍得卖,我儿身体不好就给你炖了碗鸡蛋羹,是母父没用,我儿害了这么大的病,母父也只能给我儿一碗鸡蛋羹了。”

  看见母父有开始自责,三娘忙啊呜一口吞下了母父那勺子鸡蛋羹,嚼在嘴里,鸡蛋特有的香气充斥在嘴巴里,忍不住的细细嚼了两下,比现代的鸡蛋好吃多了还有一丝鸡蛋的腥气,好吃的不得了,连忙张嘴让自己母父多喂了几口,不一会一碗鸡蛋羹,就吃完了。吃完还夸张的做了个鬼脸,搞笑的说道:“母父说的什么话,谁说鸡蛋羹不好了,鸡蛋羹多香多好吃啊”

  宋陈氏见三娘搞怪又吃的香甜,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高兴的见牙不见眼,收拾了碗筷又忍不住的嘱咐道:“三娘,你刚醒来脾胃弱,可不能吃太多东西,母父可是给你蒸了三个鸡蛋,现在也吃饱了,你身体还没好再睡会吧,母父去准备晚饭呢”宋陈氏一边说一边扶着三娘躺下,细心的压了压被子,就拿着碗走出了房间。

  看到宋陈氏走出了房间,三娘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自己也确实累了,虽然只是坐起来吃了碗鸡蛋羹,哎,这身体还真差,想着想着就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