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怒沙潜影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枪手

第二百五十七章 枪手

  由于涵洞内的空气比较幽冷潮湿,加上没有维护和长时间的荒废,即使是不锈钢的铁轨也生出了斑斑锈痕。

  铁桥更是出现了严重的锈蚀老化,走在上面桥身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嘣声,震震颤颤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毁断裂。

  我放轻了步子紧跟在渔夫后面,而渔夫似乎并不担心,打着手电踏步直奔铁桥对面的调度室。

  就在这时,一声剧烈的枪响猛然在我身后炸起,没等我反应过来,渔夫整个人向前趔趄了几步,几近扑倒在了生锈的铁桥上,此时手电也顺势滚落在了一旁。

  我听到枪响的那一刻,身体条件反射般的缩成一团,顺势向前滚了两圈,脑子里第一反应的就是钱二爷开枪了,心里忍不住暗骂,“他娘的钱老贼,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还没等我细想怎么回事,又是两声剧烈的枪响,听子弹撞击的方向,似乎不是冲着我们这边而来。

  我脑子顿时炸开了花,一时分辨不出枪手的意图,也顾不得往后看,手脚并用向前爬行了几米,一把捡起渔夫摔落的手电将其关闭,拉扯着渔夫往铁桥弧形的下坡段隐蔽。

  涵洞中这时骤然恢复了寂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火药味,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一片漆黑,陈可心和钱二爷此时也关闭了手电,黑暗中觉察不出半分异动。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除了三声枪响,身后发生了什么,我根本无从反应。

  此时脑子里一团乱麻,钱二爷为什么要开枪?

  陈可心和俞教授有没有受伤?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惊叫?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一连串问题像流星一样从我脑子里飞速闪过,我本能的抱紧了头部,却发现脸上有一股滚烫的暖流,鼻子也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血腥味。

  渔夫挣扎着咳了两声,喘着粗气急促的呼吸,用略带沙哑的声音低声说道,“九点钟方向,别出声!”

  我猛的吸了几口气,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渔夫挪动了一下身子,尽量让自己平躺在地上,倒吸着冷气道,“大口径钢芯弹,我的右肺被贯穿了,哼,我们最不想碰到的人,还是碰到了!”

  我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大口径钢芯弹,不是钱二爷?”

  渔夫闷哼了一声,可能是觉察到此时掩蔽的地点处于射击盲区,又伸展了一下身子,用嘴咬开冲锋衣堵住伤口,喘着粗气道,“你在怀疑钱二爷?”

  渔夫问的很平静,没有惊讶和愤怒,甚至没有什么情绪在里边。

  我被问的一愣,一时拿不准他话里的意思,渔夫这个人跟钱二爷关系不明,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还没弄清楚,此时承认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而黑暗中也看不见各自的脸色,便索性沉默,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渔夫似乎伤的很重,即使在黑暗中看不见他的伤势,也能从他的呼吸状态和身体的震颤觉察出他很痛苦。

  子弹贯穿肺部的开放性气胸虽然被衣物堵住,不会立刻致死,但其引发的出血性休克可能会导致其随时昏迷,而且出血会导致肺部血压失衡甚至是肺泡破裂。

  渔夫的呼吸很急促并且带有间歇性的咳嗽,其右肺很可能已经丧失了部分呼吸功能,很难想象渔夫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在呼吸困难和剧烈疼痛状态下还能保持意识的绝对清醒。

  可能是察觉到了我的不配合,渔夫这时竟然苦涩的笑了起来,强忍着身体带来的巨大疼痛,咬着牙道,“打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似曾相识;这不是幻觉,开枪的人并不会使枪,我们都被骗了!”

  ;

看过《怒沙潜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