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怒沙潜影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对峙

第一百七十九章 对峙

  我打量着沈洁然的反应,发现她的情绪还是非常的不稳定,对我们的劝说并没有多少信任的倾向,仍带着哭腔将工兵铲对着我们。

  我见劝说不凑效,就想来硬的,这么僵持下去,不说她自己有危险,就连先前的计划也会被彻底打乱,到时候谁都走不了。

  于是伺机寻找动手的机会,其他人仍耐着性子继续对她劝说。

  陈可心把之前我们看到幻觉的事情作为事例跟她讲了一遍,并帮她分析了可能产生这种幻觉的原因和机理,告诫她不要被自己的臆想迷惑,冷静下来抵抗干扰。

  那些洼地的动物说不定也是产生了这样的幻觉,把自己的同类当成了势同水火的敌人。

  我们这些人一直都在一起,怎么可能有机会杀人,而且就算杀人,那杀的又是谁,这根本就是一个逻辑悖论,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

  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又对她劝解了一番,沈洁然这时似乎有点反应,停止了抽泣,一双泪汪汪的眼睛在我们脸上来回打量,无助又带着十足的警惕,过了半响突然开口对我们道,

  “我..我刚才看到,赵..赵文兵老师流了很多血,有一个黑影从他身边跑了,那人背着包,瞅着,像是康永生老师...”

  沈洁然由于过度的惊恐,说话都有些哆嗦,也不知是看到了怎样一幅骇人的场景。

  我们都听的面面相觑,先前也有过一些推想,但万万没想到受伤的人是赵文兵?

  而凶手竟是失踪的康永生?

  这怎么可能?

  难道康永生和赵文兵也进过这个山洞?

  但他们进山洞的情景又怎么会被沈洁然看见?

  这显然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认知层面,要知道幻觉的产生也存有一定的形成机理,大部分是来自强烈的心理暗示,少部分是环境影响和无规则的幻象;

  除非沈洁然事先就对这些幻象的发生下了某种意识定义,精神高度紧张之下将这种暗示“实体”化欺骗了自己的大脑。

  陈可心皱着眉问沈洁然,“洁然,你好好想想,你确定受伤的人是赵文兵,而行凶者是康永生吗?”

  沈洁然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极其难过的看着地面道,

  “我不知道,我就看见赵老师躺在地上,全身流了很多血,一个背着包的黑影,那个黑影的身形和头发既像康老师,又好像不像,我看不清他的正脸,我不确定,我真的不确定!”

  沈洁然越说越激动,将工兵铲扔到一旁,双手掩面痛哭起来。

  我见此机会,慢慢绕到她旁边,将工兵铲先行解除,打着眼色问陈可心怎么办?

  陈可心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自己一面劝慰,一面小心接近沈洁然。

  钱二爷盯着这边的局势,又不时扫几眼前方的空腔,脸上神色复杂。

  沈洁然见有人靠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碰到了靠在岩壁上的俞教授。

  俞教授似乎睡的很死,这一撞也没什么动静,但沈洁然身形移动的时候,手电光散射到了俞教授的脸上,也就是转瞬间,俞教授的眼睛对散射过来的光线下意识的作了反应。

  由于我盯住的是沈洁然,事情又发生的非常迅速,也不确定是不是眼花看错了,尚没放在心上。

  沈洁然见来者是陈可心,脸上仍带着少许惊恐,回头慌忙查看俞教授的状况。

  陈可心见沈洁然放下了大部分戒备,也就此靠了过去,借机询问查看俞教授的伤情,并问沈洁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看到队员之间自相残杀这种古怪恐怖的情景?

  沈洁然看着昏睡不醒的俞教授道,

  “我也不知道,那些画面就在我眼前不断闪现,他们就在那里,血流的到处都是,我根本就没想过这些事情,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我脑子里很乱。”

  沈洁然说着,脸上显现出非常痛苦的神情,似乎不愿再去回想这段经历。

  我暗自奇怪,照沈洁然这么说,倒不像是心理暗示起的幻象,康永生和赵文兵共事多年,关系一直不错,又怎么可能动此杀机?

  陈可心这时安慰沈洁然道,“这些一定是幻象所致,就像那些黄羊一样,被什么东西扰乱了心智,空腔里边什么东西都没有,你一定要坚定意志,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

看过《怒沙潜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