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怒沙潜影 > 第二十七章 提醒

第二十七章 提醒

  我问程律师,父亲还有没有交代什么,有没有办法让我见到他。

  程律师将金丝眼镜摘下,叹了口气道:“听赵剑平说,因为属于重大凶杀案,上级对这个案子非常关注,并且采取了特别措施,一般人不准随意探视。至于其他的,你父亲也没多说,我看他心态挺好,你也不用太担心,事情会查清楚的。”

  随后在程律师的建议下,草拟了一份关于整件事情经过的笔录,虽然不能当做直接证据,但对分析案件非常重要。

  弄完这一切,已是下午两点,跟他再详细斟议了几个关键问题之后,两人匆匆吃了一顿饭,然后各自分头行动。

  我回了趟老宅子,将已有损伤的《墨梅图》拿到附近的装裱行当里验伤修复。

  店里没什么客人,一个秃顶老头在门前烧水品茶。我对秃头没什么好感,正打算换做别家,谁知那老头突然慢喝了一声,“这位老板请留步,怀中抱的可是文房宝墨?”

  老头绕口的普通话带着方音,勉强可以听清楚,说完,抬起锃亮的脑门将鼻子凑到空中闻了闻。

  我听得一震,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听过,不免顿住了脚步。心里觉得有些意思,这老头鼻子可真够灵光,隔着老远就可断物鉴宝。

  老头见我止步,起身凑过来嗅了两下,皱着眉头道:“这墨宝里边儿怎么会有如此浓烈的异香,莫不是八大山人的真迹现世?”

  要说前两句我还可以理解,稍微有点眼色的人,光凭包裹器物的外形、大小、分量,所来之人的神情气度,大可断出此物的类型,以及是否为“出窑”的行货。

  但这种不用察看实物,仅凭气形和经验就能说出原物的信息,就是浸淫古玩行当里几十年的老前辈也没有此等功力,此人不是神棍,就是巧合的不能再巧合的巧合。

  我不免讽刺了一句,“您老可真是料事如神,这咖啡的香味也能让您品出个朱耷的文墨来,实在是景仰不已。”

  老头对我的无礼不以为意,品了一口茶,笑着道:“此香非彼香,若是神似也就罢了,今日你我有缘,让老夫代为一观。”

  我越听越觉得不靠谱,这老头八成是猜中了,想套近乎,故意说的玄乎。

  我有些不耐烦,踏步便走,谁知那老头放下手里的茶壶,竟有些急了,一把拉住我道,“年轻人,屋里借一步说话。”

  老头这一句用的是方言,没等我听明白,就半拉半推的将我请进了店里。

  我不免觉得有些怒意,这生意谈不成也就罢了,岂有这般死缠烂打。

  谁知还没等我发作,那老头从柜台找出一顶假发,戴上之后,我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几分相似的面孔,此人很像之前在医院里见到的那位蒋教授,结合浓厚的方音,几乎可以确定是他无疑。

  只见蒋教授将假发在头上比划了几下,在看到我顿悟的表情之后,面色沉重的道,“时间仓促,我过来是提醒你一声,刚才说的香味,不是那啥子墨香,是你身上的味道。

  我们在你的头发里检测到异常的核糖酸,它会重新表达人体蛋白的合成,据我们观察,第一期合成的蛋白不会影响性状,但会产生一种特殊的香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在观测当中。

  你要有心理准备,可能要随时回去接受复查。”

  听到这里,我感觉到一股恶寒袭遍全身,让我感到震惊的不仅仅是蒋教授说的什么异常核糖酸。

  蒋教授出现在这里,本身就是一个很不正常的讯号,他所选的店铺和精心准备的一套“切口”,显然是在计划行事。

  蒋教授不是专业的古玩行家,说起这套台词的时候,并不连贯,最后一着急,竟然不小心将我手里的八大山人字画给提前说了出来。

  这第一时间验证了我对凌小冉和那家医院的怀疑,监视楼家的“它”里面,很可能潜伏有他们安插的人员。

  我将信将疑的将手凑到了鼻端,确实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奇特异香。

  此时我不能判定是出门洗手的香皂味,还是自己的心理作用,这种香味不同于任何一种人工萃取合成的香料,谈不上好闻,但并不使人厌恶。

  我脸上神色未变,一把揪住蒋教授的衣领,厉声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什么人派你过来的?”

  蒋教授一幅慷慨赴义的模样,并没有丝毫惊慌的神色,用手摸了摸光亮的头顶,道:“干啥子嘛,我只是一个搞科研的,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晓得。”

  瞧见蒋教授一脸无辜傲慢的态度,不免暗自叹了口气,搞科研的就是书呆子,脑子里根深蒂固的权级思想。看来是被人下了死命令,像这种人,就算是拿命威胁他,他也未必肯透露半句。

  我见外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纷纷议论着什么,一来不知这里面有没有他们潜伏的人员,二来想到陈可心接机的事情,便松手拍了拍蒋教授道:“这个,做生意得讲究你情我愿,不能强求,我还有事,咱们有缘再见!”

  说完便拿着《墨梅图》挤过看热闹的人群,在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天河机场。

  ;

看过《怒沙潜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