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怒沙潜影 > 第二十章 死亡真相

第二十章 死亡真相

  这人的态度极其嚣张,我虽看不惯,但此时时间紧迫,不想再多生事端,瞥了他一眼,便推门而入。

  父亲见我进来,将双手摊在桌子上长舒了一口气,我正准备开口询问,父亲作了一个打断的手势,挑眼看了看墙角的监视器,

  沉声道,“时间不多,先听我说,王应北出事了,上午有人报案说他失踪超过了24小时,怀疑他遭遇了不测,警局立案之后调查了他的出行记录和通话记录,确认他最后出现的地点和通话人都在我这里。

  下午3点半左右,有人在江里发现了他的尸体,身上被人绑上了铅块,死因正在调查当中。所有的疑点于我都很不利,他们现在怀疑我是这起命案的一号嫌疑人。

  现在形势不容乐观,我这边无法提供有力证据摆脱嫌疑,他们已临时成立重案组,警局将会暂时扣留我直到新的证据出现。”

  赶往警局的路上我早已料到事情的严重性,只是没想到真的会牵扯上命案,死者竟然是我最不愿看到的工程师王应北。

  父亲分析的很对,我们这边很难提供不在场证明。

  首先,王应北最后出现的地点在我家,由于房子是老旧的四合院,周围没有近邻可提供目击证明,更没有城市天眼的监控,唯一可以证明的第三方只有我和孙桥生,我作为直系亲属,法律上不可能认可我的证词,而最为关键的孙桥生当时也神秘失踪,谁也不能证明在我家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王应北惨遭沉尸。

  王应北最后跟父亲的通话记录即使被还原,也无法摆脱王应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杀害的嫌疑。

  虽然我明知这是一个误判,凶手另有其人,但此时没有任何能力去证明。父亲见我不说话,脸上神色不定,用手敲了敲桌子,在上面用手指比划着什么。

  我从杂乱的头绪中回过神来,看清父亲移动的手指,不由得咬紧了牙关,看来,我们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那个神秘人也没按常理出牌。

  父亲的提醒让我的心猛的沉了下来,虽然现在无法确认王应北真正的死因,但可以确定的是,这绝不是一起简单的灭口,事情发生的如此巧合,这里面牵扯的东西恐怕远远不止这么简单。

  父亲朝外面看了一眼,那个老警员已经是第三次看表,随后叹了口气道,“我在这里没事,跟你母亲说一声,‘为安’”!(“为安”,俚语,注意安全)

  老警员第四次看表的时候,敲了敲玻璃,随即推门而入,见我早已立在了门后,冷哼了一声道:“行啊小子,果真是“看”你爸来了,等提审的时候再来探视吧。”

  他故意把“看”字说的很重,大概是对我一言不发的嘲讽。说实话,如果是现在的身份,我真他(妈)有一枪嘣了他的冲动。

  我看了父亲一眼,说了声“您保重”,沉着脸离开了审讯室。

  一旁的女工作人员边走边安慰我道,“你也不要太着急,如果真是你爸做的案子,只要他坦白从宽,法律是有宽容限度的,如实供述自己罪行,我们会在法**请求法官在量刑上进行酌情考虑,希望你能做一下他的思想工作。”

  我勉强挤出一个还算是笑容的笑容,沉声道,“这位警官大姐,事情还没查清楚您就给断了案,请问您姓什么?如果是姓包的话,我代表全家谢谢你。再见!”

  我甩过一脸木然的工作人员,在街上拦了一辆刚刚结完帐的出租车,没跟他说目的地,就让他绕着环线走两圈。

  司机看我脸色沉重,又刚从警局出来,也不敢吱声,只是时不时的在镜子里观察我的反应。

  车刚上二桥,我让司机停一下,说想出去透透风。过了两秒钟,车还是在继续往前开,我不耐烦的吼了一声,“停车”。

  刺耳的刹车声随即响起,随后又踩上了油门,我憋了一肚子火,又碰上这么个不开眼的司机,正准备骂上两句,司机眼见形势不对,

  压低了声音道:“我说兄弟,别想不开啊,我这刚准备交班你就上来了,我可不能让你做傻事,再说了,你这么年轻,就这么走了,家里人怎么办,爹妈养你这么大多不容易啊,这车我不能停,打死我也不能停...”

  我这劲儿刚上来,听他这么一说,既好气又好笑,原来碰上个好人,顿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随即调整了一下情绪,咳嗽了两声道,“您弄错了,我就是想透透气,这钱给你,我就在这下车。”

  司机大哥看见我扔过去的五百块钱,挂上空档之后立即拉上了手刹,转身死死的拉住我,几乎是哽咽着道,“兄弟,去年一个女孩就是从这跳下去的,当时跟你一样,说是想吹吹风,没有车费便给了我一只戒指,我还当捡了一个便宜,结果..

  结果我刚关上车门,她就...

  这一年来,我每天都活在良心的煎熬中,闭上眼睛就看见女孩跳桥的样子,如果当时不贪这个财,多留一个心眼,她也不会这么走了...”

  司机大哥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我也不好再敷了他的好心,让他一直把我送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公园,再三保证不会做傻事,在后座悄悄留了一千之后,司机大哥这才将信将疑的放我下车,驱车离去。

  ;

看过《怒沙潜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