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怒沙潜影 > 第十二章 逃

第十二章 逃

  我正为这封邮件大伤脑筋,父亲沉着脸稳步走了进来,神色有些不对。

  还没等我开口问他一些事情,父亲额上的青筋已经露了出来,手紧紧的攥着手机道,“玺,出事了!王应北和孙桥生手机都无法接通!”

  我面色一紧,心里猛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忙让他说清怎么回事,难道上次那两个工程师出事了?

  父亲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去了他们公司一趟,负责人告诉我他们俩都辞职了。奇怪的是他们辞职报告都没写,只是打电话跟人事部说了一声。公司也在调查此事,核检财务和信息资料数据。”

  我越听越离奇,事情怎么会这么凑巧,刚有所怀疑,这两人就即刻人间蒸发,如此的不打自招,难道他们跟神秘人也有所关联?

  我把邮件的事情跟父亲说了一下,父亲摇头道,“这股力量来路不简单,可能真如你所说,我们的一举一动他们都看在眼里。王应北和孙桥生这两个人我很熟悉,一年之前我们就熟识,他们不可能预知到现在的情况,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我觉得父亲说的在理,但有没有可能他们中途被人收买。唯一说不通的是,他们怎么知道父亲会找他们,就算是我们有所怀疑,也无真凭实据,根本用不着跑路。两人商议了半天,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

  父亲扫了一眼陈可心发来的邮件,沉声道,“要判断这封邮件是不是陈可心本人所发,很简单,我们不妨问一下她有关陈化千的陈年旧事。当年你太爷回国的时候,陈化千曾赠送一枚玉佩,希望两家分开之后,仍世代交好。这玉佩本是一对,乃当年陈化千父母定情之信物,如果她能说出这枚玉佩的来历、形色,定不会有假!”

  这倒不失一个好办法,就算陈可心不了解,他的父亲陈国华不可能不知道。想到这里,便设置了一个PGP公匙,将这些事情和自己的担心一一添注,深表歉意之后,联网加密发了过去。

  十分钟后,陈可心回复了加密邮件。断网解密察看,信的大致内容是,这些事她自幼听父辈们讲过,在故乡中国有这么一家“亲戚”。我们所提及的麒麟宝玉,她更是知之甚详,不仅形貌分毫不差,就连其演史都能说出个大概。而且特别标明,她对中国的古文化尤为感兴趣。

  对于我们的担心,她表示理解。另外,刚有安全人员通知她,查看她邮件的那个家伙非常狡猾,他强行进入了中国一家邮箱运营商的服务器,并以那边的镜像服务器作为代理地址,由于其站点分布的区域较大,他们在核对追踪了四十八个站点,搜集了大量访问信息之后,发现他的真实服务器竟然来自国外。

  据他们进一步确认,服务器的地址很可能在与中国接壤的俄罗斯境内。安全人员已经将相关情况上报给国防部,他们将考虑约见俄罗斯驻英国大使,以查明这起案件是否为俄罗斯黑客针对英国军事情报展开的攻击。

  文末陈可心还问我这边出了什么事,怎么会被国外的黑客盯上?而且据目前了解的情况看,这件事牵扯的范围比较大,希望我这边多加注意。病历的资料她已经大致看了一下,检测没什么问题,只是失忆的论断似乎有些不妥,由于不能直接对我进行观察监测,她会跟几位临床医学教授详细研讨,一旦有新情况便会及时跟我联络。

  我跟父亲看完陈可心的回信,头皮都有些发麻,这件事牵扯之广是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陈可心的身份可以确认,但那个发邮件的神秘人竟然身在国外,他究竟是俄罗斯人?还是中国人?

  他如此费尽心机的监视我,到底想从我这得到什么?

  就在这时,父亲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凝固的气氛被这突然起来的动静打破。

  手机在桌子上来回的震颤,父亲随手拿起手机,看清来电显示之后,我发现父亲的脸色变的很难看。父亲把手机翻转过来的时候,蓝色的字体瞬间刺痛了我的双眼,打来电话的人竟然是已经失踪的王应北。

  我和父亲对视了一眼,足足愣了几秒,随即反应了过来,打了一个手势让他先接电话。

  父亲按下接听键,调成外放模式,一个惊慌的声音传了出来,“喂,..是老楼吗?我..被人盯上了,现在..在..嘟....”

  刺耳的蜂鸣声嘎然而止,电话毫无征兆的被切断了。

  他说话带着急促的喘息声,很可能是一边跑一边在打电话,电话那端没有嘈杂的市井音,应该是在一个空旷或者相对安静的地方。

  ;

看过《怒沙潜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