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怒沙潜影 > 第一章 医院禁闭室

第一章 医院禁闭室

  有些事本不应当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像宇宙中观测不到的神秘星辰,诞生乃至湮灭又与我们这等凡夫俗子何其相干。

  历史本应诉其本质,但偏偏人心蛊然,那些永不见天日的档案,已经失去了它原本存在的意义。

  这些事本不应该说,但鄙人作为事件的直接参与人,说不上是义务,只是开头了,也就索性将其讲下去,大家姑且一听,切不可妄加探究。

  限于保密原则,部分人物事件将会虑化简约处理。

  缘何一提笔,踌躇半响,竟不知如何归整。

  倒不是功底不够,这些事情反反复复在我脑海里放映了无数遍,就算闭上眼睛,也能在稿纸上画出个子丑寅卯来。

  只是有些东西在机密文件中极其隐晦,甚至涉及到目前人类常识之外的观文,恐怕我全盘托出此事,未必有三二两等人信的过,料来如此,便打算简一而述。

  我本姓楼,单名一个玺字,生于80年代末。

  据我太祖那一说,“楼”自古为帝王尊姓,史书有云:黄帝历五世而生禹,禹治水有功而赐姓姒,受舜禅让而称帝,子启建夏朝,禹14世孙桀无道,夏为商所灭。

  其子仲和仲礼避祸于会稽,改姓娄。

  周灭商后,武王追封先帝后裔,得禹36世孙云衢公,曰:无木不成楼,犹无水不成源也!举为谏议齐侯,封于杞。

  以主夏祀,号东楼公,子孙遂以楼为姓。另有北魏年间、古羌族等少数族人以楼为姓,但凡不可追认。

  楼家历代以姓为尊,几百年间经历无数变革动荡,太爷赶上了大清王朝的末班车,挤上了一个三品官衔,虽谈不上位极人臣,但尚未伤至根基。

  谁料想,几年之内,中国形势大变,大清王朝气数殆尽,外国列强争相入侵,军阀混战,乱世始作!

  楼家族人辞官避祸,散尽家财隐居国外谋求生路,侥幸躲过了腥风血雨的战事。

  1946年已近抗战尾声,特别是在1949年得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全家上下无不喜极而泣。

  此时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国内形势复杂,外国移民权益极难得到保护,加上与美帝关系异常,限于各种外交辞令条约和民族义气,全族毅然决然离开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于1952年返回国内。

  可谁料想世事弄人,回国不久便赶上了近代轰轰烈烈的阶级肃反运动,随后又因家庭成分的缘故,被扣上了“黑五类”的帽子,楼家家势日薄西山。

  时至今日,竟已到了人丁凋零的地步,到我爸这辈已是三代单传。太爷在我还没出生时就已写下曾孙名讳,一口咬定楼家的复兴就在我这个曾孙身上,随定字为玺,意为国之重器。

  巧合的是,我的生日竟是太爷的忌日。

  后来听我爸讲,历史上有一人跟我同名同姓,此人为杞国东楼公38代孙,南朝梁代人,封南昌郡王,换做现在最起码是个市长级别的官位,也不算辱了列祖列宗!

  按说身世也算不上奇特,但冥冥之中命运使然,人生无常,谁也预料不到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

  后来发生的诸多事件都要从20岁那年说起,为什么是20岁?

  说来大家可能觉得不可思议,确切的讲,20岁之前的某些记忆在我脑袋里没有留下任何存在的痕迹,但不同于完全失忆的症状。

  相对于白痴来说,我幸运的保留了大部分的生活技能、包括之前学习过的百科知识,有意思的是,偏偏又记不起这些知识的获得过程。

  在我苏醒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对我都是陌生的,包括父母。不管你们信不信,事情就是这么毫无征兆的开始。我从不吸烟,没什么理由,只是觉得它不是一个好习惯。

  但在深夜里,不知怎么的就点了一根,烟雾袅袅在我眼前升起,如梦似幻,强烈的刺激让我的咽喉如烈火焚烧,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之后,那种压抑的阴霾感终于不在了。

  随手翻起那张照片,心头竟有说不出的苦涩,关于我的记忆,开始于一家医院,那一天所发生的事结束了我作为普通人的正常生活,这使得我--“永不见天日”。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白色病床上,周围静的有些令人心慌,还算柔和的白炽灯让我的眼睛极不适应,足足过了二十秒钟眼睛才恢复了正常对焦。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消毒水味,床边有一套精密的维生系统和一个氧气瓶,另加一个堆放药品的桌子,除此之外20平米大小的房间里空空荡荡,显得非常单调整洁。

  被刷的惨白的墙壁,青色的地板,无不透露出一种冰冷肃穆的气息。

  这间“病房”没有窗户,通风换气全靠四个角落的通风管道,温度和湿度都由人为控制,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正规医院病房,倒像是一个医疗禁闭室。

  陌生的环境瞬间让我全身肌肉紧绷,就连自己也不知反应为何如此强烈。

  更令我感到心慌的是,我认的清这些医疗设备,觉察出医院特有的气息,脑袋里却记不起任何事情,就连名字也没有哪怕一丁点印象。

  这种未知的恐惧比死亡更可怕,就算我再怎么形容的确切,常人恐怕也无法感知的到。

  我如婴儿般胆怯的打量着四周,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努力想记起点什么,但发现稍微集中一下注意力,钻心的疼痛便如蝼蚁般啃噬着我的大脑。

  我本能想去抱紧头部,却发现自己的四肢被牢牢的锁在钢制的病床上。这时,病床轻微震动了一下,床头部位逐渐升高,我整个人随着病床直挺挺的立了起来。

  不多久,厚重的铁门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随着电控马达的轰鸣声,厚度达30公分,可以防御火箭弹近距离直接射击的合金复合加固铁门缓缓升起,空气中似乎也发出了那种振谐的嘶嘶声。

  ;

看过《怒沙潜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