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庆荣华 > 第一百三十七章、太难了

第一百三十七章、太难了

  翌日,曾荣虽说不用早起上工,可这一个多月的习惯也不是这么好改的,仍是早早睁开眼睛,只是没有爬起来。

  昨日两位姑姑虽对她完成的那件常服评价挺高,可她们毕竟不是正主,今儿上午,据说皇后要穿着那件衣服参加宫宴,因而,曾荣此刻也颇为惶恐不安。

  别的她倒没太担心,就是常服上那对相依相偎的凤凰怕落到有心人眼里会惹出事端来。

  先不说皇后满意不满意,只怕皇贵妃看到后就得酸起来,这一酸,曾荣就该倒霉了。

  还有,若这皇后是个敏感多疑的性子,只怕她会误认为曾荣是在嘲讽她,明明整个后宫都清楚皇上宠爱的是皇贵妃,偏偏还在她的常服上绣一对相依相偎的凤凰,岂不是明摆着嘲讽她现实里得不到只能在衣裳上自欺欺人?

  难啊,太难了,不管曾荣怎么做,她都会得罪人。

  可说到底,她也是被坑的,当初画这花样时,倘若覃初雪暗示她几句,或者后来柳春苗提醒她一下,她都能避开这个错误。

  可偏偏这两人谁都没有吱声,眼睁睁地看着她一个人往坑里跳。

  这一上午,曾荣都躺在炕上思索着后续的几种可能以及补救之法,连早饭时间过了也不曾发觉,直到阿梅给她端来碗腊八粥。

  “你可真行啊,睁着眼睛都不去餐厅,就等着我给你送呢?”阿梅嫌弃地冲曾荣翻了个白眼。

  “阿梅姐,我忘了,还是你惦记我。”曾荣讨好地冲对方一笑,飞快地爬起来更衣洗漱。

  “忘了?我看是不饿吧?”阿梅一边帮曾荣叠被一边继续碎碎念道:“你真该起来去看看热闹的,今儿腊八,听说皇后带着皇贵妃等嫔妃们在内宫那边施粥,所有太监宫女都有份,好些人去了,说是沾沾喜气。”

  “还有这事?怎么没人跟我说?”曾荣确实不知。

  “我也是刚听闻的,可惜,咱们尚工局的女工没有掌事姑姑的指派不得去内宫,所以只有少数人借着掌事姑姑的由头去了。你说,你若是早点起来了,出去走走,碰上覃姑姑或柳姑姑,说不定我们两个也能找个由头过去。对了,你说昨晚你那么想出去玩,缘何两位姑姑也不提醒你点呢。”阿梅也有点失落。

  她也想去内宫看看呢,进宫两个月了,都没离开过绣作坊,说起来也够亏的。

  “好了,不去就不去,万一我们不懂规矩,冲撞了别人就不好了,有些事情表明看起来光鲜,可未必就一定是好事,这宫里的水深,我们这种人,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千万别得罪人不自知。”曾荣借机开导开导阿梅。

  不管怎么说,这一个多月阿梅对她确实尽心尽力,每天陪她早出晚归不说,还任劳任怨地一天给她送两次饭,甚至于还帮她洗过衣裳,曾荣不能不领情。

  原本她是想把那十两银子的工钱分她一半,可她死活不肯收,差点没因为这事打起来,曾荣只得作罢。

  “这话什么意思?那衣裳不是完成了么?连覃姑姑和柳姑姑都说好,你还担心什么?”阿梅有点不以为然。

  “谁知道呢?宫里的事情哪说的准?这衣裳是给皇后的,得人家满意了才行。还有,我怕她太满意了以后时不时找上我,我的眼睛还要不要?可她若是不满意,我又怕我小命不保,唉,我太难了。阿梅姐。”曾荣放下粥碗,再次靠到阿梅身上撒撒娇。

  “这倒也是,谁让你这么能干呢?”说完,阿梅忽地想起一事,推开了曾荣,“对了,说到能干,刘公公前两日还问我,最近看什么书画什么画了,你说,这事可如何是好,我总不能一直骗他吧?”

  “这好办,你就说,前些日子都陪我在工坊,只看了一本《唐诗初选》,没有时间作画,这几天不忙了,正好我教你画两幅,还有,你的字也该好好练练。”

  “真的?我自己能学画画?”阿梅一听倒是挺兴奋的,就差没抱着曾荣蹦起来。

  曾荣见她如此开心,索性把碗筷收了,磨了点墨,让阿梅把纸裁好,她先画了一朵简单的梅花,随后把笔给了阿梅。

  阿梅接过笔,依葫芦画瓢也画了朵梅花,虽然用笔有点生涩,可也是曾经学过,见此,曾荣松了口气,拿过笔,重新画了一遍,一边画一边口授运笔的几个要点。

  两人正学得热闹时,门口突然响起了一声轻哼,曾荣看过去,柳春苗带着个宫女来了。

  “柳姑姑,您这是?”曾荣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笑意,猜到这一关她应该是过了。

  只是她的心里却没有半分的欣喜,因为她已经预感到接下来的日子只怕会更难。

  “阿荣不去上工情有可原,你这是在做什么?这个月的工钱还想不想要了?”柳春苗没有回答曾荣,而是板着脸训起了阿梅。

  “柳姑姑,阿荣睡过头没去吃饭,我是给她送八宝粥来的,喏,您看,碗还在这呢。”阿梅反应也快,拿起那个空碗向柳春苗示意了下。

  “这么说我来晚了。”柳春苗转身从宫女手里接过一个食盒向曾荣走来,“这是皇后娘娘命人给你送来的八宝粥,说是那件常服她很满意。”

  曾荣一听只得下炕,待要双手去接食盒,柳春苗却没给她,曾荣不知所以,阿梅提醒她道:“你得跪下来接。”

  “哦。”曾荣只得照办。

  谁知待她跪下来之后,柳春苗仍未把食盒给她,这下就连阿梅也摇头了。

  “你得说,奴婢谢皇后娘娘的隆恩。”柳春苗见这两人是真不懂,开口教道。

  曾荣照念了一遍,柳春苗这才把食盒递给曾荣,曾荣接过来恭恭敬敬地放到箱子上,打开食盒,里面就一碗普通的八宝粥。

  曾荣把这碗八宝粥当着柳春苗的面吃了,味道并没什么特别的,且有点凉了,不是很喜欢,硬着头皮吃的。

  事后,曾荣又违心地夸了一句,“回姑姑,这是我吃过的最好的八宝粥。”

  还好,这次柳春苗没再挑别的什么毛病,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看过《庆荣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