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 > 第五千八百四十五章 剑神代表着什么?

第五千八百四十五章 剑神代表着什么?

  而我则是心中一动,看得出来这个老头子似乎对剑神雁荡伤非常的不感冒,甚至我还听出了其表达出来的敌对。

  不仅仅是老头子如此,就连那年轻男子在知道了雁荡伤的身份之后,也是紧皱着眉头,似乎有着与老头子同样的心理活动。

  他们好像在敌视雁荡伤?

  这是怎么回事?

  再怎么说雁荡伤也是出了名的剑神,这样的一个实力与名声并存的存在,很少有人愿意与他为敌,招惹一个拥有剑神称号以剑入道的高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过看上去这主仆二人似乎根本不在乎这样的一个后果。

  更让我诧异的是,光是提到雁荡伤这个名字就足以让人感觉到震惊,不过这位剑神先生可一点都不神秘,很多人都知道雁荡伤与蒋家老爷子是莫逆之交,所以雁荡伤几乎已经被所有人打上了一个蒋家第一高手的标签,而且雁荡伤也不排斥这样的一个标签。

  想必知道雁荡伤的人应该都很清楚雁荡伤现在为蒋家做事,不过对于那老头子以及年轻男子来说,这似乎是一件让他们感觉到很诧异的事情,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提前知道雁荡伤在蒋家之中这件事情。

  而这一点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知道雁荡伤的人应该都很清楚他现在选择了怎样的一条路,然而这两人却感觉到很诧异,他们明显是听说过雁荡伤名号的,只是他们不知道雁荡伤现在在做些什么。

  这实在是让人感觉到奇怪,他们的情报能力不会这么落后吧?只要多跟其他人接触,想要知道这一点根本不难,而他们明显是今天才了解到这一点,确实让我有些想不明白。

  难道这主仆二人以前都在深山老林之中待着的不成?

  面对这瞎眼老头子所表现出来的敌意,雁荡伤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生气,而是看了老头子一眼随后便开口道:“谁说我不能这样选择?该如何选择自己的路那是鄙人应该考虑的。”

  “哼!如果你真的选择了这样的一条路,那你就配不上剑神这一称号。”老头子再次冷哼了一声,看上去老头子似乎对这件事情还挺生气的,我也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老头子为什么会管得这么宽。

  而此时的雁荡伤则是再次轻声笑了笑,对着老头子询问道:“为何你会这样认为?”

  “身为堂堂剑神,理应让其他人为你服务,而不是你为其他人服务,因为没有人拥有这样一个资格,足以让堂堂剑神为他服务。”老头子再次开口道。

  “在我看来,这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雁荡伤回答道。

  “而且服务二字用在这里实在是不准确,我没有服务过谁,我也不需要别人来为我服务,我只是不愿意食言而已。”

  “无论什么样的理由,你都不应该这样做,否则的话你便是在侮辱这剑神一脉的称呼。”老头子再次开口道。

  我此时也再次诧异的看了这老头子一眼,按照这老头子所说的话,剑神竟然还是有传承的,不过仔细想了想我便释然了。

  易湿曾经跟我说过,雁荡伤之所以会成为大家眼中的剑神,完全是因为几十年前那场所谓的扬剑大会,这雁荡伤在那次的大会上一举夺魁,证明了自己才是当时剑道最为巅峰的存在。

  在那之前,凡是在这个扬剑大会上拔得头筹的人便继承着这样的一个称呼,所以按照老头子所说的那样,剑神这一称号确实是有着传承性的。

  那按照这样的一个说法,半月之后所要召开的扬剑大会,若是谁在其中取得了第一名岂不是要夺得这剑神的称呼?而雁荡伤也将会让出这一名声不成?

  想到这里,我还真是有点期待了,不知道这个雁荡伤会不会为了保住自己的剑神之称再次去参加这扬剑大会呢?这样看上去是不是有点欺负人的嫌疑?

  不过看那老头子对这剑神的称号如此在意,这也让我更加对这个老头子的身份好奇了,这剑神的称呼难道跟他还有什么关系不成?人家雁荡伤的事情跟他有几毛钱的关系?用得着他来关心?

  “虚名而已,无需时时刻刻都放在心上。”雁荡伤再次开口道。

  “虚名?”老头子的情绪似乎更加激动了。

  “你应该比谁都明白这一称谓到底代表着什么,你现在竟然认为它仅仅只是虚名?”

  “我不明白你为何会将它如此看重。”雁荡伤倒是好奇的看了这瞎眼老头子一眼。

  “事实上在我看来,这确实是一副虚名,它确实成就了我,但是也着实害了我,要不然我也不会用了这么多年悟不出道。有些时候这些所谓的名称加身,更加局限了自己的思维。”

  “哼!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几十年前你就不应该夺得这个称谓,你不在乎不代表其他人不在乎。”老头子再次冷哼了一声开口道。

  “哦?你是在替那些不应该夺得这个称号而败在我手下的人说话吗?”雁荡伤再次盯着这老头子看着开口道。

  老头子冷笑了一声,没有回答雁荡伤所说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根本回答不上来还是不想回答。

  “看来你并不愿意跟我讨论这个问题,既然如此,各位为何不先回呢?”雁荡伤扫视了众人一眼,随后便如此开口道。

  “你在赶我们走?”老头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毕竟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过引人注目,如果各位在这里待久了的话,无疑会生出许多事端。”雁荡伤回答道。

  “我不仅仅是在为蒋家着想,也是在为各位着想,我想这一点张成应该有提前告诉过你们才对。”

  “我当然说过。”我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头。

  “奈何他们都不听,觉得我这是在找借口。而且他们看上去明显是不想被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非要在我的手上抢人,你说这种事情荒唐不荒唐?”

看过《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